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一出好戏》:真的有这么一个岛

会不会停止呼吸

发布时间:18-08-1513:10

《一出好戏》的剧情,许多影评人已有详述,看过影片的观众自会明白。一群出海的游人,因为突如其来的大浪,被卷到了不辨方向的孤岛上。30人必须在孤岛上生存和寻求救援。在这个过程中,30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迷你社会规则的变革,最后他们选择了什么?接受了什么?

从天空中的眼睛来看,在这个孤岛上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将人类历史浓缩成一场戏剧,角色、矛盾、反转无一缺漏。我们在银幕前看电影,冥冥之中也有双深邃的眼睛在从极远处看着我们,数万年不曾离开。

孤岛题材的作品,除了成人影片之外,最著名的便是英国作家戈尔丁的《蝇王》。人们要如何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下建立秩序,孤岛便成了一个小小的社会缩影。这个母题如果泼上足够的鲜血,便是高见广春的《大逃杀》,而《一出好戏》给我们的是一个半真半幻的岛屿小世界。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着这样一个真实的岛屿世界的,这个地方离我们所认知的人类社会太过遥远,人口也极为稀少,以至于能不能称为社会都成问题。它可能只是一个遗世独立的“人类群落”而已,可能比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著人更为落后,因为它真的太远了,已经到了不知有汉何论魏晋的程度。

1789年,一艘英国帆船“邦蒂”号(HMS Bounty)上发生哗变,一些船员把船长赶下船,然后驾船来到当时是荒岛的南太平洋皮特凯恩群岛。

当时船上只有9名船员和18名塔西提人,因为属于叛乱性质,他们害怕英国海军找上门来,就将帆船付之一炬,从此再也无法离开荒岛。

为了争夺岛屿社会的主导权,英国人和塔西提人理所当然地发生了内讧,经过一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互相残杀之后,岛上只剩下14人,其中还包括塔西提妇女生下的小孩,原本的水兵只剩下亚当斯和杨两人。很显然,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死亡。他们终止了殴斗,勉强在岛上建立起了组织。

1800年,杨因哮喘去世,亚当斯成为岛上唯一的领袖,岛上唯一的居民点也命名为亚当斯敦,存在至今。1808年美国人再次发现皮特凯恩群岛,随后英国派人来招安亚当斯,将皮特凯恩划归英国海外领地。如今皮特凯恩岛上的居民不超过50人,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独立政体,而且严重老龄化。

岛上居民大部分人都先后移居到新西兰或塔西提等地,因为这个岛屿过于与世隔绝,要摆脱近亲结婚的困扰只能走出去。另外,据移居岛外的居民反映,岛上曾有严重的性侵女童现象,不过由于适龄人口都已移出,自1986-2003年,岛上甚至没有人口出生。

基本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真的世界末日来临,人们还是不会坐以待毙,哪怕是只有一座荒岛,也能重新发现新大陆。人类的求生和探索本能还是极其强大的。皮特凯恩人等了19年才重新与世界建立联系,《一出好戏》里的荒岛众才144天而已。

在脑中想象一下“邦蒂”号的事情吧,和这部电影何其相似。船上的英国水兵和塔西提工人,分属不同的阶层,平时,这些工人一定要对英国人言听计从的。但是哗变之后,英国也好,塔西提也好,水兵也好,工人也好,都不复存在,他们一下子陷入了抢粮抢女人的丛林困境中。

他们烧掉了船,意味着和外面的世界告别,这样一来,原本处于统治阶层的英国人突然变成了弱势群体,人数是9比18,而且所有的妇女都在塔西提人一边。

在人力资源方面,英国人首先遭受了致命打击。更何况比起英国水兵,塔西提人更适应南太平洋岛屿生活。这与《一出好戏》里的王十分相似,原本是公司领导的张无法带领团队求生,而王是退伍军人,有求生技能,一下子把人都聚集在他身边,张只好忍受被边缘化的待遇。王因此成为了岛上第一阶段的统治者,很快作威作福起来。

