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满中国游客的朝鲜平壤娱乐场,欢乐如拉斯维加斯

李瑞帆

18-08-1721:22

博弈娱乐产业的发展由来已久,1847年葡属澳门,1856年欧洲摩纳哥、1931年美国拉斯维加斯纷纷让赌博合法化,造就其举世闻名的赌城。

博弈产业已成为发展缓慢或增长迟滞地域力求翻身的特效药,更因东亚经济持续增长,尤其是中国经济崛起,撇开非法的地下赌场不论,北从俄罗斯,南到东南亚,大批合法赌场环绕中国设立,连民风保守的新加坡,政府为求冲刺观光,都于2010年解除禁令开设赌场。不过鲜为人知地,设置赌场的国度也包含与中国接壤的朝鲜。

博弈娱乐产业与其他产业最大差异在于道德的冲击与社会成本的衡量,本文不触碰深刻复杂的博弈经济议题,仅分享北韩神秘赌场所见所闻与个人感想。

「平壤娱乐场」欢乐如拉斯维加斯

朝鲜目前共有两座赌场,一座是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一座为罗先英皇娱乐酒店,皆为外国人专用赌场,禁止朝鲜人民进入。

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为位于平壤市区大同江上羊角岛之特级酒店,设施应有尽有,并在地下楼层设有赌场,这间神秘赌场名为「平壤娱乐场」,是由「澳门旅游娱乐」所投资「羊角岛娱乐饮食集团」在羊角岛饭店的重要娱乐场所。

我当时在羊角岛饭店大肆「探险」,自大理石台阶走下时,不经意发现,当即造访,赌场门口有北韩籍保全,本想拍张赌场正面照,奈何马上遭制止,只能远处意思一下。赌场外大理石台阶旁便是老虎机,过去才是赌场大门,进去后先兑换筹码,以美金结算,并有三天内若不换回现金就作废,只能当纪念品的规定。再走进去又有一排老虎机,空空荡荡并无游客,续往里走便是赌桌,赌场规模不大,装潢虽也是走赌场一贯的奢华路线,但感觉有点老派,似乎是多年前的风格,内也仅有骰宝、21点、百家乐等桌台而已。

我晃过几次,人都不多。场内有位不知是赌场经理还是巡场经理的年轻男性,听口音似乎是澳门人,至于荷官应该是中国人,但赌场实在是冷冷清清,有时荷官还比赌客多。当时在北韩多日,也仅有一伙据说是中国艺术舞蹈团的年轻人来玩21点时,才稍稍感受到赌场热闹的气氛。

平壤娱乐场风气较像是拉斯维加斯的娱乐感觉,没有澳门的肃杀味道,不过在这神秘至极的朝鲜,身处五光十色的神秘赌场,还是让我热血沸腾,永生难忘!而2018年七月我再游北韩时,同样兴冲冲地想重游故地,可能是赌场营利不佳,竟高挂整修告示,至于重新开幕日期也无人知晓。

人声鼎沸的「罗先英皇娱乐场」

至于罗先则位于北韩东北部,图们江为界河,与中国及俄罗斯接壤。由于边境与港口优势,北韩早在1991年十二月便将罗津市与先锋郡部分土地划设「罗先经济贸易区」,为北韩首座经济特区。2010年再将经济特区所在的罗津市与先锋郡合并升格成「罗先特别市」,由中央直辖,并修订法律,致力吸引外资。

原本罗先雄心壮志,目标推动转口贸易、加工出口与旅游业等三大产业赚取外汇,奈何联合国多年经济制裁,外资裹足不前。我七月有幸到访,罗先市容并无经济特区应有的繁华,基础建设也尚待加强,但整体环境优美天然,颇具有发展观光潜力。

罗先景点不多,却有一处刻意不载于旅游合约,便是香港英皇集团投资建设的英皇娱乐酒店。英皇娱乐酒店建设稍早,但装潢仍是富丽堂皇,设施与五星级酒店无异,更占据罗先最知名景点琵琶岛海域极佳位置,享有无边海景,是罗先发展观光旅游的指标性饭店。

不过英皇娱乐酒店选址罗先,仍是志在发展博弈观光,踏进一楼大堂右手边为国际精品免税店,左手边便是神秘的娱乐场。赌场直接锁定中国赌客,初期经营得有声有色,但洗钱或挪用公款等地下经济过于猖獗,新闻闹得沸沸扬扬,让中国官方紧缩边境旅游,逼得英皇娱乐酒店暂时撤除赌场甚至停业避风头,最近几年才低调地故态复萌,重操旧业。

虽然酒店停留时间不长,但在罗先娱乐场内不知是厮杀的气氛还是空气的混浊,抑或地处神秘锁国的北韩使然,马上便感受到血脉贲张的博弈氛围,深度感受完全不同,难以想像的北韩风情。

朝鲜平壤与罗先两处赌场,恰形成非常好的对照。首先,两者皆以中国游客为主要客源,而平壤虽贵为首都,但赴平壤游客多半是纯观光或商务考察居多,且平壤周边旅游景点极多,我也曾有早上7:00出门,晚上10:30回饭店经验,赌场仅是聊备一格。而罗先景点不多,行程相对悠闲,赌场便成一大亮点,也使游客接踵而至。

其次,赴平壤须办理正式签证,且便宜的铁路运输耗时,搭乘高丽航空票价高昂又航班有限。而罗先紧邻边境,陆客无须护照仅办理通行证便能以轿车陆路通关抵达。另外还有兑换几万元人民币为筹码,食宿费用便由酒店招待的优惠,赌徒往往直奔此地。

2018俄罗斯世足赛时,运动彩券因赛事热销,我有次途经投注站,人人争相排队,盛况空前,那男女老少忘我讨论的兴奋神情让我印象深刻,再从先进自由的欧美日到封闭锁国的北韩,却莫不相继开设纸醉金迷的豪华赌场来看,赌博究竟是必要之恶还是人性扭曲,或许只在一念之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