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迪资产:另类投资者捕捉系统性投资机遇!

私募排排网

发布时间:18-09-1308:41

资本市场风云变幻莫测,英雄辈出但潮起潮落,私募江湖更是纷繁复杂跌宕起伏,十数载,无数私募英雄崛起陨落,也有很多常青树私募屹立不倒,经历市场不断锤炼赢得信任,不断做大做强,成为行业的佼佼者。针对这些国内的优秀私募机构,私募排排网将进行系列报道。

今天,私募排排网带大家走进国内优秀的私募公司天迪资产(证大投资),分享这家老牌私募公司另类投资的风格,如何前瞻性布局捕捉大的制度性机会。

资本市场风云激荡三十年,无数风流人物逐鹿市场,大浪淘沙,既留下许多传奇投资故事和熠熠生辉的投资思想,也有折戟沉沙的血泪教训。而私募江湖更是纷繁复杂,从披着神秘面纱到站上资本市场舞台中央,更是各路英豪各显神通,以其独特的投资秘籍在市场上披荆斩棘勇往前行。

天迪资产的前身证大投资是一家成立满24年的老牌私募公司,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变迁,也多次发现证券市场的系统性投资机遇,通过前瞻性捕捉大的制度性机会,获得了优秀的业绩,以其独特的另类投资风格,走在行业的前列。

1

另类投资者的成长之路 捕捉系统性投资机遇

天迪资产(证大投资)是由公司现任董事长朱南松博士于2000年5月创建的,注册资本6亿元,实缴资本6亿元,是国内首批成为开展私募证券投资、另类投资、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私募基金业务的金融机构。

公司成立期间,正是我国资本市场风起云涌高速发展阶段,见证和经历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变迁,也从轰轰烈烈的变革中不断把握机遇,通过把握转配股机遇、法人股机遇、金融股权机遇、定向增发机遇、可转换债券机遇等获得了良好的成长业绩。

除了优秀的业绩,天迪资产(证大投资)勇于创新,创造了多个行业第一,与信托公司合作发行了资本市场的第一批结构化信托、第一个法人股信托、第一个公益信托、第一批QDII信托、第一批对冲基金等等,在市场上享有良好的声誉,长期屹立在行业前列,书写着资本市场上的传奇故事。

公司将自己的成长历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94年到2004年的初创阶段,这也是整个资本市场的初创阶段,这是整个资本市场跌宕起伏的年代,而且不断有一些新的资产管理公司或者非阳光化私募基金诞生,在那个资本市场野蛮生长鱼龙混杂的年代,生存并取得发展是最重要的。

1994年,朱南松开始他的投资生涯,这也是证大投资的成立年份,而朱南松带领公司取得的第一场大胜仗就是震惊全国的“327国债期货事件”。

1992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办国债期货交易,而公司率先进行国债及国债期货研究,参与了国债期货投资,获得巨大成功。“327”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国债期货品种,多空双方展开了规模空前的对赌。1995年2月23日,受“327”贴息传闻得到证实的影响,“327”暴涨,持有大量空仓的万国证券遭遇灭顶之灾,收盘前开始疯狂砸盘,国债期货市场一时大乱。上海证券交易所最终做出最后8分钟交易无效的决定,并在事后组织协议平仓。朱南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当天参与了多方的操作,并在空头老大万国证券疯狂砸盘之前平仓,不但躲过一劫,而且当天盈利高达400万。在当时来看,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327国债事件”给公司带来了原始资本的积累。

1995、96年的A股市场并不成熟,市场上的投资者基本上都是技术派,而朱南松在当时已经开创性地在全国开展上市公司实地调研,确立了“价值投资”的投资理念。

从1996年开始,利用制度性机会,朱南松通过投资法人股、转配股获得的利润之高令人瞠目结舌。公司战略性持有苏常柴转配股1000万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随后在1997年公司又追加持有宁波杉杉、大众交通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转配股。在这些项目上,取得了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收益。

后来,朱南松专门写了一本《战略投资法人股》,提出投资法人股的几点要求:一是价格要低,不但要远低于二级市场价格,甚至要低于净资产;第二要看目标企业所处的行业,因为法人股投资周期比较长,要求目标企业所在的行业未来几年要保持比较稳健的发展。

