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战争史:罗马帝国衰亡的重要战役沙隆之战

鲁克话历史

发布时间:18-09-1814:03

野心勃勃的阿提拉早就对高卢和意大利的繁华富庶垂涎三尺。公元449年,西罗马帝国皇帝的妹妹奥诺莉亚和侍卫长私通被发现,皇帝瓦伦提尼安将她送进一个修道院软禁起来。生性风流的奥诺莉亚暗中写信向阿提拉求救,称愿以身相许。阿提拉立刻向西罗马索要奥诺莉亚,并要求西罗马帝国拿一半的国土作为嫁妆。如此过分的要求,遭到瓦伦提尼安的拒绝。于是阿提拉以此为借口发动了战争。

公元450年,阿提拉集结匈奴军和仆从军50万人,向西罗马的高卢发动进攻。随着城镇一个接一个地陷落,兵锋直指名城奥尔良。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中评论:“阿提拉所以能如此方便地进入高卢腹心地带,既得力于他阴险的策略,也得力于他强大的兵力。他巧妙地用私下保证缓和他公开的宣言的锋芒;他对罗马人和哥特人交替使用安抚和威胁的手段;拉文纳和图卢兹互相怀疑对方心怀叵测,竟然坐视它们共同的敌人的来临…意大利的青年一听到号角声便浑身发抖;而那些野蛮人,出于恐惧或爱戴,却都愿为阿提拉的事业卖命,怀着怀疑和贪婪的信念在等待战争的结局。

”阿提拉大军对高卢北部的蹂躏震惊了西罗马帝国的所有蛮族,大家都意识到单凭自己的力量无法与匈奴对抗。幸好在此时,救星出现了,这就是西罗马人埃提乌斯。埃提乌斯曾在匈奴做人质,与阿提拉私交甚好,对匈奴人和这位“众王之王”都非常了解。他四处奔走,终于联合各蛮族建立起一个抗击匈奴的统一战线。高卢和西班牙各地的日耳曼蛮族,甚至不列颠的凯尔特部落都派兵支援,和埃提乌斯打了20年仗的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也亲自领兵前来助战。埃提乌斯抵达高卢西北部,在那里集结了两万罗马军,连同其他各民族的联军,一共集结了50余万人(现代学者认为这个数字是夸大的,真实数字为大约八万人)。

阿提拉得知西罗马联军逼近奥尔良后,立刻撤围北去,同时命令而来,两军在马恩河畔的沙隆附近相遇,摆开决战的阵势。西罗马联军方面、由埃提乌斯亲率西罗马军团组成左翼,西哥特军队在右翼,而中央是阿兰人和其他蛮族。埃提乌斯这样部署相当冒险,因为他把西罗马联军最弱的部分放在中间,非常容易被匈奴军队从中心突破,将西罗马阵线拦腰斩断;但从另一方面讲,中心突破的匈奴部队也有被西罗马联军从两翼包抄的危险。而阿提拉针锋相对,亲率匈奴精骑居中,把东哥特人放在左翼,其他蛮族军队组成右翼。

公元451年9月20日,两军在沙隆展开决战。战前,阿提拉命巫师观察牲畜的内脏以占ト战斗的吉凶。巫师给了他一个相当矛盾的结论 战斗会失败,但敌军主帅将会阵亡。阿提拉认为这样也划得来,于是下令进攻罗马人所占据的高地,决战开始之前,他用演讲激励士气“匈奴人,我阿提拉请求你们,拿起你们的武器!谁要是受伤了,就要用敌人的死亡来回击!谁要是还没有挂彩,就要用敌人的血肉填饱自己的饥肠!胜利者是永远不会被敌人击中要害的,那些战死者在和平时期也一样会死。是谁为我们的祖先打开了从亚速海到这里的通路?是谁在保佑我们的军队上百年来所向披靡?是谁在正牙牙学语的你们腰间别上刀剑?又是谁把正蹒跚学步的你们扶上马鞍?是那永生之神,我的勇士们!为什么我在你们的面孔上看到了不安和恐惧?你们知道,匈奴人犀利的目光向来是其他民族所不能承受的,而神谕也已经做出了对我们有利的裁决。

今天你们脚下的这块战场,已经许诺给予我如此辉煌的胜利。你们不要让我为与胜利擦肩而过而懊丧,请速速把敌军主将的首级提来见我!让敌人的财富填满你们的钱袋,让敌人的骷髅装饰你们的胸膛吧!愿苍天和众神和你们在一起!我阿提拉和你们在一起!我本人将首先向敌人攻击。如果有谁胆敢在阿提拉作战的时候犹豫观望,他就将第一个丧失自己的生命!”

下午3点,战斗全面打响,在遮天蔽日的箭雨掩护下,阿提拉亲率匈奴精骑猛冲西罗马联军的中央,由蛮族组成的中央战线抵挡不住、被匈奴骑兵以楔形深深插入。可是这时被阿提拉布署在左翼的东哥特人和格皮德人却被对方的西哥特人和阿兰人击溃,正如巫师预言的那样,年过六旬的西哥特王特奥多里克亲率骑兵冲击,结果中箭落马,被紧跟其后的西哥特铁骑践踏而死。但强悍的西哥特人只出现了片刻慌乱,在王子托里斯蒙的指挥下迅速恢复了士气,将匈奴人压了回去,而阿提拉军的右翼也在罗马军团的顽强抵抗下死伤惨重,很快也开始败逃,阿提拉本人所在的中军被孤立了起来。阿提拉被迫率领匈奴残军撤回马恩河畔的营地,用匈奴人的大篷车首尾相连,弓箭手密布其间,组成一道相当坚固的防线。

阿提拉用木制马鞍堆起一座小山,将他所有的金银珠宝和妃嫔置于其上,他自己端坐在中间,打算一旦西罗马军队攻破他的营垒,就引火自焚。关键时刻,埃提乌斯却停止了进攻,这可能是因为他的联军同样损失巨大,但也可能是他有意放阿提拉一马。这位西罗马的杰出领袖具有长远的政治眼光,他认为西罗马帝国的心腹大患不是匈奴,而是高卢蛮族。保留匈奴这个外患可以让以西哥特人为首的蛮族有所忌惮,不得不和西罗马帝国继续合作。如果阿提拉一死,匈奴帝国势必崩溃,高卢蛮族肯定要掉转矛头来对付西罗马帝国。

“沙隆会战”闻名于世,被西方历史学者评为“世界史上最重要的15次会战之一”,因为它“阻止了欧洲野蛮化”。这确实是一场牵动几乎整个西方世界的大战,据说从大西洋到伏尔加河的每一个民族都参加了会战,但此战的重要性被夸张过甚了。从后果来看,这次战役并未改变匈奴帝国的强大优势。阿提拉遭遇到了一生中唯一的惨败,但并未伤筋动骨;而西罗马和日耳曼联军也不过是暂胜而已,许多其他民族的国王或贵族也都在这次战斗中丧生,西罗马帝国也并未因此一战而时来运转。可以说这是一场只有输家、没有赢家的战役。而且,现代学者也对历史记载中参战兵力和阵亡人数之大表示怀疑。据记载,在此战中真正的战斗只持续了5个小时左右,而阵亡的双方将士多达16万5千人(甚至还有说30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现代学者估计这个数字应该为3至5万,即使如此,每小时6000至1万的阵亡率在任何时代的战争中都是极其罕见的,由此可见此战的残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