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价值观的算法下岗了:从“千人千面”回到“千人一面”

航通社

百家号04-0519:50

本文为“航通社”(ID:lifeissohappy)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1

快手和火山小视频几乎成了短视频版新华社。

还不知道的,现在快去看看吧——不过不要在安卓应用商店搜索,因为现在暂时下架了,你找不到。

打开界面,顶端一个通栏横幅,红底金字的整改措施,既像罪人如泣如诉的忏悔,又显出改过自新的强烈欲望。快手在横幅上没啥空间可以施展,只好选了一个稚拙的字体,像是歪着脑袋听老师训斥的孩子。

往下翻,给你推荐的是所有人都要关心一下的祖国新貌,大国重器,厉害了我的国。

宿华曾对自己的新员工说,快手不做频道分类,一个信息流向下滚,永远滚不到底。“我们拿下了7亿的用户量……1.2亿的DAU可以证明这种产品逻辑没错。现在有哪一个进行了频道分类的内容平台达到了这样的日活?”

而今天,这样迎合市场需求并得到验证的产品设计,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苦果:快手以及模仿其产品设置的火山和抖音,根本没有其他空余地方专门放置“新时代”视频,以满足监管需要。他们只能乖乖把唯一的主信息流让出来。

这信息流不再是根据你之前看的社会摇还是美女蛇而量身定制,不管登录与否,大家看到的是一样的内容,连顺序都没变,彻底从千人千面变成了千人一面。

再往下看看,咦?怎么原先能连续刷一个小时的信息流,现在只滚动到第9屏就到底了?没错。因为算法没有价值观,所以算法要下岗;而人工智能现在也没有了智能,光剩下人工了。

2

快手和火山这两天被各大央媒轮流批判,但改成现在这种忠心耿耿的样子,也就是今天上午的事儿。那么昨天发生了什么关键性的事情呢?

昨天下午6点多,我的微信群里蹦出广电总局“严肃处理今日头条、快手传播有违道德节目问题”的新闻。打开一看,不由吃了一惊:里面赫然写着“停止新增视听节目上传账户,全面排查现有账户”。

此前一直没注册过快手、火山和抖音的我,吓得马上拿起手机,注册了帐号以后又把摄像头盖住,拍了一个黑屏的短视频传上去。这样……自己也许就算作是老用户,能在今后保住上传视频的资格了?

但即便我真的以后能保住传视频权限,也不能指望自己的视频什么时候能放出来,有个准信儿。因为在快手和火山的整改规定中,最后一条是相当恐怖的:

“网站节目的上传总量和上线播出总量,应立即调减至与网站审核管理力量相匹配的规模,确保未经审核的节目不得播出。”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如果所有的——我的意思是——所有的内容分发系统都遵守这条惩罚性规定,有多少人审核就有多少节目的话,这意味着我们能看到的内容总数可能会锐减到现有的起码1/10。

甚至更少。

3

我知道头条去年在天津招了2000名审核员(党员优先),而且现在应该有扩招。但头条产品线庞大,这些审核员估计仅仅审查现有的头条号图文信息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留给火山小视频和抖音的审核力量应该不够大。

至于快手……2017年5月有文章称(我也不知道他这个数字来自哪里),快手有500名审核员。这……好像清华科技园B座多租一层就能全装下来。这哪里够用的?

归根结底,还是张一鸣和宿华这俩技术信徒,太希望节省人力成本了。本来就希望用最新的技术,让内容分发赶上时代节奏,别老是依赖10年前的系统,这下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我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门户网站当编辑,每天上班前两个小时,雷打不动,要从别的新闻网站复制消息,贴到自家系统,然后再排版,排位置,做题图,修改标题。这工作做得时间长了,人都在流水线上,表情呆滞,动作单调。我出来的时候,心里其实是带着想要彻底改变这个行业的强烈愿望的(虽然最后实现这个愿望的并不是我)。

所以,我既感慨过去的工作被机器替代,更感激后人没必要受这份罪。而去年从网易副总编的位置上跳去快手的曾光明,恐怕心里有着和我差不多的冲动。

别的不说,算法工程师可以说是现在皇冠上的一颗明珠了,这两家的技术人力储备都是砸了重金的,现在你让他用世纪之交Web1.0的方式,堆人头去做信息的分发,那这玩意还有什么技术含量?怎么跟投资人炫耀,而自己又怎么做的下去?

