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故土 英魂留芳——追忆海南省临高县南宝镇符宗仁英烈

中国发布网

发布时间:18-06-2818:32

南宝 红色革命的土地

中国发布网海南临高讯(杨伟杰)轻轻打开我国广阔的版图,海南省临高县南宝镇也许就像茫茫苍穹,密密麻麻的一颗未显眼的小星星……

它位于临高县的西南部,距临高县城30多公里,毗邻儋州、与西联、西流、新盈、加来四个农垦国营农场接壤,是一个边远偏僻的革命老区乡镇。目前,全县共有郎基、武郎、好贤、博廉、松明、松梅、古道、南宝、光吉9个村委会,38个自然村,人口2万多人。可别看这个古老的小镇,在这80平方公里的红色土地上,在最早的革命烽火燃烧中,就曾发生过轰轰烈烈的革命风暴,打倒土豪劣绅,推翻三座大山,抵抗日寇外来侵略,抗击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崇高的真理与信仰,在中国共产党和琼崖特委的组织领导发动下,南宝的儿女们纷纷投身到革命斗争的洪流中,在白色恐怖和极其惨酷危险的斗争恶劣环境下,仍然坚持武装革命,血可流,头可断,涌现出成千上百的英雄志士。

从南宝走出的海南省政府原副省长,年逾九旬的陈苏厚也曾满怀激情地说:“别看我们南宝小,我们南宝几乎个个都是革命老区村庄。”

当你踏上这片红色的热土上,心里油然会涌起自豪与骄傲的潮水……

不忘初心,铭记历史,缅怀英烈。在搜集材料中,从海南史志网,临高党史资料和《临高县志》等,则可查到许许多多南宝革命斗争的史料和英雄人物。符宗仁就是其中典型突出的英烈之一。

瞧,如今还耸立在郎基村前那株饱经沧桑风雨,枝繁叶茂的大榕树,就是那段历史风云岁月的真实见证。

童年的成长

南宝镇郎基村委会文代村,是一个古老偏僻的小村庄,三、四十户人家,历代由符、黄、代等姓氏组成立村,祖祖辈辈以传统的农耕生产,繁衍子孙后代,年年月月,和和睦睦,平平静静,与世无争地过着清贫的日子。

公元1907年的一日,寂静的文代村,从符大系的农舍里传出一阵新生婴儿清朗的哭声,符家喜得贵丁,符大系及家人高兴得笑逐颜开。

符大系是个守本份精明的农民,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头脑灵活,有点智商,除了耕作种植水稻外,还利用南宝历来种植生产花生的本地特色,于是办起了两个花生油坊厂,用传统人工榨出的花生油香飘村里村外,不久也闻名乡邻,榨出的花生油纯正清香,每个季度榨出的花生油就有四、五十缸,都整整齐齐排满了小油坊和小院子,不少的油老板都闻知从外地前来购油装油,符大系也忙个不亦乐乎。加之平时节俭,符家的生活也变得富足起来,再也不愁吃穿,安居乐业。

一日,符大系为了儿子宗仁满岁,还在自家小院摆上十桌八桌宴席,杀鸡宰牛,请来邻居亲戚好友前来吃喝,热热闹闹地庆贺一番。

小宗仁长得白白胖胖,结结实实,调皮好动,有时自己摔痛了也不哭,按会算命的先生说他的命大,以后一定很少在家,是到外头拿刀枪耍棍当官的人,符大系听了半信半疑。到念书时,宗仁就到附近村边的郎基小学读书,因没心思念书,时常旷课跟调皮的小伙伴到村前水田摸鱼,村后坡林里捉鸟,整日玩耍嬉闹。看到此时境况,父亲不放心还特意在家中请来位姓陈的先生来传教,不仅是教读书识字,礼仪德孝,还灌输一些进步的思想学说。好多次跟父亲到南宝墟里采购花生,偶尔也闻听人群议论纷纷,听说共产党人闹革命是为劳苦人民大众翻身解放,反对剥削阶级。此后,宗仁心里开始仰慕起所谓的革命,有时想着想着睡不上觉。

“宗仁,你长大懂事了,这份家业就交给你掌管了,不要胡思乱想了。”父亲符大系一次次好言直劝。

但是,在宗仁的明眸里,只想去找寻属于自己的一条光明与奋斗之路。

走出家门闹革命

1926年大革命潮汐奔涌而至,同年6月中共临高支部成立,从此革命的火种迅速撒遍临高大地。此时,经南宝的谢明义、符会运等革命志士的宣传发动和介绍推荐下,符宗仁终于走出门踏上革命道路。同年冬并积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2月,为了培训农运干部和农民自卫队骨干,琼崖农民协会主任冯平还亲自专门来到临高筹办农民运动训练所,第一期学员就有符英华、符会运、符宗仁等人,在训练所学习一些军事常识、队列序号、剌杀格斗等等科目,提高了军事素养。

