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花千骨第二部第一百一十集和一百一十一集

我是榆阳

发布时间: 18-07-1316:32

第一百一十集

整个空中顿时狂风大作,周围盘坐于半空中,修为较差的弟子,被迎面袭来的惊人剑气逼得都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去,不由自主连连踉跄而退,好半天才定住身形。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闻一声清越的剑啸,霓漫天手中双剑被那道银虹狠狠的撞飞。

周围众仙四下议论声立刻此起彼伏。

只见她目光空洞没有任何光彩,宛如人偶一般,嘴里默念着什么东西她手中的一把剑顿时绿光大现,将她整个包裹其中,而剑尖上流淌而出的剑气,竟如绿色丝带一般在空中飘舞,扫过之处,不留一物。

“碧落!”即便样式换了,花千骨依旧认得那磅礴戾气。

方才的种种在脑海里串联起来,花千骨心里猛然一沉,有人在算计她和霓漫天。

霓漫天挥舞着两把剑横扫过来,花千骨抬剑相抵,带得火星子窜得老高,以内劲制衡,法力自剑锋一点点流泻出来,放射出越来越强的光线。

花千骨手里的剑根本无法与碧落相提并论,瞬间断成两截,霎时灰飞烟灭。 

花千骨有些错愕,霓漫天手中的碧落,转眼就要落在花千骨的脖子上!

“霓漫天的修为不可能有如此功力,你在这稳住子画,我下去看看。”摩严紧皱着眉向笙箫默传音问道。

“我的功力可能稳不住二师兄,还是我去……”

笙箫默话还没说完,一道银虹便从白子画腰间闪电一般的直掠长空,犹若一条紫龙腾越九天之上。

整个空中顿时狂风大作,周围盘坐于半空中,修为较差的弟子,被迎面袭来的惊人剑气逼得都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去,不由自主连连踉跄而退,好半天才定住身形。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只闻一声清越的剑啸,霓漫天手中双剑被那道银虹狠狠的撞飞。

周围众仙四下议论声立刻此起彼伏。

笙箫默刚刚被那道银虹的冷不丁的下了一跳,揉了揉眼睛定眼一看,瞬间惊得目瞪口呆:“这…这断念……”

笙箫默还没震惊完,便觉一阵疾风掠耳,身侧的主位上已空空如也!摩严大惊,想要制止白子画,却还是慢了一步。

霓漫天被断念凌厉的剑气震得连连退,嘴角溢出了鲜血。断念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锋利的剑尖直指霓漫天的咽喉。

“断念不要!”花千骨连忙大声喝止,断念瞬间停了下来,剑尖抵在霓漫天咽喉一寸之地。

花千骨迅速封了霓漫天的穴搀扶着她慢慢下降,断念飞入她手中,嗡嗡声不断,像是在担心她刚才受的伤。

“我没事,不用担心。”花千骨轻抚剑身,眼中是深深的欣喜与无奈。

周围的议论声不断闯入耳中,花千骨突然恍神过来,喃喃道:“断念你不是应该……!”她猛然回想起来,断念这时候应该是在师父那里才对!怎么会……

“千骨!/骨头!”

花千骨震惊的时候,听到轻水发出一声尖叫,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没有看清楚,就看一道碧光朝着她跟霓漫天扑过来。

“朔风!”花千骨大喊了一声,随即松开了扶着霓漫天的手。

眨眼间又一个身影向迎面袭来,花千骨怔怔的看着碧落来不及躲闪,直到一个身影朝着她扑了过来,将她整个人都搂在怀里,头顶是温润的呼吸声,干净清爽的味道迎面袭来。

“师父?”是……师父吗?

“不是都说你很厉害么,怎么连躲都不会?”

