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辞职,不是你想辞就能辞!

东威智库

百家号08-1000:42

第27期 威观察

官员辞职,不是你想辞就能辞!

导言

公务员辞职或者下海的话题总是一个热门话题。近日,有媒体转发、公布了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在商务部的巡视情况。巡视反馈中指出,商务部“选人用人方面的问题反映较多,日常监督管理存在薄弱环节,干部流失问题比较突出,基层党建工作抓得不够严实”。

进一步了解知道,截至7月26日,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已经公布了共16家单位党组织巡视反馈情况,这是本轮巡视首次点名干部流失情况。

在大学生就业选择出现“公务员热”的大背景下,在职公务员却出现辞职、流失突出的问题,这进一步引发了各界的关注和思考。

今天,我们用大数据分析综合探讨下官员辞职所引发的问题,供社会讨论。

01

公务员辞职现象分析

根据商务部官方网站上公布的历年来商务部机关辞职和取消录用人员名单,从2008年到2017年,商务部累计辞职人数达152人,其中,2015年辞职人数最多,共有30人选择辞职。(2008年—2017年商务部机关辞职人数统计见表1。)

从辞职人数的分布上来看,2014年至2016年是辞职人数最多的3年,分别有27人、30人和23人选择辞职。与全国公务员辞职人数统计对比,商务部出现辞职人数明显增多的这3年,也是全国范围内公务员离职人数出现显著增长的3年。尤其是2015年,全国公务员辞职人数达到1.2万人,比2014年辞职人数同比增长43%。

国际大型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领英)针对当前中国公务员的跳槽情况进行的数据调研显示,近10年来,中国公务员跳槽转型整体呈现上升趋势,其中跳槽前的职级多以初级为主;高达六成的跳槽公务员,工作年限低于6年。其中,跳槽前为科员的占比高达53%,其后是科级正职、科级副职,比例分别为18%、13%。

翻查商务部2014年—2016年的辞职人员名单后发现,商务部的辞职人员构成中,正、副处级干部的比例相对高,占辞职总人数的近40%。

不过在中组部副部长齐玉看来,公务员队伍总量是基本稳定的,他在党的十九大首场记者招待会上说:“从统计情况来看,近年来公务员队伍总体是保持稳定的,平均每年辞职人数仅占公务员总数的0.1%,或者比0.1%稍微多一点。我们一共是700多万公务员,每年辞职大概就是1万左右。”

在山东省委党校党建教研室副主任谭建看来,当前的公务员辞职现象呈现两个特点:一是辞职公务员的行政层级升高。以前辞职的多为科级以下公职人员,现在一些厅局级干部也加入了辞职行列。二是辞职公务员去向多元化。有的出任国企高管,有的进入民企,有的自主创业,还有的循个人兴趣著书、画画,不同于原来的单纯下海经商。

从此前媒体披露出来的商务部部分辞职人员去向来看,大部分商务部的辞职干部都选择了到企业任职,其中不乏在联想、阿里、腾讯等知名企业担任高管的人员。从工作性质上来看,辞职后的职位大致与此前在商务部负责的事项相关。(商务部部分离职人员去向见表2。)

02

下海后的有期权腐败?

有大河报曾经报道,前几年,深圳市坪山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局原局长罗演广今年初辞去公职身份,进入祥祺集团任副总裁兼祥祺地产公司总经理。就有举报信声称此举违反公务员法有关利益回避的规定。

国内如今公务员辞职下海越来越常见,虽未形成热潮,但也演绎为一种现象。无论创业还是下海,乃至赋闲,这是公务员的自由选择,他人无权干涉,但是,其选择必须不能违规违法。公务员在某一领域深耕多年,有难以低估的人脉,或者可迅速变现的资源,辞职之后迅速在该领域经营,因为轻车熟路,更因为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背后,暗含期权交易,不仅破坏了公正竞争的市场秩序,更容易滋生腐败。

世界那么大,很多人都想去看看,近年来,官场形势发生剧烈变化,当官走仕途不再让大家趋之若鹜,官员辞职现象也屡见不鲜。辞去公职,前往企业,不失为一种选择,此前金融系统也有先例:山西银监局局长刘晓勇,辞职后出任华润金融公司的总经理。年薪从10万元,一下跨越到百万级别,不少人羡慕他“跑步进入共产主义”。2015年初,证监会几位离职的官员也去了金融企业,比如周建南出任大成基金党委书记,王欧则跳槽到了中国投资公司……对于这些“专业对口”的官员,小伙伴们肯定会打个问号,“再就业”的岗位跟此前的工作关联密切,到底好事还是坏事?

