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第二部第一百一十八集和一百一十九集

我是榆阳

发布时间: 18-07-1708:31

弟一百一十八集

花千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早上浑浑噩噩的被轻水和霓漫天拉着走,听见大殿的钟声再回过神来,她已经按照仙剑大会名次顺序跪在新弟子的最前面了。

大典开始,一切都是她所熟悉的,曾经经历过的一切都缓慢而有序的进行着。

“拜师大典现在开始,请掌门先行授徒。”桃翁向着白子画施了个礼,示意让他先行收徒。

花千骨听见自己心突然一阵狂跳,她也不知事到如今,自己到这来究竟还在期待些什么。

她已经毁过他一次了,难道还要再毁第二次吗?当初若他收的徒弟是朔风或者霓漫天,兴许后面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所有人目光,都汇聚在了白子画的身上,却迟迟没有见他动作,等了半晌才听他开口道:“让其他人先选吧。”

笙萧默一听,在一旁咧着嘴巴笑道:“嗨,那我不客气了啊!”

见笙箫默终于肯收心养性主动收个徒弟教,摩严倒是难得好脾气的点点头挥了挥手,收徒仪式便开始了。

笙箫默从高檀上走了下来,从坛上摘了一束香草便奔向了跪在地上的新弟子。经过花千骨身旁时,还意味深长的对她笑了笑,看的花千骨心里一阵发毛后才绕到她身后,将香草递给了火夕跟舞青萝。

“拜见师父!师父万福金安!师父万岁!”火夕和舞青萝激动的在地上不停跪拜。

“行了行了,低调低调阿!”

笙箫默掩住笑意,晃晃悠悠回到他的宝座上,旁边的摩严已经快被他气炸了。

“师弟你!你怎么能收他们两个为徒呢!这届弟子当中就属他们二人贪玩胡闹,整天惹祸!”摩严的脸此刻黑的跟锅底一样。原本还以为这个让他不省心的师弟终于开窍了,谁知道他居然收了两个比他更闹心的徒弟!真是气死他了!

“没事儿这才有意思吗,再说了他们不都在前十强以内嘛,剩下的那些精英留给二师兄教导不是更合大师兄你的意嘛?师父你说是不是啊。”

“你……”摩严气急了,侧身望向衍道希望他师父能管管这个胡闹的师弟,衍道却是一副由着笙箫默的样子。摩严自得面色铁青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生闷气,算了算了他不管了!

跟着,桃嗡上前,也开始在新入门的弟子中间转悠了起来,最后将香草递给了轻水。桃翁在长留可是出了名的严厉,都快赶上摩严了!轻水看着眼前的香草心里要哭死了,但是又没有当面拒收的胆,只能强笑着接了香草。

第一百一十九集

不一会儿的功夫,云端,隹渊还有其他本门弟子都一一接了师父给的香草,唯独跪在最前面的前三甲无人问津,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师弟。”摩严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出声提醒到。

“花千骨。”一到微凉的声音在大殿中淡淡的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花千骨的脊背瞬间僵直,抬头却正看到白子画高高矗立在坛上神色复杂地望着她。

这怎么回事!花千骨不可置信的望向莲座上的衍道,后者这是浅笑着示意她走上高坛。

花千骨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心中乱作一团,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骨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去。”

是东方的传音!花千骨看了看东方彧卿,想起他昨天说的话,腿不自觉地就往高坛走去。“跪下。”白子画开口,清冷如昔,一双黑眸晦暗不明。

花千骨愣住了,定了定神:“仙尊之前说的话可还作数?”

周遭的人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衍道捋了捋胡须,笑道:“哈哈哈~当然作数!”

花千骨还想要说些什么,霓千丈却在席间冷哼一声:“呵,看来之前的传闻都是真的,连断念剑都已经传了,掌门首徒早已内定。还走过场的开什么仙剑大会。”

昨天断念出鞘早就引起了不小的言论,现在霓千丈又故意将此事说出来,下头的人都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不过也是。”霓千丈冷然的嗤笑一声,抬目看一眼花千骨:“这花千骨小小年纪的便能有九重天的修为,更能只身一人抵御七杀,换作是我遇到这样的后起之秀,自然也会想收归自己的门下。”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将吃惊的目光,看向了花千骨。九重天的修为?。花千骨居然就是前阵子传闻只身一人守住了蜀山的那个丫头!这一条的讯息,一下就砸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爹你怎么知……!”霓漫天不小心叫了出来,虽然止住了嘴,但对于在场的人来说这已经足够证明霓千丈的话是真的了。

一时间,场上诸位掌门心思各异,如果花千骨真是传闻中的那个丫头,长留若是不声不响的就将其收归门中,那就相当于又多了一个白子画。虽说现在六界动荡,七杀猖狂,仙界再多一人压制七杀自然是好事,可如果这个助力能收归到自己门中呢?不得不承认,能够当上掌门的人,各个都是人精。

“若真如霓掌门所说,长留这般做法未免有失公允吧。”一位掌门道。

“公允什么的还不由尊上说的算,长留乃百年大派,这是长留自家门下的事,那是我们这些小门小派能插手管的,尊上想收谁就收谁,我们有异议难道有用么?”另一位掌门又道。

每一句话都像炸弹一样,尖锐而凌厉。让长留的人脸色都变了变,这明摆着就是给长留难堪,摩严整张脸都沉了下来,白子画倒是显得毫不在意。

“不是这样的!”花千骨忽然有些慌乱,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想要为白子画辩解。别人怎么说她都不要紧,可她还是受不了别人对师父指手画脚。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