耳边是墨冰仙沉凝温和的声音,如清风流水般环绕着她。

“你……”墨冰仙的声音让花千骨回过神。

大量的鲜血从墨冰仙的右肩流出,白色的衣衫上,迅速晕开了红色的花朵,刺人眼目。花千骨看着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她没料到墨冰仙会突然出手救她,只能够迷茫无措的看着墨冰仙肩膀上的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空气中那股异常浓郁的血腥味又重了些,冲击着花千骨的鼻子,她忽然感觉到一道灼灼的目光盯着她的背脊骨。

白子画看着眼前似是相拥的两人,心口处,像是被掏空了似的,绞痛着,却又说不出是为什么。浑然忘了自己宽大的衣袖下还赤手紧握着碧落锋利的剑身。

第一百一十一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冻住了……

握着剑刃的手,和白子画的心口,像是被灼烧着,手心传来的刺痛让他的神志清醒不少。

滴答……滴答……滴答……

猩红的血珠顺着寒光闪闪的剑尖缓缓滴落,落在宽大的衣袍内,碎成一朵重叠一朵的残花……

“尊上!” “千骨!” “长老!”

杂七杂八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落十一带着医药阁的人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轻水跟糖宝她们急得团团转,整个校场都乱哄哄的。

“长老你怎么样了!”云隐带着几个蜀山弟子来到墨冰仙跟前。

“我没…唔……”一瞬间,鲜血如泉涌一般从墨冰仙的口中涌出。

“你还说没事,那碧落乃上古凶器,十丈之内便能杀人于无形,你这样硬生生的受了怎么可能没事!”花千骨有些发慌,一只手帮他捂住了右肩,血液登时从她的指缝间侵染而下,看上去煞是刺眼。

墨冰仙看着花千骨笑了笑,温柔的眼眸闪烁着丝丝异常温柔道:“谢谢。”

医药阁的长老替墨冰仙施了回复术止住了伤口的血,用灵力探查了一番顿时皱了皱眉,立马向身后的弟子吩咐道:“快送墨长老进医药阁!”

墨冰仙是蜀山的开元长老,身份摆在那里,又是在他们长留受的伤,医药阁的人倒也不敢怠慢,很快便将面色苍白的墨冰仙送到了医药阁。

云隐本想跟着过去,墨冰仙却吩咐他留下,蜀山的代表,云隐只好让底下的弟子跟着过去。

“花千骨你到底对天儿做了什么!为何她会变得如此呆滞!”霓千丈怒气汹汹走来。

花千骨无奈道:“漫天被人控制了,我只是……”

“笑话!我看分明就是你为了夺取仙剑大会的第一名对天儿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咒术!”

霓千丈根本就不给花千骨任何解释的机会,转身向着白子画:“尊上今日要是不能给我蓬莱一个说法,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若按霓掌门这么说,我们墨长老被你蓬莱的碧落剑所伤,并且伤势严重,那你们蓬莱是否又该给我们蜀山一个说法!”

云隐心中大怒,将花千骨挡在身后。他本就对霓漫天在仙剑大会上使用碧落剑的行为颇为不满,霓千丈居然还如此咄咄逼人!且不说墨长老是他们蜀山的举足轻重的人物,千骨更是他们蜀山的恩人,他们蜀山怎能让人这般欺负了去!

哐当!!碧落被白子画扔到地上,显出了原型,霓千丈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长留弟子霓漫天,为夺魁首使用上古凶器妄图残害同门,导致墨长老受伤,交由戒律阁发落。”白子画淡淡开口,却让人听得一阵清冷入骨。

花千骨闻言心中蓦地一惊,心如擂鼓。不可置信的向白子画望去,却撞上了他的投来目光,仿佛回到了当初,他是她的师,而她仍是他弟子。

别开白子画的目光,不敢看他。花千骨心中冒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但随即便又坚决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你!!”霓千丈顿时气的脸色发青,手指着白子画微微的颤抖:“呵!好一个长留上仙,你们长留竟如此欺人太甚,真当我们蓬莱好欺负吗!”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