港中大教授“毒球”谋杀妻女案,内情让人不寒而栗!

网络诈骗研究员

发布时间: 18-09-2018:22

作者:橙子君

震惊全港的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许金山被控谋杀妻女案,昨天有了结果,陪审团一致裁定他两项谋杀罪成,依例判处终身监禁。

图:TVB电视截图

53岁的许金山裁决后被囚车押走,据说他闻判时并没有特别反应,只是望着到场旁听的三名嚎啕大哭的子女,家属叫他保重。

在中大医学院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担任副教授的许金山,涉嫌在2015年5月22日,将注入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放入私家车车尾厢,谋杀47岁妻子黄秀芬及16岁二女儿许俪玲。

图:TVB电视截图

由五男四女组成的陪审团退庭商议约8小时后,昨日傍晚一致裁定许金山两项谋杀罪罪成。

案件调查一度堕入重重迷雾……

中大医学院副教授许金山的妻女,2015年5月昏倒在私家车内被路人发现,证实两人均为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图:TVB电视截图

警方与政府化验所起初怀疑车辆漏出一氧化碳,然而经调查,发现涉案的黄色Mini Cooper车辆在案发前刚完成保养维修,各种零件完好无损,警方在几个月内经过不同的实验结果及逐层思索推断后,排除车辆自漏一氧化碳的可能性。

警方搬走瑜伽球等证物。图:星岛

既然车辆完好,一氧化碳究竟从何而来,成为最大疑团,也成为了破案的关键。

这一刻,案件暂时陷入僵局。

不过,有个细节引起了警方的怀疑。警员忆述当日到威尔斯医院查案时,被告许金山只是“揽住个女喊”(抱着女儿大哭),“眼尾都无望”死去的太太(瞟都不瞟一眼死去的太太),明察秋毫的警员看在眼里对他心生疑惑。

半年后,警方探员想起搜证时发现车尾内有一只没有气塞的瘪了的瑜伽球。

涉案汽车。图:TVB电视截图

探员便亲自买来瑜伽球做试验,发现瑜伽球35至40分钟后就扁掉。虽然警方当时将车尾检获的球交给政府化验师化验,可惜并没验出内有一氧化碳。(过了这么久了气体都漏光了吧)

图:星岛

许金山(红圈)被黑布蒙头。

直到警员一年后到许金山的办公室调查,竟意外地发现许金山在事发前大半年突对一氧化碳产生兴趣:许金山于2014年12月向中大教授秦岭表示想做一个与一氧化碳相关实验,称想研究如何拯救呼吸系统受损或中毒的动物,希望秦岭把即将受人道毁灭的动物交给他做实验,又要求参观秦岭的实验室并询问伦理委员会资料。

找齐线索碎片,警方终于看清整幅拼图!

大家都知道,一氧化碳有毒,香港有严格的法例规管储存及运送这种气体,所以“一氧化碳从何而来?”这个问题再次被提出。

图:文汇报

许金山工作的威尔斯亲王医院。

警方不放弃这条线索,得知可经香港氧气有限公司订购氧气,又发现2015年4月8日有一瓶一人高、纯度为99.9%的一氧化碳送至许金山工作的威尔斯亲王医院,但签收人并非许金山,而是另一中大职员,签收气体的中大职员表示,只是按许金山的指示订购实验所需的气体,他也不清楚实验详情。

警方唯有再查阅记录,赫然发现2014年10月有一含“khaw”的名字给这家公司发了邮件查询一氧化碳价格,这个拼音在香港并不多见,许金山本是马来西亚人,“khaw”正是他的名字拼音。

图:星岛

中大矫形外科及创伤学系研究助理教授周昊翘博士称,亲眼看着许金山把一氧化碳打进两个瑜伽球,以双臂环抱方式拿走。

直到“神助攻”出现——一位实验研究员称自己曾亲眼目睹许金山教授用两个瑜伽球装满了一氧化碳离开实验室!

2015年5月20日,即案发前两日,许金山在中大做完实验后,拿出两个瑜伽球注入一氧化碳。研究员见到此举感到奇怪便上前询问,许金山说打算用球盛走气体,让朋友检查浓度。

于是,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对上了!

2016年5月11日,警员到许金山于中大的办公室调查时,检获标明“毒气”的气瓶、2个一氧化碳探测器和1个置放探测器的盒子。

第二天警长再到其医院办公室,许金山一见到警长便问:“你们是否查到什么?”警长反问许金山是否有事想交代,许金山赶紧说没有,警长于是以谋杀罪拘捕许。

至于许金山为什么要带着装满一氧化碳的瑜伽球回家呢?许金山给了一个很让人费解的解释:想杀死家里的老鼠……

Emmmm…..

