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人代孕后,妻子竟然怀孕了,正要去上户口,警察却找上门来

发布时间:18-08-1621:05

雷鸣是衡阳的一位居民,今年20岁,和妻子吴芳结婚5年,今天要说的故事就和他们夫妻二人有关。雷鸣和他妻子结婚后,一直都没有怀孕的消息。

后来他们找到了医生,医生说她的身体条件不好,所以怀孕的可能性比较小。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吴芳还是没有怀上孕。这夫妻两个都开始着急了。

后来,这两个人都想到了去找代孕机构。2015年,雷鸣在网找上到了一家代孕中介。经过不断磋商,雷鸣和代孕机构达成共识。双方约定,雷鸣先支付十万元,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再支付剩余的十万元。紧接着,夫妇二人向某家医院提供了精子和卵子。原本他们只需要等待孩子出生就可以了,可谁知道一个消息让他们俩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代孕一个月后,吴芳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到了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吴芳已经怀孕了。这让雷鸣夫妇二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雷鸣说:“以前检查的时候医生说我媳妇媳妇怀不上孕,可是她现在怀上了,医生说检查结果没错。”说完这些话,雷鸣又想到他一个月前已经做了代孕的准备,还交了很多钱,这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做。随后他又联系了代孕机构,想要要回钱款。

与代孕中介取得联系以后,对方称项目已经开始了,没办法停止,即便是停止了,钱款也不会退回。几个月后,一位代孕女子生下一名男婴。雷鸣是又高兴又烦恼,他不知道怎么为这两个孩子办户口。后来他受到了代孕机构送来的快递,里面是两张出生证明单据,这让他高兴的不得了。此后,雷鸣就对外人说他和妻子生了一对双胞胎。后来他和妻子又到衡阳市派出所为孩子办理户口登记手续。

事实上,雷鸣得到的这两张出生证明是有人从医院里偷出来的。警方介入后,马上就查明了这个事件中还存在另外一名关键人物,这个人从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警方查明,代孕机构负责人徐立曾以1.5万元的价格从曾元祺这里取得两张出生证明,然后又以5万元的价格转卖给雷鸣。这件事发生以后,徐立主动将钱款交给了公机机关。曾元祺和徐立二人先后来到公安局自首,后来在法庭上,法官鉴于其主动自首给予了减轻处罚的决定。

被告曾元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这两个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是这件事还有人表达了看法,他们认为雷鸣夫妇找人代孕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法律空隙专门从事牟利行为,这种做法已经严重危害了射会公共利益。还有一些人为了非法利益,私自伪造证明,这些行为都是违背法律的。现在这种代孕活动很难管理,即使出台了相关规定,还是制止不了民众选择代孕的行为。对于这件事,各位怎么看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