同年7月,南宝成立了农民自卫军,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学习考核,符宗仁担任中队长。

“符老板,你家有福气,你儿子宗仁当上共产党大官了!”,整日忙碌在油坊的父亲符大系听到人们一说,既是喜又是忧。暗想:我符家就那么一个儿子,去闹革命是多么危险的事呀!每次等宗仁回到家里,做父亲的总温和叮嘱道:“宗仁,我不反对你去革命,革命要多加小心,子弹可不长眼睛的。”“好,我记住了,您放心吧!”宗仁望着父亲那张憔悴的脸和疲倦的身子,顿时眼眶里噙满了泪花。

每次父亲符大系把他送出家门,少不了给他带上百几十块银元去支持革命,当目送宗仁的身影消失在朦胧的小村口,才走进了屋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琼崖革命斗争的风暴鼓动下,临高的临城、和舍相继举行了大规模的武装暴动,消息传来,振奋人心。1928年2月22日,只有拿起枪杆子,才能夺起政权,看动员条件已成熟,符宗仁按耐不住,于是与谢明义、符会运等革命领导骨干,组织了280名农民自卫军,在南宝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武装暴动。扯开了反动黑暗势力的黑幕。翌年冬,在国民党反动派的重兵镇压下,为了保存革命力量,符宗仁带着一些自卫军,跟东江、皇桐、龙波等地自卫队及部分红军,开往武维、美本一带,发展队伍成一个连,并前往荔枝山。在和正村改编为红四连,全连共有120人,符宗仁任指导员,进行在山岭野林中辗转武装斗争。可惜到1931年4月,由于队伍一些领导经不起反动派金钱与美女的诱惑出现叛变,于是连队解散,符宗仁对此悲愤欲绝,只好暂回家乡等地,秘密开展革命斗争活动。

在哪里都不放弃革命

船回港,鸟归巢。人最温暖的还是家,家的味道,家的甜蜜。

看到儿子符宗仁回到家,看着他一段时间奔波风霜露宿山林野岭,受冷挨饿营良不良,黑瘦的身个,父母心里不是滋味,还特意杀鸡买鱼给他补补身子。“宗仁,你回到家就好,看你又黑又瘦的,多吃点补补营养”。

看宗仁年纪也到了谈婚论嫁之时,父母也为他操心起来。成家了也可以继续革命。开始看他那么倔强,不肯结婚,父母只好慢慢耐心地说服。时间一长,谁说宗仁这个硬汉子,有时在父母面前也显得无奈,不久就跟抱社村的符月光结拜夫妻,组成了一个温馨的小家庭,但不影响他继续开展革命斗争。在革命低潮和最为艰难的时期,符宗仁还带着妻子上荔枝山等地区,在敌占区甚至秘密开展宣传革命活动,使更多的群众认识革命,参加追随革命。在和舍、木排、南宝、洛基等许多乡镇村庄都留下那深深的足印。

今天去这个村,明天又转到另一个村,并积极推荐发展一批新党员。当时人们只知道他姓符,并不知道他的真名字。

符家又添丁有后,继承香火了。1937年符宗仁和符月光共同有了自己的儿子,起名叫“符那兴”。到小那兴三、四岁时,按风俗有人要给小那兴订门婚约,符宗仁却反对说“恋爱自由,我们是革命家庭,不讲封建婚姻,以后长大再说了。”

忠于党,忠于人民。1939年4月中共林露区委在南宝郎基村成立。符宗仁任区委书记。那日阳光普照,在郎基村前那株高大苍翠的大榕树下,坐着和站着围观的广大群众,每一次宣布与讲话后都响起一阵阵的鼓掌声,大家热情高涨,可见人民群众对党是多么热爱和拥护。

此时,做为区委书记的符宗仁心潮澎湃,感到身担此任,责任重大,任务艰巨。

1940年12月“美合”事件发生,国民党反动势力对琼崖革命进行报复打击,有些队伍分散到大南区继续斗争,有琼崖抗日公学8名学员进入南宝地区,符宗仁得知后赶紧把他们秘密安排到乡亲家里躲避,脱险后又送回了部队。正如琼崖革命组织者领导者冯白驹将军所说的“山不藏人,人藏人”,在革命斗争最为艰难的时候,只有依靠人民群众,革命队伍才能发展壮大,走向胜利。

“白皮红心”反日军间计

还我河山,抵抗日本侵略者。1939年2月开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铁蹄伸展践踏到琼崖各地。此时在危急时刻,在琼崖特委的坚强领导下,迅速在全岛各地燃起了熊熊的抗日烽火,狠狠打击日寇……