4

互联网服务的提供商,敢于设立论坛、微博、朋友圈这样的平台,敢于采用UGC方式,让每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导演,都能记录生活记录自己,靠的是最基本的对人性的信任,对法律和道德的信任;靠的是相信大多数人能遵守平台规则,相信大多数人上传的东西都是人畜无害的。

即使规则做得复杂一点严格一点也没啥问题,只要不是白名单,先审后发,其实就说明这些服务商对人性继续保有信心。

而在发布、审核、推广这些所有过程中,尝试用算法替代人力,不如说是一次更大的对人性的赌注。敢于采用算法替代的团队,即使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心里也是预设了社会有健全的运行机制,而民众也有理性的心理和常识。

扎克伯格说,如果在他上学创业之初,跟他说,他的使命是阻止外国干预大选,他打死都不信。他直到去年才认为自己的产业对选举和政治的走向有影响,并要为此负责。

这也许是因为极客书呆子们除了技术能力之外的心思都挺单纯的,觉得世界足够美好,而他们成长过程中相信也不会感受到太多来自社会的阴冷恶意。

这也带来一个附带影响,就是他们在把自己的产品推向市场时,都假设社会会以善意来对待,以他们期待的方式来利用。其实不然,很多时候,都是社会看在他们属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情分上,勉为其难地为他们擦屁股。

指望不了微博微信自己删除谣言,就官方做个辟谣平台;看着共享单车占道经营,只能自己出动城管挪车;西方国家看着极端组织上传视频还能赚广告费,只能在主流媒体加大宣传力度。

5

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算法快快长大,等待算法像真人一样智能,真的能节省下那么多人力物力,润滑社会运行成本,带来生产力的极大提升。

现在,等不下去了。社会的耐心似乎到头了。就像多数女孩子有耐心让自己老公失业大半年,但极少有像李安太太那样的,可以连续六年养着在家不知瞎捣鼓什么的老公。

美国的议员们怒吼着叫扎克伯格出庭作证,欧洲多国要求社交媒体2小时内删除涉恐信息,相比之下我们这一记击向短视频平台的时代铁拳,其实并不特立独行。

在整个世界,算法都在退缩。也许,这就已经是人工智能发展到一两年前的小高潮之后,正在再一次陷入低谷潜伏期的证据。

但是这一次和以前还是不一样的。我们在机器学习的理论和实践方面都已经初窥门径,我们不再像80年代做顾问系统时候那样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使用算法其实正在拯救大量内容审核员的时间和精力,只是它们仍在路上,还不够成熟。

看戏和幸灾乐祸是尤其要不得的,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抱有踩着别人上位的心思,除非你跟人工智能和算法有仇。

我认为,既然任何单独一家公司的审核技术都不一定能让社会和有关部门满意,业界应该趁这个机会携起手来,从单打独斗变为全行业共享资源,将各自积累的审核原始数据和技术经验综合起来,加速机器审核替代人工的进程。

既然审核系统在任何国家,任何地方都是必要的,它就应该成为一种行业共享的基础设施,而不是让它成为新的小公司创业路上的拦路虎,更不可借着现在可能领先一点点的相对优势以邻为壑。

我相信这次处罚——即使已经严厉到如此程度——依然是对事不对人的。整改,就意味着还是有机会改好的。等什么时候机器能更像人一样火眼金睛,错判率减少了,它是有机会重新上岗的。

我仍然希望算法能快快长大,正如我仍然相信人性的美好。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