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属萨摩亚足球 0比31的救赎

九号半体育

发布时间:18-08-2402:21

2001年韩日世界杯资格赛,澳大利亚科夫斯港国际体育场,观众们已经记不清澳大利亚队第几次把球送进美属萨摩亚队的球门了,手忙脚乱的现场记分员甚至算错了比分。比赛结束,“世界上最烂的国家队”“世界杯最大分差纪录”等等字样充斥报端,人们记住了单场打入13球的阿奇-汤普森,也记住了一场比赛31次从门里捞出皮球的美属萨摩亚门将尼基-萨拉普(Nicky Salapu)。

现场记分员因为疏忽多算了一球

关于美属萨摩亚

萨摩亚群岛位于南太平洋,是波利尼西亚群岛的一部分,早在1000多年前岛上便有人定居。18世纪,欧洲人发现了这个群岛。19世纪末,英国、德国和美国都想拿到岛屿的控制权,一度派出军舰在海湾中对峙,史称萨摩亚危机。最终通过利益交换,英国放弃了对萨摩亚群岛的诉求,而德国和美国则达成协议,瓜分萨摩亚群岛。德国控制西萨摩亚,也就是如今的萨摩亚独立国,而美国则控制东萨摩亚,也称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经历二战的洗礼,美属萨摩亚正式成为美国的一部分,为美国的非建制未合并领土。

萨摩亚群岛

美属萨摩亚是萨摩亚群岛中比较小的一部分,19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有5万人口,甚至人口数还在不断下降。岛上资源贫瘠,没有什么产业,很多美属萨摩亚人都渴望逃离这里,而前往美国军队服役是很好的一个跳板,也导致美属萨摩亚成为全美征兵率最高的地区。

美属萨摩亚图图伊拉岛上的美景

橄榄球的热土

南太平洋人身材不高,但是却非常强壮,在追求对抗的橄榄球运动中如鱼得水,简直就是为这项运动而生。美属萨摩亚也不例外,按比例来算,美属萨摩亚是世界上人均出产NFL球员最多的地区,相比之下,一个美属萨摩亚人进入NFL的概率是美国其他地区人的56倍。每年都有大量美国大学跨越半个地球来到萨摩亚群岛挑选优秀的高中毕业生,让他们有机会参加全世界最好的美式橄榄球大学联赛,并以此为契机挑战NFL,美式橄榄球在美属萨摩亚的霸主地位无可撼动。

Junior Seau,第一个入选NFL名人堂的萨

在其他项目上,萨摩亚人也展现出了他们的运动天赋,无论是在职棒大联盟MLB还是职业篮球联盟NBA里面,你都能找到萨摩亚人的身影,英式橄榄球、篮网球甚至排球在美属萨摩亚都是非常受欢迎的运动,唯独足球,你很难在美属萨摩亚人的生活里找到这项世界第一运动的身影。

世界上最弱的国家队

美属萨摩亚在1998年才加入国际足联,在此之前他们参加过几次南太平洋运动会和波利尼西亚杯,除了在1983年曾经击败至今未加入国际足联的瓦利斯和福图纳(Wallis and Futuna)之外,他们输掉了所有的比赛,在2001年他们即将开始第一次世预赛之旅时,他们已经遭遇16连败了。

第一次征战世界杯的美属萨摩亚人显然缺乏经验,由于护照问题,原本的20人大名单中只有主力门将尼基-萨拉普能够前往澳大利亚参赛,而四月份正值当地高考,U20代表队的大部分球员因为参加考试也无法被征召,因此美属萨摩亚足协被迫从更低级别的青年队中挑选球员,终于他们勉强凑够了一支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阵容。他们中的很多球员甚至从来没有踢完一场90分钟的足球比赛。悲剧似乎一开始就被注定。

萨拉普在与澳大利亚的赛后

面对这支年轻的美属萨摩亚队, 尽管澳大利亚已经轮换了大部分主力队员,但是巨大的实力差距依旧让这场比赛丧失了悬念,阿奇-汤普森(Archie Thompson)打入13球,兹德里利奇(David Zdrilic)也有8球入账。31比0的比分也让澳大利亚人刷新了他们刚刚创造纪录,2天前他们刚刚以22-0击败汤加。

阿奇-汤普森与13个足球

艰难的救赎之旅

世预赛结束之后,尽管美属萨摩亚的球员们都憋着一口气希望取得胜利洗刷耻辱,但是球队实力并没有得到改观,他们的连败依旧在继续。

2011年,4战全败一球未进丢掉26球,美属萨摩亚再一次输掉了太平洋运动会足球赛上的所有比赛。足球比赛有三种结果,但是对美属萨摩亚来说只有一种。

2009年,南太平洋发生了8.1级的海底地震,地震导致的海啸席卷了多个岛屿,美属萨摩亚是受灾最严重的岛屿之一,33人在灾难中丧生,无数人无家可归,整个岛屿一片废墟。在灾难过去仅仅数小时后,美属萨摩亚的球员们便回到了球场开始清理,准备训练,准备继续踢球,这也让美属萨摩亚人坚信,足球能够在这个岛屿上占据一席之地。

