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健身私教行业奠基人——黄慎坚

健与美

发布时间: 18-04-2711:33

说起国内体适能、私人教练培训,“亚体”可能是人们想到的第一个关键词。“亚体”全称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这所学院自1992年在香港创立,至今已经26年了。在这26年的风风雨雨中,创始人黄慎坚把它从香港开到了内地,也把私人教练及体适能的概念带入内地,伴随中国健身行业一起发展,让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在中国健身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美国启蒙,在澳大利亚发芽,在中国开花结果

上世纪 90 年代初,一个从澳大利亚回港的年轻人开始了他在健身行业的探索。他担任过美国奥运田径队的研究员、管理过海外大型连锁俱乐部、开过一间红及全香港的时尚俱乐部、还创办了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Asian Academy for Sports & Fitness Professional,以下简称 AASFP),他把体适能及私人教练的概念带到了内地。他就是黄慎坚,一个拥有无限活力的健身人。

美国篇:积基树本

黄慎坚出生在香港,但是从小就和家人去了美国,在美国完成了中学和大学的学业。从小就热爱运动的黄慎坚还曾参加过全美中学生羽毛球比赛,并且获得了全美排名第四的成绩。由于在羽毛球上的优异表现,黄慎坚拿到了俄勒冈大学的体育全额奖学金,他是这所学校第一个获得全额体育奖学金的华人。

由于种种原因,黄慎坚在读本科时不得不放弃自己喜欢的运动相关专业,转而攻读市场管理。但事情在他大学毕业那年出现了转机,俄勒冈大学在这一年新开展了一个关于运动及体适能管理的硕士研究生项目(据悉,俄勒冈大学是全美国第一家开设该项目的院校)。有管理学背景优势的黄慎坚顺利地申请到了这个项目。

(黄慎坚Kenny 俄勒冈大学毕业照)

体适能管理专业虽然归属于健康与运动学院,但它所教授的内容与传统意义上运动学院的基础课程完全不同,它更像是医学院的课程,不是教你如何跑步、如何打球这样的运动技能,而是教你人体解剖,让你学习人体肌肉构成。“从这里就能感受到‘专业’这两个字,”黄慎坚强调,“不得不说美国人对待任何事物都非常专业。”

(黄慎坚Kenny 俄勒冈大学毕业照)

在研究生学习阶段,让黄慎坚印象最深刻的一门课程是 technicalrelaxation(放松技术)。看到这门课程的名字,黄慎坚和大部分人一样,觉得只要躺在那里,学习一下如何放松就好,但情况恰恰相反。一本拳头那么厚的书,只有很少一部分是讲如何放松,其他都在讲理论,讲人体的神经系统。“他们认为,你要学,就要先把理论弄清,就要从大脑开始,了解你的大脑如何控制身体、如何指挥神经系统让身体放松。这些理论知识就好比我们说的基本功,基本功打的扎实,以后学跑步、健身等等就变得很容易。现在很多人都只是在学习动作的表面,只知道这个动作练胸,那个动作练肱二头肌。但是我们学的不一样,我们是从源头学起,学习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肉是如何工作的,一个动作是通过哪些肌肉协同工作做出来的。”美国对于运动的专业态度,给黄慎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在未来的工作中深深地影响着他。

(黄慎坚Kenny 俄勒冈大学毕业照)

在取得运动及体适能管理学硕士学位后,黄慎坚随即应邀担任美国奥林匹克田径队技术专项研究员。在任职的四年时间里,黄慎坚隶属于技术支持团队,“不是说教你跑步,你就能跑得更快。美国体育运动之所以那么发达是因为他们有科学的训练方法,这是通过大量数据分析研究出来的。当时我们为美国奥运田径队的很多奥运冠军都做过提升运动表现的测试和数据分析,分析结果对他们的最终表现可能就只有一点点提升,但是这个一点点的区别可能就是奥运金牌和银牌的差别。那时候我们所做的事情真的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

“训练不仅仅是运动员自己的事情,美国每一个运动员背后都是一个超级大的团队,有教练团队、物理治疗师、医生、营养师、心理治疗师等等。这个团队的工作就是为这些运动员提供支持,保障他们在奥运赛场拿到最好的成绩。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坚定地认为,无论做什么,一定要打好基础。如果没有良好的基础,无论你怎么做,都永远不会有所提升。”

