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52,这部动漫堪称本世纪唯一一部“无差评”神作!

阿正说动漫

发布时间:18-08-1417:30

21世纪以来,我们见证了无数动画新星的升起。

《魔圆》、《石头门》、《FZ》三强争霸的2011年,全民都在追《巨人》的2013年,被《一拳超人》点燃的2015年,还有最近今年四月的“文艺复兴”。

太多太多优秀的作品百花齐放,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可是,和《EVA》、《JOJO》、《星际牛仔》这些经历了时间考验,被人加以“神作”桂冠的上世纪老物相比,它们又好像缺少那么一点自称“神作”的底气。

21世纪,有没有一部作品能理直气壮的自称“神作”呢?

我想是有的。

这部作品,不像《EVA》一样全篇暗设宗教比喻,不像《JOJO》一样连载30年经久不衰,不像《星际牛仔》一样,以一群成熟的人为主角,讲一个成熟的故事。

她的主角是一对少年兄弟,一对稚气未脱、还带有孩子般天真的兄弟,讲的是一个王道的“友情、努力、胜利”的少年热血漫画的常见故事。

然而,这个故事,却受到了几乎所有读者的一致欢迎,堪称是21世纪唯一一部“零差评”作品,它,就是

《钢之炼金术师》

奇迹

这部漫画曾两度得到骨头社的垂青,被同一个动画公司两度动画化。

而且,两版都取得了巨大成功。

03版是骨头社历史上销量最好的动画,也是为数不多原创了大半剧情还能获得好评的动画。

而忠于原作的FA版,在2009年与漫画同步完结,和漫画一起在欧美所有排行榜上常年霸榜,在所有评分网站上获得了逆天高的分数。

由水岛精二执导的03版宛如一支忧伤的俄罗斯民谣,舒缓、细腻,却又透露着无限的悲伤,预示着沉重的命运。

而忠于荒川弘原作的FA版则像是一区恢宏的交响乐,雄壮、高亢,尽管音符间流露了命运的沉重感,但也表明了向前的决心。

虽然这两部《钢炼》从基调上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但大多数观众却都能接受并给予了较高评价,这在动画史上,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奇迹。

大島ミチル - 兄弟
04:07来自阿正说动漫

异类

既然是少年热血向作品,就免不了要和三大民工漫“死火海”来比较比较。

有趣的是,《钢炼》和这三部漫画的年代十分接近,都是在1997年~2001年这5年间开始连载的漫画。

而《钢炼》这部月更的作品的人气,能和这三部周更的国民级漫画正面硬杠。

“月更”就已经使这部作品成为少年漫画中的异类。

而且,不同于那三部国民级漫画的作者,这部少年热血漫画的作者荒川弘并不是曾经的热血少年,而是个北海道农场里长大的姑娘。

她的漫画自画像,是这个萌萌的小奶牛,因此也得一昵称“牛姨”。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钢炼》中的女性角色远比其他少年热血漫中的女性角色有魅力。

她们既没有拖后腿,也没有圣母婊,牛姨也没有通过强化战力的方法把她们和男角色同质化。

她们是少年漫画中一道不一样的绚丽风景。

2006年的时候,牛姨在采访中被问道过,她自己最喜欢《钢炼》中的哪个角色,在经历了艰难的抉择之后,她最终选择了温莉。

这个女主角,也确实是少年热血漫画中,为数不多的“立起来”的女主角。

她有着自己的爱好与梦想——制作机械铠,为了这个理想,她能跨过千山万水去机械铠的圣地拜师学艺。

反观其他少年热血漫的女主,理想与追求几乎都和男主一致,温莉的形象在这里就已经独立了起来。

因为她没有炼金术,所以她本质上是个战五渣。然而,在兄弟俩的冒险中,她却从来没拖他们后腿。

她知道兄弟俩的旅途充满了危险,所以她几乎都未主动掺和进去,帮爱德华整备机械铠,调解他们的心结,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支持这两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而当她阴差阳错在布里格斯参与到冒险中时,她也绝不是猪队友。

替斯卡包扎伤口的善举为他们赢得了一个重要的队友,假装当斯卡的人质配合爱德华一起演戏骗金布利。

在爱德华他们前往中央最终决战的时候,她鼓励了兄弟俩之后理智的选择留在老家。

温莉是兄弟俩的儿时玩伴,是他们旅途劳顿之后温暖的港湾,是他们旅途尽头最后要回归的家乡。对于他们来说,温莉或许就是里森堡的一个缩影。

但是,她也绝对不是男主角的附属品,她也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爱德华的跟屁虫。

只要爱德华身上装着她的机械铠,她就永远不会和他分离。

除了这些自立自强、形象立体的女角,这部由女性画出的少年漫画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特点——精巧的闭环结构。

没有长篇累牍的剧情,没有给主角升级的支线,没有后期添加的设定,所有的剧情都围绕着“兄弟两人寻回身体”展开,所有的战斗都没有脱离第一集给炼金术设定的“等价交换”规则。

这样精巧的故事,恐怕也只能在这部月更的作品才能出现。毕竟,慢工才能出细活。

“死火海”式的粗犷结构,方面让作者不断推陈出新;而《钢炼》的精巧闭环,注定这个故事无法延续得太长。孰高孰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前者是不断前行的少年,虽然老是犯错,却也常有亮眼表现;而后者是微笑的蒙娜丽莎,形象早已成为定格,但那永恒的美却令人百看不厌。

成长

在少年热血漫画中,成长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那个调皮捣蛋的木叶村吊车尾已经成了七代目火影,那个戴着草帽的橡胶小子早就获得了“武装色霸气”。

而反观《钢炼》中的这对兄弟,阿尔冯斯算是赚大了,看过全部真理还取回了肉身,成为最强炼金术师指日可待;

但是爱德华,只是取回了自己的手臂,还失去了全部的炼金术。

仔细想想,爱德华的“出场设置”——国家炼金术师就已经比其他漫画的主角高出了不少,成长空间确实很小。

那么,这个拉低全剧身高的小豆丁究竟有没有成长呢?

