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岁程序员猝死:年轻人,谁为你的过劳死买单?

城西事儿多

发布时间:18-08-1322:20

据统计资料表明,年轻人社会压力和工作压力日益增大,我国“过劳死”的人数每年达60万人!已远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的“过劳死”国家!

2015年三月份,深圳市某IT公司程序员张斌,猝死于酒店的马桶上,年仅36岁。当天深夜1点钟,张斌还发过最后一份工作邮件。根据张的同事透露,为赶工程进度,加班至早晨五六点是家常便饭,又要继续上班。在去世之前一天,他还跟母亲发过"太累了"的短信。

同年的12月6号,一则洛阳市摄像师猝死的新闻刷满了朋友圈!在业外人士看,摄影师的工作内容应该比较轻松的,但有从业人员透露,摄影师工作强度非常人想象。每天六点钟起床开工,下午近四点完工,然而剪辑修片则是要熬夜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的工作,两台手机24小时要处于开启状态,随时会有客人要安排工作,每天有种虚脱的感觉。因为这样,一些摄影师年纪轻轻就患上各类疾病,像赵老师因工作强度过大仓促离世的不在少数。

2016年7月份,江苏某娱乐公司员工王某,被同事发现在宿舍猝死,经医院鉴定为心源性突发死亡。原来王某去世前的最后一次表演时间达到十六个小时。案件经审理,娱乐公司对死者王某应承担20%的赔偿损失责任。

2016年12月份,五天之内,厦门中山医院传出两份噩耗:7日,血液科医生王昭因发生主动脉夹层断裂,去世;9日,呼吸科医生尹小文心脏突然停止去世;王医生逝世时43岁,与妻子养育有两名小孩,大的8岁,小的只有2个月,他甚至没听到小孩子喊一句爸爸就离开了。尹医生逝世时49岁,是呼吸科知名医师,同时也是福建首位呼吸科博士。尹医生为人谦逊,幽默风趣,专业水平精湛,是全科的栋柱。同院的一位医生感叹:“昭哥的事刚发生,醒来尹医生也离我们而去了,就这样沉默告别了一生,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过劳死发生原因是因劳动强度、工作时间、心理压力超出负荷,出现力竭的亚健康状态。由于累积了过多压力身体无法及时复原,人的身体中一些潜在疾病就急性显现出来,而且死亡时间非常短,很难得到及时救治。如今80后已经成过劳死主要群体,90后陆续踏上社会后情况也很难得到改善。我国《劳动法》规定,每周的工作不超过44小时,带薪休假,目前很多企业都做不到!网上也有评论说,只有法律制度真正强硬起来保护劳动者的权利,才能减少这样的悲剧。

“年轻用命换钱,老了花钱买命”如同魔咒一样笼罩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但更不幸的,当一些人真的把命抵了出去,这些钱已经只是一堆废纸了。多么令人悲伤!显然,过劳死的发生,不能单纯归结于对自身健康的不重视。我们的社会环境,还有工作内容,以及公司,都是把他们推向不幸的刽子手。

这个太功利,太现实,太急躁的社会,导致人们的脚步急匆匆。工作强度过大,各种周旋、应酬,像一把枷锁压的年轻人喘不过气来。再次告诫,身体是人生的基石,唯有健康才高于一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