从“下海”官员的角度看,他们在某领域工作多年,见识广,了解深,在企业里继续“老本行”驾轻就熟,而且此前的积累或许还能帮他们大展宏图,不仅实现了个人价值,也能为企业和社会创造价值。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求他们在新领域从头再来,不仅时间成本高,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人力资源的浪费。何况CEO哪有那么好当,官员“再就业”失败的案例早已比比皆是。

从吸引官员弃官加盟的企业看来,官员此前积累的经验、人脉和资源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将大大助力企业发展。2014年5月,国家质检总局办公厅新闻发言人陈熙出任360公司副总裁,专门处理媒体关系,其处理公关事务上的能力和经验肯定为企业加分不少。同年,杭州市金融办党组书记俞胜法,被阿里巴巴挖去担任网络银行行长,马云应该也看中了他在金融办工作的特殊背景吧。

既然供需双方都你情我愿,别人又有什么好非议的呢?

然而,我国有着特殊的国情:很多官员在任时往往掌握着不小的行政权力。当他们进入同领域的企业后,很难说他们不会动用之前的关系和资源,在某些关键时刻为企业谋求便利。小伙伴们肯定听过“期权腐败”一词,有的领导干部在位时以权谋私,待离职后以各种形式兑现“回报”。当年,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被调查时就坦白,自己每介入一个新领域捞钱,公司高管名单中就会出现该领域的前官员:成都联交所原总裁、证监会期货部原副主任直至省里一些老领导“身边人”都被他网入其中。

“期权腐败”不是中国特有,日本将这种行为称为“神仙下凡”:神仙下凡后还是神仙,不坐在神坛上不意味着不能左右神坛。

03

防止腐败:国家出台规范

公务员辞去公职后从业行为的意见

2017年5月,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公务员局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公务员辞去公职后从业行为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各级机关中原系领导班子成员的公务员以及其他担任县处级以上职务的公务员,辞去公职后3年内,不得接受原任职务管辖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的企业、中介机构或其他营利性组织的聘任,个人不得从事与原任职务管辖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其他公务员辞去公职后两年内,不得接受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中介机构或其他营利性组织的聘任,个人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

“从近几年的一些贪腐案例来看,一些公职人员辞职后,或在原管辖范围、主管领域内的企业‘二次就业’,利用之前权力的影响力搞利益输送,这一方面影响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也是变相腐败。”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说。他认为,上述规定有助于建立权力监督的追溯机制,由始至终给权力戴上“紧箍咒”。

THE END

本文作者综合自凤凰网、大河网、长安街知事等媒体,本公众号主要专注于大数据人工智能行业观察,并用大数据分析技术去解决社会问题,如需要深入了解,请关注本公众号,立足于传播智慧和正义。

其它热门文章还有

你曾经偷过菜的人人网真的快要死了

原副部长杨学山:数字化转型不是数据怎么用而是没数据!

无人战争=无人的战争?你别逗了!

感谢贫穷还是感谢自己?

大数据时代,我们都是“现代文盲”

不要相信眼泪,区块链也能救中国!

你的背后总有一双更了解你的眼睛盯着你!

高招录取工作启动 预防信息泄露诈骗!!

欧洲25国签署《人工智能合作宣言》人工智能社会加速到来

崔永元们,是时候维护公平正义了!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原理事长钟义信教授: 机制主义的人工智能理论将成为中国领先世界的人工智能理论

关注微信公众号“东威智库”就是关注正义智慧

关注公众号可以获取电子书

微信公众号:东威智库

定位于传播正义和智慧

集国内外人工智能、大数据产业领域上下游行业资源,聚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科院自动所等高校专家资源,汇浙商为代表的投资资源,构建产、学、研、媒体、资本一体的智库及能力矩阵。专注于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行业研究、项目对接、投融资服务。

目前已经开设的“威观察“栏目,将人工智能、大数据话题与社会热点结合,用独特的视角为读者带来收获。近期将测试“威报告”栏目,该栏目将汇集人工智能、大数据最新研究成果。

构建人工智能智库平台、能力矩阵 欢迎扫描关注!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