黄慎坚坦言,他很幸运,美国给了他很多机会,让他看到并了解到了很多国际级高水平运动员的训练模式,而这些经历让他对运动及体适能、健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在他以后职业道路的选择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澳大利亚篇:新征程,新挑战

“我觉得我可以有一些新的挑战。”在结束了一个奥运周期的工作后,黄慎坚来到了澳大利亚,开始了一段人生的新征程。

初到澳大利亚的黄慎坚感慨于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不一样。“珀斯是澳大利亚西边最大的城市,虽然非常漂亮,但也真的非常无聊。澳大利亚比美国人口更少,因为人少,那时澳大利亚所有的商店、餐厅在下午5点钟就打烊了,所有的店铺5点以后都没人了!”

(澳大利亚工作)

黄慎坚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差不多5年,不同于在美国时与健身行业间接接触,这五年他在澳大利亚是真正进入了健身行业。黄慎坚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珀斯最大的一间连锁俱乐部里做前台。“还记得当时是老板对我进行的面试,他看了我简历上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后问我是否愿意从前台开始做,我当时想都没想就说可以,当时他还非常惊讶,又问了我一遍,我还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可以,他很惊讶地问我为什么,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有人拥有这么漂亮的履历却愿意从最基础的职位做起。”黄慎坚认为到一个新的地方,从低做起有很多好处,可以了解最基层人员真实的工作状态,各个部门的运作模式。面试结束前黄慎坚还曾和老板立下志愿 :“虽然从前台做起,但我可以肯定,在三个月内,我一定可以成为你这个俱乐部的经理。如果三个月没有做到的话,一代表我的能力不够,二有可能你不会欣赏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留下来就没有意义。”于是,黄慎坚第二天就入职了。

(澳大利亚工作)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黄慎坚所预想的一样,3个月不到他就成为了这间俱乐部的经理,不到一年就做到这个连锁俱乐部的区域经理,一年后晋升为整个公司的培训部主管。老板经常和员工、客户讲黄慎坚的故事,当时在所有面试的人里,黄慎坚是各方面条件最好的一个,但他也是惟一一个愿意从前台做起的人。“我现在看到很多人大学毕业找工作就要求,我就一定要做一个什么样的职位,我一定要多少薪资,我应该是管理层,我要……其实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

黄慎坚工作的这个连锁俱乐部一共有8家分店,每间分店都有100名以上的员工。“我的工作就是做全集团的培训主管,要设计很多不同的课程、培训,最重要的是给教练进行系统化培训。”在这5年多的工作中,黄慎坚一点一点地积累工作经验,为后来开办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健身学院埋下了伏笔。

中国篇:厚积薄发,开花结果

上世纪80年代末,黄慎坚受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邀请回到香港做顾问,帮该公司做俱乐部的相关项目。“他们要做的不是普通健身俱乐部,而是超高档的。我需要帮他们规划,帮他们做艺术设计,帮他们培训员工,所有的一切要一步一步帮他们去做。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挑战。”

(上世纪90年代,在香港接受媒体访问)

1990年前后,黄慎坚结束了俱乐部顾问的工作,和朋友一起在香港中环开了一家一千多平方米的健身房——THE GYM。作为香港第一家商业健身房,THE GYM在当时绝对是一个新事物,完全不同于香港以前的传统健身房——铁馆,它让香港市民第一次知道原来健身也可以这么时尚。当时的香港媒体就报道过,如果你想看型男靓女,不是去酒吧、不是去咖啡厅,而是去THE GYM。THE GYM可以说是当时香港的时尚代名词。

THE GYM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采用全进口器械,并聘请了在国外有丰富教学经验的教练。当时THE GYM的目标客户群是海归及社会中上层人士,因为留学回来的人,大部分已经养成了健身的习惯,并且他们不习惯当时香港的“铁馆”。“中环那时没有正规的专业俱乐部,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所以就在中环这个市中心地带开了一家。”黄慎坚始终认为做生意要赚钱,但是做生意绝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因为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有激情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全力去做这件事情。一说起THE GYM,黄慎坚表现得十分兴奋,他总是在说,当时的THE GYM并不仅仅是一家企业,它更像是一个大家庭。THE GYM的会员,对于黄慎坚来说,也不仅是会员,更是朋友。