在价值投资上,1996年,朱南松认为当时的四川长虹在倪润峰的领导下发展非常好,销售独特,业绩很好,投资价值是被低估的。朱南松用1.5亿元大举买入四川长虹,并持有至1998年初。1998年,朱南松在跟踪四川长虹的时候,发现情况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公司陆续暴露出一些问题,于是开始逐渐退出,最终在四川长虹中获得了四倍的收益。

1997、98年,市场整体处于盘整阶段,公司不断学习完善自己的投资体系。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视野寻找国内新经济领域在信息技术革命中的投资机会,同时修正了公司价值投资的指标体系。在新的价值投资指标体系下,大规模投资电广传媒、中信国安、上海梅林、东方明珠等为代表的网络成长股,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2001年以后,公司阶段性地退出了二级市场,因为二级市场在2246点以后经历了大幅度的调整。当时的战略是买入了多家上市公司的法人股,并且派驻了董事、监事,帮助企业更好地发展,开创了公司参与上市公司经营管理的新时代。“其实那一轮正好是一个低谷期的时候,我们通过法人股的投资,规避了整个市场的一些系统性风险。”天迪资产总裁姜榕表示。  

2001年到2004年还是整个市场的潜伏期,公司与上海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开放式基金投资信托计划”,在国内首创FOF投资的新模式。与浙江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法人股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开创了国内市场化法人股信托的先河。

这个初创阶段看起来很简单,但是这个初创阶段让多数枭雄在这个年代倒下了,而天迪资产(证大投资)则安然度过并累积了足够的原始资本,在市场获得了较高的知名度。

第二个阶段是2004-2012年快速发展阶段。提前布局历史性投资机遇在这一阶段继续得以体现,公司抓住股权分置改革带来的投资机会,取得可喜的回报,重点投资了金融企业的股票,以及交通银行、新华人寿法人股,获得巨大的成功。

姜榕认为公司在2006-07年的投资是相当成功的,预判本轮牛市的启动是人民币升值下的资产价格重估,前往日本对泡沫经济进行实地考察和调研,并率先提出了大牛市的口号。

“大牛市我们看的比较早,因为我们2006年就去了日本,研究泡沫经济。股权分置改革以后,(沪指)回到1100点。后来1300点,很多人又说千点论,我们已经看到了牛市氛围。从1300到1500、1600点,我们积极性很高,认为那是一个泡沫式牛市,各方面的杠杆就都放出去了。”

在这个大牛市中,公司和信托公司合作发行了阳光化私募产品,分享大牛市的成功。

2007年,市场涨到4000、5000点时,公司再次逐步退出二级市场,一部分资金留在二级市场大股票上,这部分第二年仍然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另一部分资金成功开展PE股权投资管理业务。在2007年和2008年市场回落的时候,投资中国太保、上海银行等金融企业股权;参股长安信托,中国银联;参与发起中国第一个公益性信托。在资本市场低靡期的时候,又寻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全渡过的港湾。

第三个阶段是从2012年到2016年的稳健发展阶段。天迪资产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看到了香港的内房债低估得很厉害,开始大规模地投资了香港的内房债,大获成功。到2013年的时候,通过研究分析,觉得定向增发的市场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回报,那时候公司主打的产品是定向增发,同样获得了很高的收益。

2014年,天迪资产看到了可转债市场有巨大的风险收益比,那时市场已经跌到2000点了,他们觉得整个市场下一轮牛市就要起来。那时候所有的可转债都处于低估的状态,公司通过一些杠杆化的手段,进行了可转债的债券组合,加完杠杆以后收益率高达五六倍左右。

公司很早就发现,量化投资、深度学习已经是整个市场未来的发展趋势,所以那时就已经在通过对美国原来传统的100个左右的模型,在国内市场做一些测试,包括有些参数的改变。在2014年的时候,公司就开始大规模地进行了量化投资,进入到二级市场。

2014、2015年属于中小创的杠杆牛市,是中小创泡沫,天迪资产的主要策略是跟随,主要是通过量化做很分散的投资,但也取得了很好的收益,公司平均收益率分别高达65.13%和37.36%。

