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花千骨》第二部第一百一十二集和一百一十三集

我是榆阳

发布时间: 18-07-1416:37

第一百一十二集

“霓掌门稍安勿躁。”一个沉稳的声音打断了霓千丈的怒火。

大家纷纷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衍道从空中落下,步子不紧不慢,摩严和笙箫默跟在他后头,走了一小会儿才站定在众人的眼前: “此事定有误会。”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衍道这一字一顿彬彬有礼的模样让霓千丈也不好发作什么。

霓千丈,冷哼一声:“不是霓某不给仙尊面子,相信在座的各位刚才都可以看见,这花千骨心思歹毒,为了夺得仙剑大会的魁首,所用的招式皆狠辣无比,见小女的功力不相上下,不知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让小女失了心神,最后竟还封了小女的穴道,让她从高空中坠落!仙尊说说这么多双眼睛看见的事实,还能有什么误会?”

霓千丈说得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寥寥几句话便将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残害同门这几个罪名都悉数扣到了花千骨头上,只字不提霓漫天用碧落伤人的事情。

“千骨是本座让子画亲自带回长留的,她的品行作风,底细如何本座最是清楚,本座可以向霓掌门担保她不会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对吧,千骨丫头?”

衍道含笑一语,转身望向花千骨,那宠溺的态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花千骨是他的小孙女呢……

此话一出,一时之间可谓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众人都开始暗暗猜测,这花千骨究竟是什么来头,竟是衍道仙尊让尊上亲自带回长留的?现在不仅衍道仙尊跟尊上护着她,刚才还有墨冰仙亲自为她挡剑!若说这花千骨没来历,还真没人相信呢。

“千骨丫头。”见花千骨不说话,衍道又叫了她一声。

花千骨回过神,匆忙应声道:“衍道仙尊?”

衍道眯眼望着她,继续笑道:“丫头,你说说看,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我跟漫天比试时,发现她目光有异失了心神,像***控的玩偶一般。我怕那躲在背后操控的人会伤了漫天,便封了她的穴道,想着先带她下来给长老查看一下,谁知碧落突然向我们刺来,我带着漫天无法抵御,这才松了手让朔风接住漫天,绝无害她的想法。”

花千骨隐瞒了自己在比试时突发的异样,简单的说明了当时的状况。

第一百一十三集

“霓掌门,这样看来倒是误会一场。”摩严开口缓和道,这般为弟子开脱的模样倒也少见。

说实在的,摩严不希望和蓬莱因为这件事闹的不愉快,但也不希望为了这件事把花千骨的名声给折了进去。

霓漫天仙姿不错还是蓬莱少主,但修为不足,就算交由白子画教导,也不知要花多少年月才能有花千骨现在的修为,放眼六界至今为止修为能到九重天又有几人?

霓漫天跟花千骨两者相比,摩严更属意后者做掌门首徒。今天这件事要是换作旁人也就罢了,他直接下令处罚了那名弟子给霓千丈出口气便是,但花千骨确实他属意的首徒人选,花千骨的名声自然不能有任何问题。

霓千丈见摩严也有偏向于花千骨的意思,心中飞快的计较了一番,又开口道:“既然仙尊肯为花千骨的品行做担保,那我暂且不要求长留对她进行处罚。但凭她一人之词不能做供,还得让小女清醒后跟她对质一番才能……”

“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众人回头,就见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冲了过来。

“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霓漫天仿佛抑制不住满腔的怒火,狞声嚷道。

“天儿你没事啦!放心此事爹一定替你做主,必不让你受了委屈!”因着霓漫天的话,霓千丈底气大了许多:“衍道仙尊,不知长留现在能否给我们蓬莱一个交代。”

“爹,关长留什么事啊!”霓漫天气得满脸通红,伸手指向她身后的裕阳,怒骂道:“该给我一个交代的应该是他!”

霓漫天话刚刚落,朔风跟一个蒙着脸的男子就将不断挣扎的裕阳提了过来。

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跟在后面,花千骨的视线瞬间被吸引了过去,少年爽朗的笑容让人移不开双目……

绝情殿

白子画回到绝情殿已经有些时辰了。

还是早上那身银纹素袍,衬得他面若冠玉,如诗似画,但深邃的眸,此刻却是暗着的,薄唇轻抿,目光盯在棋盘上,似是在思忖着什么。

茶案上的热茶,直到茶香散尽,他也不曾碰上一下。

笙箫默的银箫在手指间转来转去,慵懒又漫不经心的推门而入。看白子画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往椅子上一靠,自顾喝起茶来。

“有什么话就说吧。”低头看着棋盘的白子画,忽然淡淡一语。

“不急。”笙箫默淡淡的应了声,对他这样闲适的态度却是习以为常,将箫放入墟鼎之中,一撩袍角在棋盘另一侧的榻上坐下,拈了棋子落下一子。

看了看棋盘上摆的这一局,笙箫默玩味的望着白子画:“有心事?”

连着又落两子之后,白子画方才抬眸看了笙箫默一眼道:“你想多了。”

笙箫默跟着落子,勾了下唇角,反问道:“今天受伤了?”虽然当时宽大的衣袍遮住了白子画的手,可碧落剑上这么多血,受伤的肯定不止墨冰仙一人。

“无碍,一点小伤已经全好了。”淡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受伤的根本不是他。

笙箫默一声轻叹:“我问的是你的心,不是你的手掌心。你身上有那道神谕护着你,受点皮肉伤也用不着我担心。只是啊,这心受伤了,那可就难愈喽!”

在一起当了那么多年师兄弟,他最清楚他的为人。他这个师兄啊一直把把维护六界视为重任,即便受了再多的伤痛都不会轻易的吭声,总是给人一种很强大的感觉,谈吐之间,总是带着自信,容易感染别人,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久而久之,让人都忘了他也是一个活生生人,也会受伤、也会有情绪。别人就算没看出来,又怎么瞒得过他的眼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