高学历教授的犯案经过……

许金山之后将两个毒球和两个一氧化碳探测器带上他平日驾驶的黑色Toyota七人车,但当晚并未把车开走,而是在情妇兼助手Shara 家中过夜,第二天直接到威尔斯亲王医院上班。

许金山夫妇二人。图:星岛

许金山称,他下班走近座驾时,听到车内一氧化碳探测仪响声大作,发现其中一球漏了气,便把这个球放气,回家后开着妻子常用的黄色Mini Cooper去中大打网球,晚上到家时看到子女在做运动。

他告诉二女儿Lily这个球内有一氧化碳,会用来杀家中的老鼠,又叮嘱她:别碰那个球。

女死者许俪玲

案发当天早上,许妻黄秀芬如常于早上7点半开着Mini Cooper送幼子及幼女上学,回到家后在花园及客厅逗留至10点左右入房休息。

许金山临中午出门前再三叮嘱Lily务必留在家中完成功课,并叫妻子确保女儿按其吩咐。

然而,下午约2点,Lily还是陪着母亲黄秀芳开车出门了,这个家庭的命运也就从这一刻开始发生剧变……

下午2点25分,有巴士司机目睹一私家车停泊在西贡西沙路西澳村巴士站,离许家只相距1.6公里。3点35分,一路人经过留意到该车,以为车内两人只是睡着了;然而4点15分她再次经过意识到不对劲,这才赶快报了警。

图:星岛

而此时车内的母女俩早已没了呼吸。

法官在指引陪审团时提到,根据被告自己的证供,许家中知道瑜伽球内有毒气的人只有许和他次女俩人,又只有他和妻子有该车的钥匙。

许金山还一度栽赃嫁祸给死去的女儿许俪玲,说她可能因学习压力问题自杀,据庭上证供,次女是快乐积极的孩子,案发前更为暑假与姐姐出游感到兴奋,次女密友也从未听闻对方谈及自杀念头。警方找到次女的前同学牛永芳,得悉她死去前一刻还在和牛永芳发信息,佐证次女当时并没有想自杀。

(所以,这位老爹不但不认罪,还把锅甩给被自己害死的次女?橙子君没理解错吧?想到这里,橙子君不禁打了个冷战……)

图:TVB电视截图

所以,瑜伽球正是在黄秀芳到家休息,至下午2时左右驾车外出接子女放学这个空档期被放入车尾箱的,也有可能是一早已被放入车内,只是在精确计算了时间后被拔塞。

也正是这个结论,让陪审团相信,凶手不是别人,正是许金山。

杀人动机:老公有外遇老婆不想离?

许金山及其任职理工大学医疗科技及资讯学系助理教授的情妇李泳怡博士(Dr. Shara Lee),一度双双成为本案疑犯,并一同于2016年5月2日被捕。

因为缺少足够证据证明Shara参与这起谋杀案件,所以获释。Shara相信许金山无辜,获释后还搜集外国汽车故障意外致命的案例,意图替爱人洗脱嫌疑。

许金山情妇Shara(右)。图:星岛

被告许金山曾于录影会面中表示:“我保证她(Shara)与本案无关”,并提出对于警方拘留其女友进行盘问,表示自己悲痛万分及心痛如绞。

许金山向警方录口供时,指妻子不想离婚,但希望生活有保障。

那么这对夫妻名下共同拥有多少财产呢?

夫妻俩投资有道。根据公司注册处资料显示,许氏夫妇共同持有福金兴有限公司,该公司除了拥有涉案的Mini Cooper外,还有一辆丰田,以及西贡西沙路大洞村村屋,公司名下户口存款有逾300万港元,而二人的联名户口,也有300多万存款。

夫妻俩于2004年购买了大屿山的度假屋,2005年以310万买入沙田大围村一块地皮兴建村屋,七年后以1100万港元出售。

法官:凶手高学历高智商,处心积虑要杀妻

法官张慧玲判刑时指,并没有证据显示许金山是将注入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放入涉事私家车的人,但陪审团裁定罪成,显示他们综合环境证供,相信被告就是该人。

警方证物。图:星岛

虽然没有证据解释许金山为何这样做,但法官指许金山夫妇曾商讨离婚,他们共同持有好几幢物业,相信或多或少能解释被告的犯案动机。

图:TVB电视截图

法官表示感到震惊,一个高学历、聪明及成功的男子会用这种计算的方法杀害妻子,是经过处心积虑,他也要为女儿的死负责。

图:TVB电视截图

沙田警区刑警司陈昕在案件有裁决后指,裁决证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感谢一批专家提供化学、医学等意见,并感谢这3年来曾参与调查的沙田警区刑事部同事。

他说,大家追求真相的精神,令死者沉冤得雪,并希望死者安息。

警方证物。图:星岛

代表许金山的资深大律师麦高义指,暂时未决定会否提出上诉。

橙子君也就这单案件咨询了法律专业人士,如果许金山要提出上诉,必须要有合理依据,否则法庭可以不予接受。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