2016年和2017年,天迪资产表现依然不俗,长期收益率更是名列前茅领跑私募群雄。

从长期看,天迪资产(证大投资)旗下产品表现相当优秀,截止2018年8月31日,“证大稳健”高居五年期排行榜第二名。除了收益率抢眼,该产品其他指标综合表现也十分不俗,近五年夏普比率、信息比率、索提诺比率和卡玛比率分别位于同策略的前3%、1%、7%和4%水平,综合表现十分出色。

数据来源:私募排排网-组合大师

而以主观选股为代表的“证大久盈旗舰5号”为例,该产品基金经理为朱南松,成立于2015年4月30日,截止2018年8月31日,跑赢大盘164.06%,位于三年期排行榜第十四名。

数据来源:私募排排网-组合大师

正是基于证大投资多年来优秀的业绩表现,国内各大奖项被证大投资收入囊中,如私募排排网的百舸奖、常青树奖、中国基金报的英华奖等。

天迪资产(证大投资)成立至今,历经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残酷磨砺,伴随着我国资本市场成长,穿越了A股市场的多轮牛熊,而其善于前瞻性发现市场新生事物带来的系统性机会的另类风格,也使得其业绩抢眼,能够长期傲立市场前沿。

2

烟花理论

公司的风格是相当另类的,擅长提前发现布局市场新生事物的系统性机会,抓住主流行情中的主流板块,将价值和成长相结合,努力使投资行为与市场保持和谐。

而在选股中公司秉持价值投资理念,始终充当价值投资理念践行者,重视大数据为基础的实证分析,独创了“烟花理论”等诸多投资逻辑和方法,发展了基于金融工程模型的量化投资策略,并积极布局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智能投顾、智能投资策略,抢占未来资管行业的先机。

公司认为,价值投资是真正能够长时间给投资者带来优秀长期回报的投资方法。如果说资本市场是一场投资艺术的盛宴,那么价值投资体系就扮演着精心烹制盛宴的大厨角色,决定菜肴味蕾的走向。

“股中股”是朱南松独创的一个名词,他认为,在坚持价值的基础上,不妨选择有许多概念的公司进行投资。这样一方面能保证不亏,另一方面还可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如当年投资的经典案例南京高科,就是因为它持有南京银行、栖霞建设、中信证券很多股权,测算其净资产高达20元,而当时股价仅有7元,深入调研后再了解到其地产的盈利能力,再测算其净资产应该高达25元。牛市中被远远低估,于是大举买入,获得高收益。

朱南松有个著名的“烟花理论”,他认为同样一件事情,在不同的情况下,不同的背景下,它反映出来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放烟花如果是在白天放,是没有效果的,下半夜放,可能也没多少人看了,或者雨天放,可能效果也受打击。但是如果你在一个比较好的、大型的节假日放的话,大家就会感受到它的绚烂。就是说,同样一件事情,同样的业绩增长,在牛市和熊市里面是不一样的,所以对它的一个判断和鉴别是要进行调整的。

朱南松认为一般的牛股要放3次“烟花”,利好逐步兑现。“烟花”放完了以后,该股股价与估值差不多,或者估值已经过高,这时就要考虑退出。朱南松本人在投资过程中也比较谨慎,几次都见好就收,有效地避开了可能遭遇的系统性风险,这就是得益于“烟花理论”。

朱南松认为,证券投资是一项需要许多假设和想象力的活动,假设的条件应该尽量保守、客观,推理的过程则应该合情合理。他认为假设非常重要,因为人都是贪婪和恐惧的,都有惰性,都希望不劳而获,都希望知道结果,但每个结论都是有一个前提假设的,也许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假设就不成立了,这个时候就不能犯刻舟求剑的错误。一旦船动了,投资者的意识若跟不上形势的变化,延续原来的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方法,后果会不堪设想。“就如我当年提前退出网络股,就是因为发现其利润难以兑现,原来的假设并不成立。”

朱南松认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但同时又不拘泥于理论,反对生搬硬套。学习借鉴本格雷厄姆、沃伦巴菲特、彼德林奇、乔治索罗斯等西方投资大师的投资思想和投资方法。从中国传统文化及哲学思想中汲取营养,寻找投资之道。

这与避免刻舟求剑的思路一脉相承,是更基于价值而非事件的判断。他称自己的这种投资方式为“权变”。尽管他在选择投资一家公司时明确了其成长性,但还是会不停考察公司的估值。他个人认为,有些东西一直在变,那估值也会一直变化。诸如出现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诸如整个市场口味发生转变,总是会有波动性的。所以,在选择公司的时候,比较注重公司在一定阶段的上升性怎么样,是不是在上升阶段。一般来说,上升中有加速度比较重要,如果这个速度已经下降了,就不行了。