1942年,琼崖大南区建立了木排根据地,根据地理位置条件,把南宝设为沟通西路的交通要道。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一个反间计战也在秘密地实施。1941年6月夏季,符宗仁遵照中共临高县委的指示,派共产党员蒙成德和符XX打入日伪军内部,多次为琼崖抗日革命斗争提供有价值而准确的情报,狠狠打击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蒙成德1903年生,临高南宝区上坎村人。1927年参加革命,在南宝地区进行革命活动。1941年6月,打入日伪军内部,当加来治安维持分会警察队副队长。为了取得日军信任,跟符宗仁密谋献计,宁愿损毁自己的家产,要得到日伪军的信任,于6月20日上午,由符宗仁带王俊民(党支部书记)、梁那昌等人到上坎村将蒙成德3间茅房烧掉,并当众宣布蒙成德的“罪状”。次日,蒙成德哭着脸向加来驻点日军告状,日军马上派兵到文代村将符宗仁三间瓦房烧毁。

可是到1944年2月,由于符XX叛变革命,在关键时刻,琼崖抗日独立总队第四支队队长马白山和符宗仁秘商,首先采取通过与蒙成德里应外合,惩办了叛徒符XX,为革命拨掉了一个危险的钉子。当日军怀疑扣留蒙成德后,符宗仁经过深思熟虑周密布置,发动南宝与加来地区的绅士商贾和群众联合签名担保,日军看其他无证据证明于是释放了蒙成德。符宗仁又根据上级指示,让蒙成德继续潜在敌人内部,充当“白皮红心”的特殊角色。为抗日革命斗争胜利立下了战功。

激战突围海艳村

正当琼崖抗战节节胜利之时,1945年夏天,已任为临高县武装基干大队大队长的符宗仁率领100多人队伍驻扎休整在加来墟南部的海艳村,消息泄漏,突然被国民党反动派300多人包围,气势汹汹,欲想消灭这支抗日武装队伍。面对这支像凶狠狼群的敌人,此时有些队员心慌脚软手抖,符宗仁坚定而安慰地说:“大家镇定,不要慌乱,不要害怕!”他命令大家沉着应战,并占下有利地形与敌人展开激烈交锋,顿时小村庄枪声四起,硝烟弥漫。这时正值黄昏,符宗仁机智勇敢与敌人周旋中乘着朦胧的夜幕,重点攻击撕开敌人的一边口子,带着队伍冲出了突围。同年8月,他又带着队伍,有力阻击国民党东英分部,回到南宝地区,在南宝墟受到了人民群众的欢迎。

血染故土

英雄头可断,不可辱。日军宣布投降不久,1945年8月30日,在庆祝抗战胜利之时,厄运却悄悄朝他走来。符宗仁那时正血气方刚,精干历练之年,他长得身材敦实,为人热情大方,平时对南宝地区的乡里乡亲客客气气,平易近人。特别他很眷恋热爱自己的故土和思念广大的父老乡亲。这天符宗仁像平时一样坦然回到村里,一边想修理几条枪支,一边想探望家人与乡亲们,却被国民党反动派早已收买村里的几名恶棍发现,乘他不备忽然下黑手行凶,活生生的他被杀害,立刻倒在那块熟悉的故土上,几名恶棍还冷酷凶残地把他的头割下,拿到加来地区驻点的国民党反动派邀功领赏。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杀一儆百,还把他的头挂在树枝上和挂在车上进行游街。广大人民群众望着那英烈血淋淋的头颅,悲痛掉泪,却并不被凶狠敌人吓倒,反而激起那心中愤怒的焰火……

这位临高南宝勇敢优秀的志士走了,当时他的儿子符那兴还不满八岁。为了防止凶狠的敌人还不死心,斩草除根,在当地革命党员和群众的掩护帮助上,母亲符月光擦干泪水带着年幼的儿子到亲戚家躲避抚养,有时候符那兴还跟着部队,由曾经当过父亲的警卫员符光明背着行军露宿,此外战士们对这个英烈的孩子更是呵护和疼爱。

解放后,党和人民政府关心照顾重点培养这个英烈的遗孤,改名为“符爱民”,学习文化,参加工作,建立家庭,加入中国共产党,如今年到退休,在家安度晚年。

今年81岁的符爱民缅怀父亲符宗仁深情地说:“父亲走得太快了,那时候我还小,也很少看到他,至今他还没有给家里留张遗像和任何东西……”。说着说着,眼里不禁流出咸涩的泪水。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人民英雄永垂不朽!符宗仁跟成千上万的英烈走了,迎来大地那一轮胜利的曙光,他们的英魂永远长存……

图一、符宗仁妻子符月光

图二、符宗仁遗孤符爱民

图三、琼崖纵队老战士符莹(左一)与符爱民夫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