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军在山西的转战

故纸堆里看历史

发布时间:18-08-1503:55

太平军围攻怀庆50余日而不下,被迫撤兵西进。9月4日,太平军兵临垣曲县城,迅速克城。不久又攻克绛县,曲沃,直接威胁平县。平县是山西南部屏障,方圆24里内,只有千余老弱病残,留城的清军只有数十名,势单力孤。太平军进入山西一路畅通,也与山西巡抚哈芬行动迟缓有关,这位巡抚逗留不前,坐视平县告急,却无动于衷。咸丰帝焦急之至,一怒之下,直接将哈芬革职,由恒春接任山西巡抚。

平县知府何维墀十分恐慌,早在9月初就闭门戒严,全力加强城防。因兵勇不足,就强迫城内商民编成四队,分助四门。

林凤祥等于9月12日早晨逼近平阳南门,城上石头,弓箭甚多,太平军避其锋芒,转攻东门。何维墀急忙赶往东门,应接不暇。太平军用木器填堵壕沟,越壕进攻,商民团练,心惊胆战。此时,何维墀情急之下,脱下手镯,重赏勇士。不久,太平军架炮轰城,商民四下逃窜,兵败如山倒,其势已无法遏止。不一会儿,太平军攻克平阳,何维墀战死。

林凤祥,李开芳等正商议乘胜北上时,胜保,西凌阿已督军追至。太平军于是分为两部分,一路北上洪洞,一路坚守平阳,牵制清军。

太平军进入山西以后,进展顺利,清军只有跟在后面吃灰的份。胜保根据太平军的实力和意向,建议自己率机动兵力追赶,直隶清军迎头拦截,将太平军围歼于山西境内。此时,正好陕安镇总兵郝光甲于9月14日率援军抵达平阳。胜保决定分头行动,郝光甲堵截平阳城内太平军,自己则督兵追击洪洞太平军。

郝光甲围堵平阳,偶有小胜,便得意忘形。16日,太平军小队人马喊杀出城,牵制郝光甲全部兵勇,一阵拼杀后佯装败退回城内。主力则趁此打开东门,连夜离去。18日夜,与洪洞太平军会合,胜保各个击破太平军的图谋破产了。

郝光甲发现中计,恼羞成怒,连夜追击太平军,17日赶到曲亭镇,此时兵勇疲惫不堪,无力追赶,便在曲亭驻扎。19日,洪洞太平军突然分两路奔袭曲亭,郝光甲措不及防,寡不敌众,溃不成军,仅带十几人拼命杀出重围,落荒而逃。

平阳失守,郝光甲军被歼,清廷大为恐慌,咸丰帝深恐北伐军直驱直隶,特授胜保钦差大臣衔,集结各路兵勇,力堵太平军东进潞安府,企图把太平军堵在山西。

太平军则抓紧时间东进,9月23日黎明墀往潞安府。潞安并无官兵,城内官绅听说太平军到了,忙率乡勇登城巡防。当时府城外有铁钉3万余篓,官绅们命人连夜送入城内,诈称火药,以迷惑太平军。林凤祥等以为城中有备,不敢正面攻坚。停留一天后,24日午后,突然冲入城内,潞城不战而下。25日,太平军放弃潞城,赶往黎城。知县李钟杰督兵于南门抵抗。太平军分路攻打各门,不久城破,守城文武惊慌失措,四散逃命。李钟杰则假作投水自尽被救,欲图开脱罪责。

26日,太平军继续东进,进入河南,河南对太平军去而复返,毫无准备,致使太平军乘虚而入,河南巡抚陆应谷也因此被革职。

26日,太平军抵达涉县,28日,攻克万安。清军各路追兵都被甩在身后。林凤祥经过近一月转战,终于摆脱清军追兵,陈兵直隶边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