整个俱乐部,不论是前台人员还是老板黄慎坚,都可以在会员到店的第一时间准确叫出会员的名字,还会热情地打招呼,让会员有被尊重的感受,而这种感受不是那种冷冰冰的服务可以比拟的。细致周到的服务,带给俱乐部的是巨大的会员忠诚度。俱乐部经常聚餐,但聚餐的发起人却不是俱乐部或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而是会员。情况往往是这样,当会员结束一天训练后,会招呼一声“今天谁吃饭?”然后大家就会相约一起去吃饭。“会员首先是客人,之后慢慢成为了朋友,成为了一家人。”黄慎坚反复提及“一家人”,他认为俱乐部是服务行业,所以就应该以服务为本。如果会员每天精神饱满地来,面对的却是毫无反应的前台、冷漠的教练和敷衍的工作人员,那么,会员就会慢慢对这个俱乐部失去兴趣,不会再来了。

“当时有很多明星都是我们的会员,如杨紫琼、吴君如等。”黄慎坚回忆道,“因为以前在美国田径奥运队时,每天都能见到顶级的体育明星,我非常明白明星的苦恼,他们在聚光灯之外更愿意有自己的一方空间,所以对于THE GYM的明星会员,我并没有当他们是明星,到了THE GYM,他们就是一个普通的会员,他们有自己的空间可以做真正的自己。”

在当时的香港,THE GYM可以说是一个潮流指标。如果你是很潮、很in的年轻人,你要去 THE GYM,因为这代表你的格调;如果你要社交,你要去 THE GYM,因为你在这里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整面整面的窗户让整个俱乐部的运动区域洒满阳光,随处可见的绿植又为俱乐部带来了无限的活力,THE GYM就是这样一个时尚的聚集地。

THE GYM在当时可以说是甲冠全港,但开了没几年却停业了。说起停业的原因,黄慎坚也不胜唏嘘, “停业这个决定是我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做的,原因有很多。香港的租金真的非常高,当时俱乐部做了好几年,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做得非常好、很成功,但是租金不断上涨,我们赚到的大部分钱都用来付了房租,既然这样还做来干什么,所以就停下了。香港有很多行业做不下去的原因都是租金太高。”

“俱乐部停业到现在已经 20 年了,回到香港,当时的会员们还有聚会。”黄慎坚讲到这里身子微微前倾。“他们问我为什么不再开一家俱乐部,我的回答是,我觉得人一生的每个阶段都要做不同的事情。因为现在我要做好这个学院,就要保持专注、保持激情、全力投入,不贪多。You believe what you do and you are happy what you do, You are passion what you do and you have the heart to do it.我觉得任何人如果想要做好一件事情都需要这样。”

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就是那颗飘香十里的果儿

在开办学院之前,黄慎坚曾为了解香港的健身市场,亲自走访过香港几乎所有的健身房,去和健身房的专业人士交流。他发现当时香港的健身房的数量其实并不少,但是几乎所有俱乐部都面临同一个问题——找不到专业的健身教练。那时候的香港没有关于健身人才的专业标准,都是老板发现有人肌肉结实就把他招来做教练,所以当时的教练基本都是一些看起来肌肉发达的退役运动员。

(THE GYM团队合影)

“我们做俱乐部时有很多专业人才,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其他人也需要这样的专业健身教练,但是他们并没有,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从发现这点开始,黄慎坚就坚信健身行业在当时的香港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但还是需要提升这个行业的民众认知度、扩大这个行业的规模。但是在此之前,首先要做的是给健身行业定一个行业标准。就这样,在1992年黄慎坚成立了亚洲运动及体适能学院。

说起学院的名字还有一个小故事。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的英文Asian Academy for Sports & Fitness Professional, 简称AASFP,当时有很多朋友问黄慎坚,为什么第一个A是 Asian而不是 American,毕竟黄慎坚在美国长大,在美国求学,所有的知识都是在美国学习得到的,叫American Academy for Sports & Fitness Professional也很合适,而且American在当时会给人一种洋气、高端的感觉。但是黄慎坚却很坚定地选择了Asian。“我自己虽然在国外长大,但我是一个中国人。所有人都觉得美国是最好的,我认为亚洲人可以做得更好,中国人可以做得更好!所以我的学院要叫亚洲运动及体适能专业学院。这个意义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黄慎坚说起学院名字的由来时很坚定。“还有叫亚洲,是因为我们学院的目标就是亚洲区,因为每一个行业在每一个国家、地区、城市的发展、历史及表现都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一个地方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所以人们的接受程度、接受内容都不一样,没有一个东西是适用于全世界的,所以我们叫亚洲,而不叫世界。”“我们是全亚洲第一个,到现在也是惟一一个为健身教练提供体适能培训的学院。”