答案当然是,有。而且,小豆丁自己已经告诉观众,在这悠久的旅途中自己得到了什么——钢铁般的心。

和其他少年漫画男主不一样,小豆丁成长的不是实力,而是心灵(身高)。

(你看,他居然可以摸到温莉的头了!)

旅途的开始,爱德华因为没能拯救妮娜,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我们只是人类而已。”

哀伤的雨中,他脸上表情扭曲,吼得声嘶力竭,怒斥着人类的局限性。

我甚至都怀疑,他的下一句话是“我不做人了!大佐!”。

在旅途的最后,他又一次推开门,与“真理”谈判。

他说了类似的话语,即使已经拯救过一次世界,他也没能忘记最初未能拯救的小女孩。

只是,在门那边的纯白世界里,他的脸上只有释然,再无纠结。

细心的读者也许已经发现,爱德华对人类的形容也有了改变:第一次是“微不足道的”,第二次却是“渺小的”。

在旅途的最后,他学会了包容自己的弱小,承认自己的无能。

和不老不死的人造人比起来,人类真的很渺小,但是人类却最终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挫败了人造人的阴谋。

但是,人类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走上歧路也知道回头。人类还能捐弃前嫌,并肩作战,渺小的人类站在一起,也绝不是微不足道的。

“我还有大家。”

当爱德华在“真理”面前说出这句话,毫不犹豫的交还“真理之门”的时候,他就已经长大了。

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这是《钢炼》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一直遵循的规则。

炼金术中能量来自于地球母亲,质量不可能凭空多出,用多少材料炼多少产物,如果想要突破这一极限,唯有借助贤者之石。

这个规则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无论是普通的炼金术师,还是一只脚已经踏入神坛的“烧瓶小人”,都被这个规则束缚着。

同时,它也是无情的。因为人类的灵魂无价,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炼成已经逝去的人。敢于触犯禁忌的人,都被夺走了最珍贵的东西。

有趣的是,尽管“等价交换”原则如此重要,但在最后,这个原则居然被轻松打破了。

“别说半辈子了,我把一辈子都交给你。”

温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炼金术师奉若圭臬的原则抛到了九霄云外。

尽管物质不能凭空生出,人死也不能复生,不过,“爱”这种奇妙的感情,不是炼金术可以管辖的领域。

不仅身为炼金术门外汉的温莉打破了这个规则,就连炼金术师阿尔也最终突破了这个规则。

十分的恩情,要用十二分的恩义去还,这是这个天使般的少年想到的新法则。

世界是无情的,只会以十还十;但人心是温暖的,人与人之间的恩义,可以少一些精明的算计。

曾经拥有真理之门中的一切,最终却又将其全部舍弃的爱德华也悟出了打破“等价交换”的法则。

付出了牺牲,战胜了旅途中痛苦与困难,最后留给自己的,是一颗钢铁般的心。

虽然钢之炼金术师已经无法再施展“拍立得”的神技,但他现在的姿态,更无愧于“钢”的名号。

“等价交换”终究只是炼金术冷冰冰的法则,而人类的感情却是温热的。

爱、善良与坚强,这些人类的正面情感,可以轻松的将那些冰冷的条条框框溶解,这或许就是牛姨在冷冰冰的“等价交换”法则背后,留给读者的温柔。

真理

在《钢炼》中最抽象的概念,或许就是“真理”了。

他既是“全”也是“一”,是“世界”也是“宇宙”,他甚至还能是“我”。

“烧瓶小人”说,真理就是正确的方式给众生绝望。

这好像是有点道理的。

触犯禁忌的人,勇敢前行之人失去腿脚,渴望怀抱之人失去身体,求子心切之人失去生育能力,希冀未来之人失去视力,觊觎真理之人被打入万丈深渊。

然而,这句话又好像不是那么对。

当爱德华给出正确解答的时候,他又十分慷慨的让爱德华带走他想带走的一切。

“真理”,也许不是“烧瓶小人”认为的那般无情。

兄弟俩在年幼的时候,也许就已经给出了正确解答:

“全是世界,一就是我。”、“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所谓的“真理”,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在爱德华面前,“真理”是一个小人;在大佐面前,“真理”的身高变高了;而在“烧瓶小人”面前,“真理”却变成了一个小白球。

正如每个人的“真理之门”上图案都不一样,每个人对于“真理”的理解、对于“世界”的理解也不尽相同。我们眼中的“真理”,只能是我们认为的模样。

这是人类的局限性,然而,正是因为每个人的认知不尽相同,这个世界才如此多姿多彩。

只有一个“真理”的世界,这该是多么无趣的世界啊。

彩蛋

这次聊到这里也差不多了,最后,再和大家说个关于钢炼的彩蛋吧~~

荒川弘老师的第一个孩子诞生于2007年,据说,在进产房的前一刻,她还在床上画《钢炼》。

医生急得大骂:“是准备直接生在被褥里么!”

然后才被抬进产房,所幸母子平安,而《钢炼》居然也没有休更。

(在农场玩泥巴的牛姨)

牛姨真是对小豆丁爱得深沉啊,为了小豆丁差点顾不上自己肚子里的儿子。

对自己的作品如此上心,也难怪《钢炼》会成为一代神作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