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泛滥和画质缩水后 广电反攻互联网视频

贾敬华

百家号04-2208:40

海量互联网免费内容已经成为历史,无论是互联网视频,还是互联网音乐,这些内容都需要付费购买会员服务才能使用。最近两年,互联网内容付费渗透率逐渐提升,互联网平台的优势正在淡化。

一直以来,以乐视、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喊出打倒广电系的口号。几年过去了,视频内容开始付费,广电系开始反攻互联网视频行业。在这场激烈的角逐中,互联网视频平台还有多少胜算?

互联网视频服务缩水:广电系反攻的机会

五年前,国内各大卫视的热播剧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免费的资源,欧美刚上映的一些大片,也能轻松下载。正因于此,收费“高昂”的广电服务被消费者声讨。在有线电视由模拟时代迈进数字时代后,收费也由过去的每月十几元,上升到每月几十元。

以笔者所在的山东地区为例,模拟有线电视信号费每年180元,而数字有线电视信号费每年360元。正因于此,在互联网充斥着大量免费内容后,很多消费者都把家中的有线电视服务停掉,购买一台互联网盒子观看更丰富的内容。在此前的几年中,互联网盒子几乎霸占了大多数消费者的客厅。

事实上,类似的情况不仅发生在山东,国内各个省份的有线电视用户数量自2014年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有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第二季度,我国有线电视缴费用户流失了758.9万户,三分之一有线电视用户已经不再缴费。不过,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很多省份的有线电视用户规模开始小幅上涨。

有线电视用户流失三年后,首次迎来小幅增长,这是为何?具体来说,有线电视用户规模增长,一是监管政策落地,让很多不符合政策规定的互联网盒子退出市场;二是内容和服务方面,互联网视频服务开始缩水,这给了广电系一个反超的机会。

在内容方面,互联网视频平台的内容优势已经不在。尽管爱奇艺、优酷土豆等互联网视频平台推出了自制剧,但内容太少。而热播剧采购剧本一路攀升,持续烧钱的视频网站已经无力购买内容,只能盗播电视台的内容。更重要的是,视频网站需要购买会员才能观看热播内容。既便是购买了视频网站的会员,泛滥的广告,和卡顿的体验,是很多用户逃离互联网视频平台,重新回到广电系怀抱的一个原因。

广电系和运营商夹击:互联网视频迎来寒冬

众所周知,互联网视频平台的崛起,与外卖、网约车的崛起一样,都是用“免费”聚拢了大量用户。眼下,广电的有线电视收费标准与互联网视频平台几乎没有差距,一些互联网电视的会员服务费甚至高于广电。与此同时,三大运营商推出了免费的IPTV业务,互联网视频正遭遇广电系和三大运营商的夹击。

通过对比会发现,互联网视频服务在价格上已经没有任何优势。目前,乐视电视的会员服务费是490元一年,爱奇艺互联网电视的会员服务费是498元一年。而广电系的有线电视服务,通常是360元一年,如果加上点播服务大约在480元左右。不难看出,在价格方面,互联网视频服务与广电系的有线电视旗鼓相当。不过,广电系在内容方面的优势,已经超过了互联网视频平台。

虽说这几年互联网视频行业的版权大战已经偃旗息鼓,但视频内容的采购成本已经非常高。援引媒体报道,从2012年至今,主流大剧的平均制作成本上涨超过8倍。以2012年火遍全国甚至在日韩美引起广泛讨论的《甄嬛传》来说,当时单集的制作成本只有80万左右。乐视只花了2000万便拿下了《甄嬛传》的独家网播权,卫视的采购价也只有95万每集,76集总共的采购价只有7220万。五年后的2017年,同一作者、同样题材和同样制作规格的《如懿传》被腾讯视频拿下,单集的采购成本达到了令人咂舌的900万,全剧总的采购成本达到了8.1亿元。

由于视频内容采购成本一路飙升,持续烧钱的视频网站已经无力购买热播剧。在爱奇艺、腾讯和优酷等视频网站,一些热播剧都是盗播的,画质粗糙而且一些剧目甚至会出现电视台的标识。另外,互联网视频平台每部热播剧也有90秒甚至更长的广播,与电视台已经没有了区别。在同一起跑线上,互联网视频平台的体验已经输给了广电系。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就是,三大运营商最近在大力推广IPTV业务,变相免费送给用户,这对互联网视频平台形成了冲击。当然了,运营商IPTV业务免费赠送,对广电系也构成了威胁,但对视频平台的冲击更大。显然,互联网视频已经被广电和三大运营商夹击。如果再找不到更新的模式,互联网视频行业将迎来又一个寒冬。

写在最后:互联网视频内容付费已经是趋势,因为免费本身就不是一种健康的商业模式。客观来说,互联网视频与广电系的角逐刚刚开始,三大运营商免费的IPTV业务更像一个搅局者。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互联网视频平台与广电在内容上没有差异化优势,随着监管政策的严厉,互联网视频行业的这个冬天不仅更寒冷,而且更长。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