2009年的大海啸

巴西世界杯预选赛即将开战,他们选择向美国足协求助,在美国足协的帮助下荷兰教练托马斯-荣根(Thomas Rongen )作为唯一一个应聘者成为了新任美属萨摩亚队主教练。托马斯的女儿在一次车祸中去世。为了体验不同的足球,也为了走出丧女的伤痛,托马斯来了,带来了不一样的足球。

托马斯-荣根

托马斯和他带来的变化

托马斯有多年执教美国大联盟的经历,但是来到这里后,用他的话来讲,这是他遇到的水平最低的足球。在他面前的是一群甚至无法踢满90分钟的业余球员。他帮助球队制定严格的训练计划,控制饮食,禁烟禁酒,用职业队的标准来训练这批球员。除此之外,他还试图从另一个方面增强球队实力。

凭借在美国多年执教的经验和人脉,托马斯联系上了一些拥有美属萨摩亚血统的美国人,希望他们加入球队,罗斯顿(Rawlston Masaniai)是第一个响应的球员,他出道于美国大学联赛,曾经闯荡德国,在德国第五级别的地区联赛有过参赛经历,因为外祖父的关系,他能够代表美属萨摩亚队。

罗斯顿

拉明-奥特(Ramin Ott)是另一个回到球队的人。出生于美属萨摩亚的他通过服兵役的方式离开了他的家乡,他在韩国代表自己的部队踢球。在得到托马斯的召唤之后,他决定利用自己所有的休假来帮助球队参加世界杯预选赛。

拉明-奥特

当然,还有尼基-萨拉普,此时的萨拉普定居西雅图,进入球员生涯末年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到美属萨摩亚了。对于10年前的那场比赛他耿耿于怀,他在游戏里率领着美属萨摩亚队一次又一次的将球送进澳大利亚队的大门,当他得知能够再次征战世界杯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响应号召,尽管这意味着他必须放弃在西雅图稳定的工作,但是他没有犹豫。

尼基-萨拉普

独特的第三性别文化

在其他国家,第三性别者通常被称为“伪娘”或者“同性恋”,对这个群体往往带有歧视,但是在美属萨摩亚,第三性别者却根植在了他们的文化中,他们与常人无异,普通人也不会拿异样的目光去看待他们,几乎每个美属萨摩亚人都有至少一位第三性别的朋友。第三性别者在美属萨摩亚能够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包括踢足球,甚至入选美属萨摩亚国家队。萨埃卢阿(Johnny Saelua)便是其中之一,当然他更喜欢别人称呼她的女性名字加娅(Jaiyah)。托马斯非常尊重美属萨摩亚的风俗,甚至发现了加娅身上的优点,虽然身材比较瘦弱,但是身高比较高,出球准确,更重要的是他的拼劲让托马斯非常欣赏,他将加娅选入世预赛大名单,也让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参加世预赛的第三性别者。

第一次首发出场的加娅(右)

暌违28年的胜利

他们来到了世预赛第一阶段的举办地,萨摩亚(西萨摩亚)的阿皮亚,他们的第一个对手是汤加,此前他们已经在对阵对手的比赛中遭遇7连败了。奥特、罗斯顿、萨拉普和加娅全都首发出场。

这是他们终结历史的最好机会,所有球员的拼尽全力,萨拉普把守的大门滴水不漏,加娅的抢断非常稳健,罗斯顿中场扫荡,奥特在前场冲锋陷阵,美属萨摩亚队展现出了不同以往的纪律性和战斗力,渐渐掌控了比赛局势,上半场结束前奥特打入一记远射,下半场另一个前锋沙洛姆(Shalom Luani)再入一球。但是很多球员的体能渐渐透支,汤加立刻扳回一球并且试图偷走胜利,但是众志成城的美属萨摩亚人并不愿意将胜利拱手相让。比赛最后一分钟,汤加掀起一波又一波攻势,萨拉普倒地将一次极有威胁的进攻挡出,但是对于对手的补射他却无能为力了,汤加队推射空门,又是加娅,这个第一次代表球队首发出场的“她”在门线上将这个必进球解围了出来,随即比赛结束,胜利属于美属萨摩亚。

这场胜利,美属萨摩亚人等了整整28年,在经历了37场连败之后,他们终于做到了。

美属萨摩亚队庆祝胜利

结语

3场比赛拿下4分的美属萨摩亚队遗憾没有进入下一阶段的比赛,但是他们的出色表现让更多在美国的萨摩亚裔球员愿意回到家乡,4年后的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他们击败汤加和库克群岛,第一次取得了两连胜。

拉明-奥特以队长身份参加了4年后的世预赛,并且成为了美属萨摩亚历史第一射手。

3场比赛打入2球的17岁小将沙洛姆最终选择了美式橄榄球,2017年,他在NFL选秀中被奥克兰突袭者队选中。

加娅选择成为真正的女性,追求自己的艺术生涯。

而萨拉普依旧在坚持,今年已经37岁的他依旧渴望能再次遇到澳大利亚队,即使他知道肯定会输,他只是想再踢一场。

沙洛姆选择了橄榄球
如今的加娅

萨拉普与托马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