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应用要落地?这三个问题必须先解决

航通社

百家号04-0418:50

本文为“航通社”百家号约稿,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目前为止,大家对区块链非炒币的应用方向,最常见的一个想象是:发挥其忠实记录,可追溯,并且不可逆转的特性,可以避免冒用身份的情况,或者确定事件发生时的责任谁属。

即使我们成功的解决了任何可能的系统故障并且大量降低了耗电,也还有三个可能的问题,阻碍区块链替代现有解决方案。要想成功实现新产品对原有产品的颠覆,就必须让新产品能够解决原有机制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但下面要说的三个问题,其实用现有的方法,都比用区块链反而更符合人们的需求。

今年愚人节,蚂蚁金服推出了一个想象中的区块链产品,通过在车上刷特殊材料的油漆,来确定车辆碰撞时的责任,区分碰瓷,以及通过出让路权的方式,让周边的车辆在紧急时刻为自己让路。

很显然目前的技术是达不到这样的程度的。不过目前已经有部分上线使用的区块链应用,主要都是为了追溯来源。

例如淘宝为海淘的奶粉准备了每一罐都独一无二的二维码,通过淘宝APP扫码之后,可以发现这个奶粉到底在什么时候,经历了什么厂家和工序的记录。

但问题是,因为查询奶粉来源的过程,只能通过淘宝App来实现,而整个技术并非开源,所以假设淘宝App的运营者有意造假(可能性极低)或者淘宝App被仿冒(可能性稍高),随机给我们编造一些数据呈现在客户端,作为消费者是看不到什么区别的,这个结果就只能仅供参考。

那么我们又是依靠什么来确信淘宝应用的运营方,也就是阿里巴巴不会造假,或者确定我们安装的是正规的淘宝应用,也即应用商店不会造假呢?又是只能依靠我们的常识和无来由的信任。即使应用商店对下载应用的过程也采取了区块链措施,但是当手机终端已经被植入病毒和木马的时候,一切链都不再具备意义。

再举个例子。现在支付宝采用盗刷险的方式,对一些非用户授权的意外损失做事后赔付。如果想要使用区块链技术追踪每一个用户本身并未授权的操作,且最终都能把钱追回来,那么可能在判断操作者身份的时候就会遭遇麻烦。

即使不使用区块链,现在蚂蚁金服的安全体系当中,已经可以根据使用者的设备,所处的位置,所连的网络环境等等,来综合区分是否是本人在常用场景中使用。也正是因为对自身的技术有足够自信,支付宝取消了以前的数字、字母和符号混合的密码,统一改为6位数字的支付密码。

然而我们还是能看到,孩子偷偷用父母的手机给主播打赏;在同一宿舍中同住的闺蜜或前男友等等,有意偷用自己的手机,或者盗用指纹、声纹等等消费的情况。

客户端在收集数据并上报的时候,就容易认为,在设备上面的操作都是无异常的,所以这种操作只要能骗过系统的识别过程,即使在区块链中完好的保存下来,却也对判断事情真相毫无用处。

另一种可能会让区块链溯源应用很尴尬的情况,是有一些消息的流传范围很窄,例如在投资交易过程当中,暂时处于商业秘密的信息。这类消息有可能只在少数人的圈子里传播,那么就会面临两种选择:

如果只在这些人的设备上分布式记账,则可能达不到加密标准,很容易触发51%算力。如果把这种私密信息切碎了放到普通人的电脑里面,这种想法用脚趾头想都会觉得很疯狂,是违背直觉的。至少,你必须同时祈祷现有的加密存储手段足够靠谱。

至于最后一种情况,则是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有意的在制度当中开几个口子,为事件发生发展的某些环节,人为创造灵活变通的机会。你也可以选择不太好听的称呼,叫它寻租空间。

有些事情说得太清楚了,可能会对某一个时间点处在情境之下的当事人造成不良影响。一个案例是《皇帝的新衣》当中,除了没有利害关系的小孩子,能够说出皇帝没穿衣服的真相之外,其他那些需要维护假象的人,都是因为这一假象与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

如果在当代,这些官员们也会选择在最初记录事件的时候,就把自己所拟定的假象写入区块链,或者想办法在皇帝检阅时的街头监控录像上链之前事先修改。如果同时有两套系统,一套是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全程放在链上,另外一套是使用现有机制,可以在多个环节拿走和修改监控录像;可以想见,会有非常多的中间环节,都倾向于选择后一套系统,也即维持现状。

总结来说,上链之前用户在线下实际操作的过程如果不真实,链上的信息也是假的;在小范围内传播的信息和数据用中心化存储方式比上链更保险;另一些时候,我们可能不得不需要故意造假,在信息传播的环节中刻意留下空子。

如果说区块链最容易商业化的应用场景就是追根溯源,那么上述这三个问题,会很明显的影响人们对它的接受程度。

当然,因为我对区块链还处于非常外行的阶段,以上这些问题仅仅是我在自学过程中想到的疑点,当然可能已经有了很好的解决方法,也欢迎资深人士看到后能多加指教。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