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成长建议丨不悲不怨 探讨如何抹去中产焦虑的底色

普信

发布时间:18-09-0311:07

不知从什么时候,中产陷入了集体焦虑。

可能是从朋友圈的几篇刷屏文章《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深圳两套房 面临失业,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开始,从标题到留言都弥漫着深深的焦虑;

可能是日益严峻的房产形势,让原本安身立命的住房被巨大的经济泡沫裹挟;

可能是从杭州长租公寓爆仓开始,不到1.5%的投资回报率和资本的零和游戏,到头来被割的还是中产;

可能是通货膨胀带来的资产贬值的焦虑。

一、“被定义”的新中产

1、新中产规模

“中产”一直被组织和机构不断被定义。根据《福布斯》2001年对中国中产的定义,中产阶层年龄在25-45岁之间,个人年收入在1万-6万美元(即6.6万-40万人民币)之间。根据国家统计局在2005年的统计,中国约有23%的中产阶级,年收入在7250- 62500美元(即5万-42万人民币)之间。《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下称“报告”)将年薪在10万-50万人民币的人群定义为新中产。报告指出,中国新中产是近二十年社会变革后新生的社会阶层,却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根据BCG 财富管理数据库的测算,2015年底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额约为110万亿元人民币,2020年将达到196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以新中产为主的高净值家庭财富约占全部个人可投资资产的45%,总额约为88万亿元人民币。在中国经济的强大驱动下,到2020年中国中产阶层将达7亿。

尽管各个机构标准不同,但是不可否认,未来新中产阶级将成为最具规模的群体。

2、新中产画像

新中产在投资理念和资产升级的路径选择方面,有哪些偏好和变化?《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对回收的12081份有效问卷,从年龄、学历、地域分布、分布行业进行了画像。

从年龄上看,新中产的年龄阶段主要集中在31-45岁之间,占比为69.5%。新中产群体70%以上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其中21.2%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新中产的行业分布较广,在工业制造行业、金融保险业、IT/互联网、服务业、建筑房地产业、医疗保健行业等各行各业均有分布;职业主要为白领以及自主创业者。地域分布上,新中产在北上广深相关集中度较高。家庭情况方面,87.4%的新中产已婚,其中76.3%的新中产有子女。收入情况上,新中产家庭年均收入在20-300万,家庭可投资资产在10-100万。新中产家庭中,94.4%的新中产拥有住房,其中64.4%的新中产家庭拥有多套住房。86.9%的家庭拥有车辆,其中27.7%的新中产家庭拥有多辆车。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他们通常面临抚养父母子女带来的生活经济压力,但他们认为生育成本相对于生活成本压力较小,抚育孩子的意愿更高。他们易于接受新鲜事物,有相对深入的辨别力和思考力,通常乐忠于参加线上线下各种培训课程,擅长沟通交流,并且不断从自身实践中总结投资理财经验。这些都促使他们不断寻求更多的财富积累方式。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二、新中产焦虑的底色

1、财富焦虑

新中产的财富增长和全球性通货膨胀相伴而生。在资产泡沫和财富缩水的压力下,薪资增长率跑不过物价增长,银行存款利率抵不过通胀,投资渠道有限,中国的中产阶层在保卫自己的财富方面似乎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徒增焦虑之感。中国中产投资产品结构比起美国又相对保守单一,财富配置主要由房地产、理财基金、存款构成,其中房地产、存款占新增财富80%左右,大类资产以及现金比例过高,呈现“重储蓄,轻投资”的特点。寻求优质资产、获得稳定投资收益,成为新中产缓解财富焦虑的共同诉求。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虽然对于投资理财的需求越来越大,但是新中产打理投资的时间有限,但是真正了解各种投资知识、熟练掌握各种投资技能的人并不多。专业投资理财知识不足形成新中产的另一种焦虑。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为了摆脱专业度不足的困境,部分投资者倾向于寻求专业金融机构的帮助,包括购买权益性金融产品和金融投资顾问方面的服务。但是中国金融机构专业化程度良莠不齐,单一的金融产品风险收益比太低,优秀的金融服务也往往难以覆盖大部分投资者。金融机构的服务体验让新中产感到焦虑。但是基于新中产专业不足、没有时间打理投资而集体焦虑,本次调研发现56.1%的新中产表示未来愿意增加专业的投资服务机构的投资帮助。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2、中产教育焦虑

报告调研发现,87.4%的新中产已婚,中产阶级的教育焦虑也相继出现,并围绕一个核心问题--如何提升孩子的竞争力展开。这其中包括:

第一,从让孩子上更好的幼儿园、学前班、小学与中学,却由于中国优质教育资源的分布非常不均衡,演化成是否要买学区房,以及如何买到更好的学区房的问题;

第二,把孩子有限的课外时间,高效地分布到兴趣班上,寄希望把孩子塑造成“经天纬地”的全才;

第三,不断地给孩子加压,“隔壁家”孩子、“朋友们”的孩子成了教育孩子口头禅,“当你的孩子在玩耍时,其他孩子正在如何如何拼搏”这样的帖子在知乎、微信上屡见不鲜。

中产的教育焦虑带来的是孩子们的早熟与早衰。知识面广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下降了。简历丰富了,孩子独立生活与抗压的能力却下降了。