(上世纪90年代香港健身俱乐部)

1992的AASFP只有一个课程,因为当时在香港没有私人教练的概念,所以当时的这个课程就给私人教练定下了一个专业标准。在AASFP刚成立时,是全英文授课,教材也是从国外引进的原版英文教材。但是经过了 1~2 年的培训后,黄慎坚发现如果想要普及健身教练的专业培训,就需要把培训课程本土化,而本土化的第一条就是要用母语教学。自此开始,黄慎坚就决定要翻译教材、培训中文讲师。在AASFP开办了大约2年左右,黄慎坚对于香港的健身行业、健身市场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并且对于市场需求有了更准确的把握。健身学院不仅要培训健身教练,更重要的是看学员毕业后能不能用他在学院所学到的知识,帮助他的老板提高俱乐部的服务水平、服务质量,并且由此带来俱乐部收入的提升。黄慎坚很关注学员们毕业后在俱乐部的工作反馈,并且和俱乐部保持着密切联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及时了解俱乐部真正的需求,才能根据需求调整、新增课程。“我们的学院不是简单的提供一个A餐、B餐、C餐来让学员选择,而是要真的了解这个市场、了解俱乐部的要求,之后才有针对性地设置课程。”

(上世纪90年代香港健身俱乐部)

到2017年,AASFP已经成立 25年,在亚洲,包括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和地区,已经有超过50个城市设有培训课程,超过20万学生学成毕业,“单单是亚洲,就需要我们认真了解每一个设有培训课程的城市,只有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为不同国家、地区、

城市来设计课程。”黄慎坚认为,在现今及未来,中国都是亚洲健身市场中最大的一个。因为中国不仅地大物博、人口充裕,而且现在中国经济腾飞,政府倡导全民健身,所以中国未来在健身及其相关行业的发展会势如破竹。

我们要做行业领导者,引领行业发展

亚洲运动及体适能学院在2002年进入内地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发生的。2001年,黄慎坚因为在美国奥运田径队的经历,受邀到北京体育大学举办讲座。黄慎坚分享的关于科学训练的理念和经验引来学生们阵阵掌声。这次北京之行,黄慎坚接触到了中国运动科学学会。“他们觉得我做的事情对内地健身行业也很有意义,因为那时候内地还没有人听说过私人教练,也没有人听说过体适能。”可以说私人教练、体适能,这两个概念是黄慎坚和AASFP带到内地的。

(2001年,北京体育大学公开课 )

2002年的内地,健身市场就是一张白纸,它就像10年前的香港一样,健身行业刚刚起步,但是内地的市场比香港大了几百倍。也就是在这一年AASFP在内地安家落户。

在2002年的香港,有80%的俱乐部都在雇佣亚洲运动及体适能学院毕业的教练,在其他地方如新加坡的俱乐部也是一样。但是在内地,AASFP 只是一个刚刚开始起步的学院,不论在其他地方有多成功,但是在内地这个新的市场,一切都要重新开始。“这就像是我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份工作,从低做起,从头开始。其实,不怕重头再来的心态是很好的,这就是我的性格。”刚进入内地的时候,黄慎坚只是在京温大厦租了一间只有 20 平方米的小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只能摆下两张桌子。当时黄慎坚的团队有四个人,只能一个出去,一个再进来。

2002年北京第一期专业体适能教练课程

进入内地的第一年黄慎坚就遇到了挑战。当时进入内地的第一个课程是和中国健美操协会及中国运动科学学会一起合办的,只有二十几位学员,但最后通过考试拿到证书的学员不到一半。为此黄慎坚接到了很多投诉,学员们认为黄慎坚就是过来骗钱的。“他们说,在全中国都是交钱就给证书,虽然我不太了解当时的内地,但是我认为做学院,就是要培训学员,只有达到一定标准才可以颁发证书,这也是我们坚持了20多年没有变过的一个标准。”一年过后,黄慎坚却开始不断接到俱乐部打来的电话,俱乐部主动联系要求推荐已经毕业的学员去俱乐部任职。之后就如雨后春笋般,每一天都会接到许多俱乐部的联系电话。黄慎坚很好奇,就回电询问。俱乐部回答说,他们请过一个亚体毕业的学员,他和其他教练完全不一样,非常专业并且服务意识非常强,希望多一些这样专业的教练。“之后越来越多的俱乐部主动和我们联系,也是从那时开始,很多俱乐部开始派他们的教练来学院学习。”黄慎坚说到这里很自豪。

