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R3远程火箭炮和“火龙”280型制导火箭弹

兵器杂志

发布时间: 18-08-2216:08兵器杂志官方帐号

在2015年“火炮和智能弹药日”活动上,射程最远、口径最大的是AR3火箭炮和“火龙”280制导火箭弹(以下简称“火龙”280)。这对搭档首先出场,打了一个“开门红”。在雷鸣般的巨响之后,一道仿佛要劈开天地的火龙冲天而起,奔向远方。由于炮位距目标有280千米之遥,现场的来宾只能通过大屏幕紧张地等待它命中的那一刻。

很快,屏幕传来滚雷般的轰鸣,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只见火箭弹准确地冲向用红色与黄色旗帜标定的目标点。一团火光之后,目标周边几十米之内的东西被一扫而空。

精度与射程

作为一款全重达45吨的庞然大物,AR3的机动性和自动化水平相当出色。2014年珠海航展中,记者曾亲眼目睹AR3在驾驶员的操纵下,在场馆中灵活地完成倒车、转弯等一系列动作,准确地停在预定位置。在“火炮和智能弹药日”活动中,AR3在装填弹药后迅速进入预定炮位,经过短暂发射准备后准确摧毁280千米以外的目标,再次体现了这款武器有着出色的机动性和极高的自动化水平。

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多管火箭炮系统之一,AR3型370毫米/300毫米多管火箭炮武器系统具有射程远、威力大、精度高、机动性强和反应能力快等特点。该系统具备全套C4ISR功能,其采用的通用化发射平台可以兼容发射多型火箭弹,实现“一装多能,一炮多用”,能够极大提高作战灵活性和军队战斗力。

在AR3配备的多种火箭弹中,“火龙”280无疑是最具威力的一个。它的射程达到280千米,圆概率偏差(CEP)在50米以内。该数据已超过了著名的俄制“飞毛腿”B弹道导弹。

据记者了解,“火龙”280是在“火龙”220型火箭弹基础上研制成功的。二者口径都是370毫米。两者的研制目的,都是希望在保留火箭炮射速高、威力大、重量轻等传统优势的同时,实现低成本的远程高精度打击。

在“火龙”系列火箭弹研制之前,国内仅有300毫米口径一种远程火箭弹,最初是从俄罗斯引进的“龙卷风”。今天,中国对300毫米火箭弹潜力的挖掘,已超过了俄罗斯。从射程上来看,俄罗斯的300毫米远程火箭弹最大射程不超过100千米,而中国的外贸300毫米火箭弹最大射程已经达到了130千米。

中国到20世纪90年代末便完全掌握了火箭弹简易制导系统的技术诀窍。但进入新世纪后,技术人员发现“龙卷风”采用的简易制导方式,精度很难继续提升,300毫米弹径也很难容纳更大的战斗部和发动机。为了继续提升射程、精度和打击威力,技术人员广泛论证了从350450毫米的各种口径,最终确定“火龙”280/220的口径为370毫米。

“火龙”280/220可以满足不少国家的需求,同时兼顾了低成本和野战快速发射的能力,其发射准备时间低于10分钟。这些特点,使得“火龙”280/220在问世后很快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空白与突破

要想满足“火龙”280/220的设计指标,团队发现还存在多个相当关键的“空白”。首先是兵器工业集团此前从未在弹药上装备惯性导航组件,其次也缺乏制造这类火箭发动机的工艺和技术。

为了突破这些技术瓶颈,技术团队投入了艰难攻关。为了解决飞行过程中的姿态控制问题,技术团队采取了“双管齐下”的方式,即在同时在控制体制和制导技术上寻求突破,突破了惯性导航部件小型化和GPS组件高动态卫星定位等技术问题。

300毫米火箭弹无论是无控型还是简控型,都是利用发动机和弹翼产生偏心力矩,来实现旋转稳定。而“火龙”280/220为了实现精确的飞行姿态控制,选择了倾斜稳定模式,这就迫使研制团队从头开始摸索倾斜稳定模式下的姿态控制方案。对兵器工业集团来说,不仅仅是技术的突破,更是学科发展上的突破。

370毫米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同样是一个必须要突破的难关。研制期间曾经遇到了很多不顺利的情况,例如台架试验中曾经起火,在环境适应性试验中,在低温条件下也曾出现过比较严重的技术问题。

经过攻关,上述技术瓶颈被逐一突破。而且两个型号的研制各自取得了里程碑式的突破。在“火龙”220上,团队完全掌握了控制技术,基本实现了各技术目标。而在“火龙”280上,进一步提升了火箭发动机的安全系数。

辛勤与欣喜

此前兵器工业集团从未制造口径超过300毫米的超远程火箭弹,从总体布局到质量控制,370毫米火箭弹几乎都要从零开始,每一步的突破都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攻关和高强度的试验。经过不懈努力,研制团队实现了完全自主创新,在国际上首创370毫米口径制导火箭产品序列。

据记者观察,站在AR-3和“火龙”280旁边,技术团队的每一个人都会表现出一种由衷的自豪。据说,在试验场进行试射时,“火龙”280和AR-3这对巨无霸组合每次都能吸引最多的目光。在组装和装填这款长度8米的超级火箭弹,要求技术人员将力量和精细完美结合在一起。在最初的试验中,火箭弹在工房中完成组装后,就要装上发射车前往炮位。如果出现故障,所有技术人员只能在塞外的寒风中静静等待故障排除。有时,火箭弹在飞行过程中会出现各种问题,甚至出现过解体的情况。技术团队就要乘上越野车,在无人的大戈壁上奔驰几十甚至上百千米,搜寻弹体的各种残片。

由于“火龙”280制导火箭弹的弹道高点较高,因此它的试验必须提前通知航空管制部门,这就使得“火龙”280的发射窗口期比较短。每天8点钟之后民航航班数量激增,因此AR-3和“火龙”280的大部分试验都是在凌晨2、3点钟开始准备,努力抢在黎明前完成发射。

由于本次“火炮和智能弹药日”活动的实弹表演是在中午进行的,“火龙”280的发射必然要影响到通过试验场及飞行弹道附近的民航航线。在此前进行的试射时,记者曾巧遇试验基地负责与空军接洽空中交通管制事宜的工作人员。在整个试射中,这位工作人员不断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当对讲机中传来“命中目标”的报告时,周围的技术人员都显得十分兴奋。他却如释重负地掏出电话与空军方面联系,立刻解除航路管制。

未来与展望

据技术团队向记者介绍,制导火箭弹在下一步很可能会向更大口径、更高精度和智能化子弹药三个方向发展。为了追求更大的战斗部和射程,制导火箭弹的口径必将进一步提高。但是口径的提升会有一个上限,这主要是为了照顾火箭弹野战齐射的特性。在精度方面,制导火箭弹的CEP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提高到10米,甚至5米的水平。这种情况下,火箭弹就完全成为一种精确杀伤武器。战斗部和子弹药的智能化,也是制导火箭弹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在本次“火炮和智能弹药日”活动中,兵器工业集团展出了多款末敏弹产品。作为一种远距离打击武器,制导火箭弹未来一定会通过与末敏弹等智能子弹药的结合,来进一步拓展自身的打击能力。

AR3已经引起了不少国际客户的重视。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们性价比出色,更是由于它们符合大纵深范围内的高效精确毁伤的要求,为国际市场用户提供了精确打击战役战术目标的新选择。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