秩序在张发现半艘货船后被打破,货船里拥有更多的物资和比山洞好很多的居住条件,张也就有了和王分庭抗礼的资本。眼看着王在那边占山为王,日益腐化,张就用这边的条件不断从王那边挖角。在这个过程中,张使用扑克牌做货币,建立了原始的市场经济。而王身边的人日渐稀少,他沉不住气率众向张发难,双方在海滩上大打出手。

黄渤饰演的马进和张艺兴饰演的堂弟马小兴,他们就是这个荒岛上的亚当斯,也是没有卷入斗殴的两人。因为海上的风暴,给他们卷来了许多鱼,他们等于占领了一个粮仓,坐拥粮仓,他们能有更多的话语权。于是在马小兴的操作下,马进以宗教领袖的模样给众

人上了一课,要大家“同心协力,发现新大陆”。马小兴是个工人,没多少文化,但是能修车,修发电机。他修好了半条货船上的发电机,甚至给大家带来了一定水平的精神食粮。在这时候,马家兄弟呈现出了作为神的至高权威。

问题在于,这个岛上归根结底就只有30个人,30个人不足以建立起任何人对任何人的力量优势,所以任何社会结构都不可能稳定存在。

比如皮特凯恩群岛上绵延200年已久的性侵现象,就是岛上人口过少的必然产物。因为人口来源过于单一,岛上所有人几乎都是亲属,再加上离英国本土过于遥远,立法、司法、执法都无法在岛上存在,枉论维护任何权利。所以30人荒岛众的命运,仍然只有两个,要么在顶礼膜拜中重走自相残杀的老路,要么重新与世界建立联系,回归正常。

这个时候,作为神的马家兄弟膨胀了。他们和王发现了远处游船的存在,又不想失去作为神的地位——因为回到人类世界,他们不过还是一文不名的小工——他们合谋逼疯了王,将王逐出了人群。他们想将这个岛的秘密永远封锁下去,并可耻地打算自己偷偷离开。

在皮特凯恩的历史上,也曾有过外迁的举动,不过,一部分人无法接受在外的不适应感,主动回到了皮特凯恩,把自己锁在孤岛上终老,这也就是现在岛上那50多人的来历。在这个岛上,他们是天界的主人,而新西兰也好,塔西提也好,那是远不如天堂的人间。

马进和马小兴,他们是一对性格互补的堂兄弟,两人形影不离才是完整的人,但也意味着很多时候其中一人选择激进,一人选择保守。在马进那张彩票还没过期的时候,激进的是马进,他想方设法要回去兑奖,直到彩票过期,他才从幻想中回到现实。

而看到游船之后,马小兴却变得疯狂了,他甚至用掌握发电机的权力,去勒索掠夺张的产业,并将所有人遗弃在荒岛——这彻底突破了马进的道德底线,他还是个人,但马小兴已经不是了。面对所有人疯疯癫癫的样子,马进知道,岛上只有一个人是清醒的,那就是被他们驱逐的王,只有他看到了那艘游船。

借着狂欢,马进和王点燃了货船,他们拼命地向山上跑,既是躲避众人的追杀,也是要把众人引上山顶,让他们看到前来救援的船只。追逃中,马进失足落入海中,失去知觉的那一刻,他看到了所有人的笑容,还有看到火光赶来的救援船。

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所有人都平安离开了荒岛,落入海中的马进逃得性命,还在岛上和他一直喜欢的姗姗多留了一会儿。这座岛被探明之后成了旅游景点,他们当然可以随时来往了。只有利欲熏心失去人性,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马小兴,他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现实生活中,皮特凯恩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因为这是一座真正的孤岛,交通极为不便,没有机场,通讯落后,是没有旅游开发价值的。所以这里只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上演着比纯净水还单调的“活着”,南太平洋的孤儿,蓝色的泪滴与海同色。

《一出好戏》的最后一个彩蛋倒很有趣,镜头回到了马家兄弟刚买彩票的时候,他们正在狂想中奖之后会怎样,买什么名车,脑海里天花乱坠。这引起了徐峥客串的某路人的反感,他扬言要找人收拾他们。由此猜想,是不是整部电影,不过是马进的一场白日梦呢?说不定,他压根就没中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