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姐| 数学考零分,被北大破格录取,这个写小楷的女子真迷人!

极目新闻

2018-05-01 15:25楚天都市报官方帐号
关注

她没上过代数、几何,考场上连题目都看不懂,数学自然得了零分,但她的国文却考了满分,尤其是作文写得文采飞扬,娟秀的字体让老师惊为天人。她工诗词、擅书法,在哈佛和耶鲁开授中国昆曲和书法课程,她的德裔丈夫说:我的妻子是中华文化最好的那一部分……

张家小妹

她叫张充和,民国时代“张家四姐妹”中的小妹。

张家四姐妹,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分别嫁给昆曲名家周传玠、语言学家周有光、文学大师沈从文和德裔汉学家傅汉思。

充和是四姐妹中国学功底最深厚,最有才气的一个。梁实秋说她多才多艺,沈尹默对她赞不绝口,她更是一代大师陈寅恪、金岳霖、张大千、卞之琳心中的女神和诗友。

充和深厚的国文底蕴,得益于抱养她的叔祖母识修。

张家祖上是清末合肥籍的淮军首领张树声,识修是李鸿章四弟李蕴章的女儿,嫁给张树声的次子张华轸,张华轸去世得早,识修皈依佛门做了居士,膝下无子,抱养充和当孙女。

前左起允和、元和,后左起充和、兆和

识修名下有庞大的产业,她很少过问田租的收入,却特别重视孙女的教育。

为了寻觅良师,她不惜花几倍的薪金,请举人左先生教充和吟诗填词,请吴昌硕的弟子朱谟钦教她书法。

朱先生专门找来颜勤礼碑的拓本,教充和练字,充和一笔娟秀端凝的小楷就是童年练就的扎实功底。

张充和小楷《杜甫论诗绝句》

充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房中度过的。但孤寂的读书生活,并没有使她性格孤僻。

祖母的佛心与慈爱,让她的心灵充溢温暖,更让她小小的心灵见识了古朴的禅意以及修行的洞彻。

北大破录

祖母去世后,充和回到了苏州的父母身边。

父亲张武陵同样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他不仅请老师教授孩子们古典诗文,还专门聘请了昆曲老师教昆曲。

张家四姐妹自办起文学社团水社,成立了幔亭曲社。昆曲身兼文学和音乐歌舞之美,充和也开始痴迷起昆曲来,相传她夜晚常常一个人在兰舟上唱昆曲。

芳华岁月

1933年,三姐兆和与沈从文在北京结婚,充和去参加婚礼,家里人劝她考大学,她开始到北大旁听备考。

考试那天,家人细心为她备好圆规、三角尺,但出考场后她连说“没用”,因为她连题目都看不懂,数学自然得了零分。

但她的国文考了满分,尤其是作文《我的中学生活》写得文采飞扬,受到阅卷老师的激赏。

试务委员会爱才心切,力排众议,破格录取了这名偏科生,可惜后来充和因患肺病休学,没能拿到北大学位。

抗战爆发后,充和去到重庆,结交了沈尹默、章士钊等名士,并师从沈尹默学习书法。

张充和 小楷《望江南词》

在重庆那段时间,哪怕是经常要跑警报,她仍然坚持书写,防空洞就在桌子旁边,她端立于桌前,一笔一画地练习小楷,警报声一响,就可以迅速钻进洞中躲避。

如意郎君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充和最初为大众所知,是源于一段情事,情事的男主角,就是写下这首诗的著名诗人卞之琳。

卞之琳苦恋充和,是当时文学圈公开的秘密。他持之以恒地给她写信,苦心收集她的文字。

但充和却觉得诗人性格不开朗,孤僻敏感,属于“不能惹,一惹就不得了”的类型。

对充和表示好感的男士,还有不少当时的达官贵人和名流,但他们都没能打动充和。她喜欢性格开朗单纯的人,她后来选择的傅汉思就是这种类型。

傅汉思是美籍德国人,当时在北大西语系任教,精通德、法、英、意多门语言,和充和一样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了爱。

1948年11月,充和与汉思喜结秦晋,次年1月,他们在上海搭乘戈顿将军号前往美国,她带的行李很少,却随身带着古砚、古墨和毛笔。

醉心传统

充和赴美后,先是任职于加州伯克利分校的东亚图书馆,后来在耶鲁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书法二十余年,课外兼授昆曲。

半个多世纪以来,她的昆曲足迹到过二十多个大学校园,包括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加州大学、多伦多大学等,常常是傅汉思教授讲解,充和亲自登台示范。

1956年,她和汉思抱养了第一个孩子,取名以元。1960年,他们又抱养了一个女儿,取名以谟,纪念她从前的启蒙老师、考古学家朱谟钦。

对以元和以谟,她视同己出,倾注心力。照顾孩子之余,她仍然挤出时间,醉心于昆曲、书法和绘画。

她的书法各体皆备,一笔娟秀端凝的小楷,结体沉熟,骨力深蕴,被誉为“当代小楷第一人”。

由于长年养成的书写习惯,年老时,她手臂上的肌肉仍有如少女般有力。

她爱旧物,家中珍藏着乾隆时期的石鼓文古墨;她爱美丽,衣橱里挂满了各色材质不同的旗袍;她爱花草,亲自侍弄的小园里,种着香椿、翠竹,芍药花开得生机勃勃。

身为汉学家的傅汉思曾经这样写道:“我的妻子体现着中国文化中那最美好精致的部分。”

颠沛流离中,处变不惊

世事巨变下,淡然安静

2015年6月18日,一代才女张充和在美国去世,享年102岁。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