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基金”设立:这一次,女性只能把子宫上交给国家

西门君不吐槽

发布时间: 18-08-1722:05

文 / 西门君

图 / 网络

1.

2017年,有一部叫做《成人高校》的日剧横空出世,颇具黑色幽默的意味。它讲的是“日本政府设立公办教育机构‘成人高中’,年满三十岁却仍没有性经验的男女,必须入校学习如何恋爱,只有破处者才能毕业。”

《成人高校》剧照

当时我看这部剧的观后感就两个字,“荒诞”。

生zhi器长在我的身上,政府有什么权利强迫我去繁衍后代?

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实可比影视剧荒诞多了。

南京大学有两位学者,刘志彪和张晔,他们联合撰写一篇名为《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的文章,其大意是:

“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以工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基金进入个人账户。只有在家庭生育二胎的时候,才可以申请取出生育基金。如果公民未生育二胎,只能等到退休之后才能领取。”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尼玛是假新闻吧。

直到前天,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转发了这一文,我才相信,政府打算动真格了。

对此,义愤填膺的网友们炸开了锅,各种讽刺的段子层出不穷:

“以前你多生了一个孩子,要交纳社会抚养费,因为政府要养你的孩子。现在你少生了一个孩子,也要交纳社会抚养费,因为政府要养你。”

“把老子748万超生罚款还回来!”张艺谋愤怒地破口大骂。

“80后真是牛逼,同时经历了多生不生少生都要交罚款,这事能吹一辈子。”

如果你问我,对“设立二胎基金”怎么看,我的回答是:

“我很震惊。因为这一次,女性只能咬着牙把子宫上交给guo家了。”

2.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小茹,在杭州做新媒体运营。每个月实际拿到的工资并不多,因为你都懂的,工资要被各种社保七扣八扣,更别提还要交税了。所以,在杭州靠租房寄居的她,日子过的并不宽裕。

“还好,这两年政府开放了住房公积金的提取门槛。不用买房也能提取啦!”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然而,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拿到手还没捂热的钱,又要被夺去存入“二胎基金”了。

在中国,尤其是一二线城市,除非是本地人,不然对于外地人而言,养活自己就够呛了,生孩子这码事,根本想都不敢想。

生一个孩子有多贵?

微薄知名大V霜叶,曾经计算过,在一线城市,一个中等普通家庭,把一个孩子养育到小学前,一共大概需要60-75万的费用。

别忘了,除了为小孩“一掷千金”,夫妻还需要还房贷车贷和负担起四个老人的养老费用呢。

而且,霜叶算的可只是一胎的成本哦。

还记得电影《西虹市首富》片尾的剧情吗?百亿富翁王多鱼,发现排除掉生育两个小孩的费用,能够捐献的善款几乎所剩无几......

在这种国情下,逼人们去生二胎,我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强人所难”。

穷人为了提取二胎基金,必须生二胎,可是生了二胎以后,又发现自己养不起。

而富人,根本不在乎什么基金不基金的,你罚去吧,说我不要二胎就不要二胎,你能咋地?

如果说,“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那随着二胎基金的设立,人们恐怕得一边“避孕”,一边怀孕。

3.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专家和政府的初衷是好的,现在guo家面临着老龄又少子化的社会危机,如果不采取激进手段,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可是设立“二胎基金”这事,真的有待商榷。

“二胎基金”的本质,是对不乐意为民族香火延续出力者的惩罚。

可是,我们并没有错,为什么要惩罚?

有的人单身不想结婚,有的人缺乏经济能力,有的人甚至是因为生理原因被逼无奈......如此一刀切的政策,真的合理吗?

我曾经在一份guo家级的刊物上看到过一个论断,“女人不是生zhi的机器”,可是如今.......很遗憾,某些人要自己打脸了。“二胎基金”的设立,赤裸裸地将女性物化了。

无论她们能不能,情不情愿,都“必须”得生。往小了说,自己拿不到补偿,往大了说,这是对不起guo家。

可是别忘了,在身为一个guo家公民以前,我们首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生而为人,我们理应拥有对自己身体处置的权利。

男人不是种马,女人也不应该是生zhi机器。

其实,在鼓励生育的问题上,我们完全可以向外国学习学习。

俄罗斯于2007年开始实施“母亲基金”项目,生育第二个以及更多孩子的家庭就可以申请。每生一个孩子可以得到25万卢布,这笔补贴可以用于偿还住房贷款、支付教育费用、进行养老金储蓄等。

在法国,孕妇一共有16周产假,至少有2周可以在生育前使用,剩下的14周生育前后都可使用,休产假的政府员工拿100%工资,私企员工视公司情况而定。父亲可以有11天的陪产假,休假期间工资照拿。

韩国政府在2010年审议了《地方税法修正案》。修正案规定,养育3名及3名以上未满18岁子女的家庭及养育者,在购买汽车时将享受减免使用税及登记税的优惠政策。

同样都是鼓励生育,为什么不用奖赏的手段,而用惩罚的措施呢?实在令人费解。

4.

当我在朋友圈发出对“二胎基金”的质疑时,一位朋友diss了我。

“专家和政府明知道要被骂,仍要推行铁腕政策,为什么?也许就像马薇薇说的那样,‘不用雷霆手段,怎怀菩萨心肠’?如果用奖励的手段鼓励生育,以国人的素质,一定会想着办法撸guo家的羊毛。”

“有道理......可是你的工资要被扣下一部分诶,不生气吗?”

“我是自由职业者,没人发工资。”

ABOUT ME

西门君,前《跑男》一二季现场导演,

目前正在就读浙大传播学在职研究生。

著电子书《我的才华不是拿来取悦你》

转载、投稿和商务合作请在后台留言。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