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证券净利大跌四成,8.35亿股权质押借出本金仍未收回

发布时间:18-09-1016:06

该公司上半年业绩答卷不佳,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下跌19.44%和39.73%。同时,其股权质押业务踩雷,涉及顺威股份大股东蒋九明的纠纷案仍未落幕。

《投资时报》研究员 周与琴

一边是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一边是国内产业结构转型引发全系统阵痛,作为经济晴雨表的A股市场首当其冲,上市公司股票纷纷下跌。而此刻,手握大笔质押股权的券商们却很可能无能为力。总部位于安徽合肥的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安证券,600909.SH),现在就处于这种彷徨的情绪中。

的确流年不利。尽管胜诉,但超过8亿元的融资本金至今尚未收回难免让华安证券心生不安。与此同时,半年多时间内董事长易人,多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两位首席风险官和一位副总经理,这又让人忍不住猜测其中的缘由。

而8月24日,华安证券披露的半年报再次雪上加霜——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对这家2016年12月6日才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公司,资本市场目前也充满了不信任感。截至9月6日收市,其5.07元/股的表现较52周最高点已回落55.4%,较当初6.41元/股的发行价亦跌去21%。

净利下跌四成

华安证券半年报显示,该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1亿元,同比下跌19.4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5亿元,同比下跌39.73%。其中,其他综合收益依旧为负值——-0.85亿元,上年同期为-0.21亿元;基本每股收益更是仅有0.07元/股,同比跌幅高达36.36%;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则下跌1.48个百分点,仅1.91%。

华安证券表示,公司净利润下降主要是受市场环境影响,交易量走低及佣金率下滑。但实际上,该公司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较上年同期仅减少6137万元,降幅为16.22%。此外,该公司的证券经纪、证券自营、投行、资产管理业务收入分别下降18.77%、73.24%、49.87%、37.42%。

成本方面,华安证券坦言,由于市场资金成本上升、业务规模扩张致使公司利息支出大幅度增长,较上年同期增加2.36亿元,增幅为112%。在各项业务中,华安证券上半年期货经纪业务表现不俗,创造收入1.03亿元,同比增长82.74%,不过成本增长却更快,高达128.52%;信用交易业务收入为3.59亿元,同比增长17.46%,而成本却大增84.3%。

此外,华安证券的净资产有所下跌,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华安证券净资产为89.93亿元,2017年末则为91.01亿元。受净资产下跌的影响,华安证券的净资本/各项风险准备之和从311.87%下跌至281.43%,净资本/负债从65.4%下跌至42.33%。

尽管公司风险正在逐渐上升,华安证券依旧加大了对债券、基金等金融资产的投资。2018年上半年,该公司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与年初相比增长61.5%,增至153.1亿元;此外,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也增加73.22%至52.13亿元。

高管频繁离职

2017年12月4日,华安证券原总经理章宏韬被选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并代为履行公司总经理职务,而原董事长李工则在12月2日辞去董事长一职,后转赴国元集团出任董事长。

时隔7个月之后,2018年6月3日华安证券终于发布聘任杨爱民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公告,任期直至第二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据了解,杨此前曾负责华安证券的经纪和投行业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杨爱民的聘书下发之前,华安证券就因2017年年报中一些业务数据波动受到上交所问询。据悉,其中不少问题涉及证券行业整体市场环境变化中公司所受到的影响和应对策略。而这,正是“章杨时代”的华安证券将持续面对的大环境。

如果说,董事长职务的替换有“组织调动”因素,那么之后发生的连续人事变动,则令外界产生不同解读。

2018年8月3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当日收到副总经理徐强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据了解,徐强辞职后仍在该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至8月16日又一份公告袭来,称该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张建群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变动原因分别辞去公司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职务,并确认与公司董事会无不同意见,亦无任何事项需要通知公司股东。有意味的是,张建群在辞去公司合规总监、首席风险官职务后,同样“将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该公司在今年3月8日才收到前首席风险官王军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而王军在辞职后已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最新消息显示,辞去副总经理一职的徐强已转任公司监事,而张建群则升任公司副总经理。作为皖省施行“职业经理人改革”的试点机构,高频的人事调整或在短期内对该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踩雷股权质押业务

华安证券日前发布公告称,2016年8月5日,该公司作为“华安理财安兴2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安兴23号)的管理人,代表“安兴23号”与顺威股份(002676.SZ)实际控制人蒋九明签订了《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下称《回购协议》)。

根据该回购协议及股票质押式回购相关业务规则,蒋九明以1.53亿股顺威股份股票向“安兴23号”质押融资人民币8.35亿元。约定初始交易日为2016年8月5日,回购交易日为2017年8月3日,回购年利率5.87%。按双方约定,蒋九明应按季支付利息,每季度末月的20日为结息日。若逾期将视为违约,同时也约定了违约责任。

根据华安证券提供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6月20日,蒋九明向该公司共计支付利息人民币4343.23万元,之后则未再支付利息。2017年8月3日,公司根据回购协议约定和委托人指令,要求蒋九明到期购回上述融资本金及支付利息,但蒋未按约履行购回义务。

2018年1月19日,华安证券向法院提出的诉求包括:判令被告蒋九明清偿融资本金8.35亿元;判令蒋九明支付期内利息599.1万元,延期利息2042.3万元,违约金6307.4万元,合计8948.8万元;判令华安证券对蒋九明质押的1.53亿股顺威股份折价或以拍卖、变卖质押股票所得价款和127.5万元现金分红在所述债权范围内优先受理。

8月14日,华安证券终于迎来胜诉的消息。来自安徽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包括:顺威股份股东蒋九明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偿还公司融资本金8.35亿元,支付利息599.07万元以及相应的违约金等。但据了解,蒋九明也已在筹备向安徽省高院递交上诉状。

截至9月6日收市,顺威股份3.17元/股的表现已较52周高点大幅下挫78%。而蒋九明最终能否清偿并赔付合计逾9亿元,也仍是未知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