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史上最低评级 华信证券或更换大股东

金融界

发布时间:18-08-0704:59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 华信证券被连降5级至D级。这是券商分类监管规定实施9年以来,第一次有券商被评为D级,此前的最低评级为C级。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发自上海

一年一度的证券公司分类结果7月27日出炉。

在2018年的券商分类结果中,行业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格局,98家证券公司被评至4个大类9个级别。相比去年,级别上升和下降的都分别有24家,持平的有47家。

其中,华信证券被连降5级至D级。这是券商分类监管规定实施9年以来,第一次有券商被评为D级,此前的最低评级为C级。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D级券商的风险管理能力低,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可承受范围。

而华信证券拿到史上最低评级有自身风控管理的问题,但更与其母公司身陷债务违约频发的漩涡有关。此外,在华信证券2017年的年报中,负责审计的上会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无法表示意见”。同时,市场传言华信证券可能会更换大股东等消息,目前,华信证券人士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史上最低评级

根据最新的分类结果,A 级券商共有40 家,与去年持平,占比40.5%,其中AA 级券商共12 家,较去年增加1 家;B 级券商49 家,占比50%,较去年增加1 家;C 级券商8 家,较去年减少1 家。与过去两年较大的变动相比,今年券商升降级情况更趋平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维持去年评级的有47家,出现降级、升级的券商各有24家。

今年券商分类评价共有13个加分项指标,覆盖了“券商持续合规状况、券商风险管理能力、券商市场竞争力”三大评价体系。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文强认为,合规管理能力和信息系统建设投入首次正式纳入加分项目,强化监管导向,两大加分项的引入对大型券商更加有利。在新规加强对合规和风控评价力度背景下,招商证券(港股06099)、国泰君安(港股02611)和中信建投这3家券商仍然9年蝉联AA。

由于分类监管推动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券商评级也呈现出强者恒强的态势。银河证券分析师武平平认为,在分类监管的原则指导下,评级稳定、领先的大型综合券商具有显著优势,与分类评级靠后的中小券商差距拉大,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强者恒强的态势延续。

而此次评级结果最被市场关注的,则是华信证券被评为D 级。这是自2010年中国证监会开展证券公司分类评级工作以来,第一次有券商被评为D类。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华信证券除在2016年被评为CCC级,其余7次皆为BB级。

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证券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C(CCC、CC、C)、D、E 五大类11个级别。A、B、C三大类中各级别公司均为正常经营公司,其类别、级别的划分仅反映公司在行业内风险管理能力及合规管理水平的相对水平。据证监会在今年5月20日公布的关于修改《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的决定显示,被依法采取责令停业整顿、指定其他机构托管、接管、行政重组等风险处置措施的证券公司,评价计分为0分,定为E类公司。评价计分低于60分的证券公司,定为D类公司。

中泰证券非银金融分析师戴志锋认为,券商评级直接影响券商的成本:首先,挂钩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的具体交纳比例,直接影响利润率;其次,挂钩风险资本准备计算比例,影响业务灵活性。同时,间接影响业务资格,“第一,影响新业务申请优先级:如场外期权;第二,影响现有业务如股票质押规模、债券主承销业务资格;第三,影响证监会监管资源分配、风险控制指标标准。”

根据《规定》,D级券商的风险管理能力低,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可承受范围。上海一家大型券商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影响是全方面的,关系着券商业务开展资质,影响证券公司作为公司债主承销商资质,决定了券商开展场外期权业务的资格等。实际上现在强者恒强的格局中,小券商本来生存就很艰难,不要说史上最低了,就是排名后50%的券商都非常艰难,再加上现在的熊市,华信证券的未来发展不太乐观”。

大股东更换?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证券前身为财富里昂证券,是内地第一家获得A股、B股及人民币债券承销资格的合资券商。2008年6月,经证监会批准,取得证券投资咨询业务和A股经纪业务(后称为证券经纪业务)许可,是中国加入WTO后首家规范批准的多牌照合资券商。

从业绩排名来看,其多项业务指标排名靠后。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2017年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在98家券商中,华信证券以总资产205.92亿元,排在63位;净利润1.24亿元,排名73位;经纪业务收入4769万元,排名93位;投行业务收入9739万元,排名69位。

由数据可以看出,华信证券属小型券商,总体排名靠后,但也并非完全垫底,为何成为史上第一家拿到D等级排名的券商?从过去一年的处罚情况来看,华信证券曾因承销“17泰达债”过程中不合规在2017年10月30日被天津证监局出具了警示函。天津证监局认为,华信证券在尽职调查过程中,未能结合发行人提供的担保信息资料及年度间存在的明显差异情况对其他中介机构出具的专业意见进行审慎核查,未认真履行主承销商应尽的勤勉义务。

但按照扣分规定,此次出具警示函的扣分仅为0.5分,显然并非是华信证券评级不及格的主要原因。多位受访业内人士认为,这或与公司大股东目前深处债务风波有关,分类监管规定中明确指出,“公司股东有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等违法违规行为的,将公司类别下调3个级别;情节严重的,将公司分类结果直接认定为D类。”

资料显示,华信证券母公司为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华信”),持有华信证券100%的股份,为华信证券控股股东。上海华信也是上市公司*ST华信的控股股东。而自今年年初以来,华信系公司便身陷债务违约频发的漩涡。资料显示,上海华信发行的超短期融资券到期兑付日在2018年年内的共有101亿元,除了2月14日已经到期兑付的20亿元之外,上海华信已在5月、6月、7月出现连续4次违约。截至目前,上海华信涉及违约金额共64.64亿元。

同时,从公司披露的2017年年度报告来看,负责审计的上会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无法表示意见”。上会会计师事务所表示,“我们不对后附的华信证券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无法形成表示意见的基础“部分所述事项的重要性,我们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作为对财务报表发表审计意见的基础。”而无法形成表示意见的基础在于两点:“存放华信财务公司资金可能无法收回”“关联方及其关联交易的完整性。”

这通常意味着,该公司的财务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由于股东方对华信证券拖累明显,市场对其要更换股东的传言甚嚣尘上,对此,华信证券方面尚未对此说法进行任何回应。

北京一家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更换大股东当然是对华信证券未来发展更好,但之前证券公司股权管理新规对券商控股股东提出了‘双千亿’要求,那么接盘方需要是实力雄厚的企业,很可能具有国资背景,华信证券大股东能否在短时间内顺利更换还是未知数”。

3月30日,证监会就《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证券公司的控股股东净资产不低于1000亿元、最近5年连续盈利、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人民币1000亿元。”对控股股东的“双千亿”要求,使券商股权监管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不过,由于该征求意见稿尚未正式落地,目前或还不会对此造成实质性障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