朱南松在投资的时候,还善于使用资金杠杆,当市场处于低谷的时候加大杠杆的运用,当市场狂热时则禁止使用资金杠杆。他认为投资应该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

姜榕做投资则是以市场趋势为主。姜榕说,自己和朱南松两人性格互补。“他是战略型,我是战术型。他是左侧交易者,我是右侧交易者。

姜榕的最大的投资理念就是尊重市场,他认为“市场告诉我的东西都是真实的。”

在姜榕看来,任何东西都有被低估的嫌疑,价值股也有泡沫的时候。他认为有四个因素决定了一只股票最终能不能起来:第一是企业基本面好不好;第二是价格;第三是时机;第四是市场氛围。买进去时,正好变成一个上升趋势,这叫时机。“氛围”就是市场偏好有没有到。

“如果完全靠基本面,最终结果就是巴菲特模式,持有一个公司五年以上,等它去涨。但我不会这么干,我要看它到底有没有被市场关注。因为对我而言,效率是最重要的。永远不要认为你的资金是无限期的,客户对你不满意会出来的。”

看过各种案例,姜榕说:“我更倾向于分散化一些,视野更开阔一些,这对自己有好处,不至于一颗树上面吊死。特别是中国股市,有时候跌起来叫漫漫熊途,真的很惨。

3

重点布局人工智能、漂亮50以及“+”

公司是国内最早的私募基金之一,但却一直坚持创新。朱南松认为,投资不能固步自封,要不断有新的思考,完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如今,这家老牌私募将目标瞄准人工智能。

对于2018年的布局,朱南松表示,将重点布局人工智能、“漂亮50”,以及“+”,“这个‘+’是指根据市场上可能的事件性和产业类的机会做关注。”朱南松解释。对于“漂亮50”的行情能否延续,朱南松表示,一是要看这些白马龙头股和世界同类公司平均的估值差价,如果还没到世界平均水平,可能行情还能延续。第二还要参考行业市盈率,大象起舞的指标是龙头股增速比行业增速快,但如果龙头股增速恢复到行业平均水平,可能也是一个逆转信号。这两个指标还不够精确,接下来在投资过程中还会进一步研究跟踪。

朱南松认为人工智能投资已到“主题期”。在他看来,人工智能将会作为与工业、农业、服务业并列的第四产业出现,预计工业、服务业和人工智能业会形成2%、15%、80%的GDP构架。

具体到投资领域,朱南松将投资人工智能产业分为四个阶段:概念期、主题期、淘沙期和兑现期。朱南松认为人工智能投资已经到了主题阶段,该阶段企业的相关布局已初获成效,前期的投入获得多项指标的正向反馈, 因而投入需进一步加大,虽仍无法兑现业绩,但已可确立较为清晰的商业模式、可跟踪业务进展的关键数据,在此基础上测算出远期可观的市场空间。

这个阶段的公司已经有了投入和收入,但还不能有确定的利润,主题期考察投资标的最重要的是看其技术优势。不过,朱南松也表示,现阶段投资中存在的问题就是国内合适的上市公司标的太少了,有概念性的标的则估值偏高。预计随着第二波投资的展开,投资标的会不断增加。

另一方面,在朱南松看来,人工智能的颠覆性革命不仅会出现在消费、医疗等各个领域,在投资领域同样如此。他表示,在美国资产管理行业,大金融领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应用技术替代人类,相信未来智能投资也会逐步出现。在这种情况下,传统投资方法受到挑战,如果不及时将投资方法升级换代,也可能被市场所淘汰。只有传统投资方法和量化投资、智能投资相结合,回归护城河才有生命力。

“我们希望通过不落后行业发展的状态,使得公司成为私募行业里的常青树。”朱南松表示。

资本市场风云激荡三十年,无数风流人物潮起潮落,公司作为国内最早的私募公司之一,见证了市场的变迁,在多轮牛熊中脱颖而出,勇于创新,前瞻性捕捉市场系统性的投资机会,以优秀的成绩屹立于市场,未来,在更加纷繁复杂的市场中,公司也将继续砥砺前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