(2005学院照片)

内地的健身行业、健身市场和香港有很大不同,因此,黄慎坚为两个市场安排了不同的培训课程。行业和市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AASFP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改善自我,教材从 1992年到2018年,这26年的时间里由黑白到彩色,已经经历了15次改版。其中,2016年推出的PFT 2.0,更是重新调整了教学逻辑,更改为场景式教学。“每一个细节都在改进,每一个课程都在不断更新,刚开始我们只有一个项目,但是到现在我们已经有了 30 多个不同的项目。培训体系越来越细化,因为市场越来越细化。十多年前都没有听说过普拉提,但是现在很流行普拉提。这个行业每年都在变,如果你不变就会被淘汰。我们要引领行业去改变,而不是被动去改变,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2016年学院照片)

和竞争对手共享这块有中国特色的健身“大蛋糕”

黄慎坚认为授课、考试、拿证仅仅是学院的一部分。学员拿到证书,这仅是一个开始。从学员踏进这个行业开始,学院如何一直支持他们在这个行业里发展,这才是更重要的。因此,黄慎坚从2004年开始举办AFEEXA交流会,邀请国际讲师分享最新的训练方法,最新的训练理念。最终目标就是为学员们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不论这个学员是否毕业,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流并且获得新的知识。

(AFEEXA交流会)

为了帮助学员学成之后能有更好的发展,一方面AASFP通过与不同的国际专业培训机构合作,提高证书的国际认可度;另一方面,AASFP通过了国际注册体适能专业教练联合会(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Registers for Exercise Professionals,ICREPs)的严格审核,被委任为亚洲区“惟一认可培训机构”。现在,所有AASFP高级私人体适能教练都有资格成为国际“注册体适能专业教练(REP)”。

黄慎坚认为,作为学院支持健身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必要任务。他发现在中国没有机构统计目前中国的行业数据,所以从 2005 年开始,AASFP 每年都会做一份行业报告。让人们清晰地了解健身行业的发展状况。

2007 年是中国健身行业一次井喷式的发展。黄慎坚认为在2007年之前,只是一个市场的过渡期,因为私人教练没有教学经验,俱乐部没有管理经验。但在2007年之后,俱乐部可以清楚感受到私人教练服务所带来的额外收入,所以从这个时候开始,俱乐部希望有私人教练存在。现在,在大城市,健身行业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了。但是在二三线城市,健身行业还在发展、适应阶段。

(AFEEXA交流会)

随着健身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健身学院相继成立。黄慎坚却认为竞争其实是好事,尤其是在有实力的时候,有竞争才能明晰不足,才能进步。“我们现在每个月课程都是满的,因为中国这个市场超级大,无论有多少个竞争对手,其实这个市场都做不完。但你对市场的未来要非常敏感,知道这个市场以后发展的方向。这个市场不是我们能够预计的到的,很多人以为第一年是10%,接着第二年就是20%,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第二年可能就100% 暴增,这就是中国特色。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大,经济越来越好。当所有人都想做一件事情时,就会突然一下增长许多。单是2015~2016 年的报告,中国就增长了 30%。30% 很多人以为很多,我肯定今年有可能会超过 50%~60%。北京有超过90个俱乐部开业,上海有超过 100 个俱乐部开业,杭州有超过150个俱乐部开业。当我看完这些数据后都在惊叹。健身行业的成长超出我们的想像,然而,这一切都在真实地发生着。这行业很刺激,但我希望将来这个行业会更专业、更规范、更有标准。”

与美国“私教之父”的高德曼博士

2007年,黄慎坚IHRS亚太论坛 演讲

(2009年,黄慎坚获中国时代新闻人物影响中国第九届中国十大杰出成就奖)

(2009年,中国健身产业风云榜)

2017年黄慎坚回访母校美国俄勒冈大学

2017年,在俄勒冈与Tinker Hatfield(Air Jordon总设计师)合影

2017年,黄慎坚回访母校,与硕士导师Dr. Lois Youngen重逢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