图片来源:千图网

3、中产自我焦虑

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知识的快速更迭、竞争压力的不断加大,使中产陷入“如何提升自己”的思考中。身边朋友从日常刷微博到如今做饭都在听“喜马拉雅”“得到”,不是有趣,是为了“不落伍”;很多朋友开始投身于健身、健走与长跑,不是健康,是为了“抗压”;不少同事纷纷去上了学费昂贵的名校EMBA课程,不是学习,是为了“圈层”。

中产的自我焦虑,是害怕“阶层下滑”的逆水行舟,是进入既定程序的不自信,是夜晚工体飘荡的空虚。

三、如何缓解新中产焦虑

1、缓解财富焦虑

《2017 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分析了新中产的投资需求及投资行为,发现新中产投资更依赖互联网信息和专家意见;比起短期波动,大部分新中产更关注长期回报;配置年限上,新中产偏好长期投资,预期投资年限超过3年;配置收益率上,新中产认为投资在10%以上会感到满意;配置方式上,偏向于投资多个资产的组合,进行风险收益的平衡;年龄上,年龄越大的群体越倾向于中长期收益稳健的理财产品;收入上,收入越高的群体越倾向于长期投资,同时对投资收益有更理性的认识;新中产中已婚群体更倾向于配置长期稳健型资产。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对于新中产群体资产配置认知与投资偏好,报告指出,新中产资产配置意识强烈,资产配置比例上,82.4%的新中产家庭会拿出30%以上的家庭收入用于投资或储蓄;配置偏好稳健收益类产品。在资产配置时主要考虑因素是风险和收益。在投资选择上,新中产群体仍以自主研究为主,但是近八成表示没有充足的时间来打理自己的投资,专业投资机构成为未来发展趋势,新中产倾向选择服务型第三方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基于此,《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分析了资产配置的趋势。新中产群体将成为未来社会的中坚力量,在未来10-20年,年轻一代即将迎来财富管理需求高峰期。他们的理财投资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深受互联网影响。金融机构作为新中产群体的未来选择,资产配置是未来金融市场大势所趋,长期稳定回报资产和投资策略需求旺盛。财富管理机构聚焦资产配置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将从产品导向走向专业服务的深水区。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匹配新中产与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趋势,投资基金将会成为新中产的资产配置选择。并将呈现以下几个特点:

中长期稳健型基金投资更符合投资收益期望

短期的投机行为,单一的投资方式,简单的传统投资模式很难让投资者像过去一样获得高收益,随着对理财产品风险意识逐步加强,投资者在选择产品时越来越考虑风险分散问题。

符合本土化策略的专家服务更满足投资者需求

要做到对基金有深入的了解,需要经验丰富的专业团队,严谨的投资态度,这是智能投顾工具所无法替代的核心价值,也是投资者在投资选择时越来越侧重考虑的核心因素。普信总裁张学超认为“未来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必须走专业化、精细化的发展道路,通过自主寻找创造优质资产解决资产荒、市场风险与流动性风险等问题。”

来源:《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

平台安全性对于投资者资金保障而言至关重要

基于个人投资额的提高,投资者越来越关注资产安全问题,对于投资机构而言,确保交易资金始终处于封闭、可控、可查状态,确保资金流动的安全性,保障监管银行全程监管,是满足投资者对资产安全要求的基本保障。普信根据市场环境变化,有针对地加大优质资产的风控管理。

系统化服务能力将给投资者更好的体验

对新中产而言,面对众多的投资产品无从下手,收益不达预期,或者风险偏高举棋不定的情况,系统化服务能力将给投资者更好的体验。普信通过搭建咨询服务、研究服务和会员增值服务三大业务体系,为新中产提供高品质服务。

2、改变可以改变的 抹去“中产焦虑”的底色

最近在自媒体上有种说法叫 “佛系”中产,很多人表示认同。“佛系”是指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 一切随缘 ”为精神指导的生活态度。那中产是否可以“佛系”?相反,这不是真实生活,理想的生活态度。它仅仅是社交网络上的符号表演,用以想象性弥补现实和欲望的差距。

实际上,中产焦虑并不是新生事物,在20世纪初的美国曾出现过。美国中产阶级是如何自救的呢?20世纪初美国展开的“进步主义运动”缓解了中产焦虑,并且带来中产阶级的爆发式增长。美国的“进步主义运动”,其内核是进步主义教育改革,它把激发个体思维和责任感的贵族博雅教育变成平民教育,让普通的中产阶层的孩子都能够接触到。当这些学生在课堂上通过辩论、讨论、展示、研究等形式去探讨那些关于保护环境、劳工平权、消除腐败、妇女平权等慈善、竞争、公平、正义等话题时,不但固有的知识被转化为自己内在的认知,而且他们也在为未来的社会定调。

图片来源:网络

所以,解决中产焦虑在于认知力、改变力--获得知识和应用知识的认知能力,以及由认知和行为的对接所产生的行为意志。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中产通过改变自己,在一个被中产意志所改变的世界里,对教育、自我、家庭的“中产焦虑”才会彻底消失。

作者:嘉远家族财富研究院 徐迎雪

本文系嘉远家族财富研究院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自“普信资产(ID:puxinasset)”。如发现侵权,我们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来源: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