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问张旭豪:“卖身”之后的饿了么听谁的?

艾问人物

百家号04-0312:16

艾问传媒讯 4月2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桩收购。

收购完成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将出任饿了么CEO。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张旭豪称饿了么未来将融入阿里生态,同时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比起获得短期的资金支持,饿了么更加看重未来的战略资源。

2009年4月,张旭豪与四位小伙伴共同创立饿了么;

2011年3月,饿了么完成A轮数百万美元融资;

……

2016年4月,饿了么拿下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12.5亿美元的F轮融资;

2017年6月,饿了么引入战投,阿里巴巴领投10亿美元;

2018年4月,饿了么正式被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并购,价值95亿美元。

在过去这九年中,张旭豪把饿了么做成了一个“超级独角兽”,饿了么把张旭豪一个85后锻造成了传奇。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卖身”之后的饿了么听谁的?

张旭豪在今日发布的内部信中提到,饿了么已决定接受阿里巴巴的收购要约,未来将融入强大的阿里生态,同时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

艾诚:阿里进来之后,大家会担心饿了么独立性的问题,你怎么看?

张旭豪:我觉得其实所有任何企业接受这样的投资,可能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大家会觉得你的独立性是不是存在问题。

其实我觉得创业的本质还是你拿了这个钱和战略伙伴以后,有了这样的合作伙伴以后,能不能把你的核心竞争力、把你的公司发展起来,把你的用户能够更好地服务,商户更好地服务,然后有一个更快速的增长,我觉得这是核心。

如果我觉得你的业务发展不好,做不起来的话,你的独立性都会有问题,即使你不打战略资本的话也会有问题,所以我觉得一切还是看整个公司的发展,如何用好这笔钱,如何服务好用户,如何服务好商户,我觉得这是本质问题。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穿拖鞋送外卖的少年是如何从0到1的?

据媒体报道,饿了么去年融资完成后,估值达到50亿到60亿美元。若此次按95亿美元计算,收购完成后,“饿了么”估值在半年多时间增加了六到九成。曾经穿着拖鞋在学校送外卖的那个上海交大研究生,用九年时间,打造了一个市值近百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

艾诚:我听说你开始创业的时候,在非常寒冷的大冬天赤脚去送外卖,特别有违和感,我不太相信这个段子。

张旭豪:那是穿拖鞋,不是赤脚。因为上海天气冬天其实蛮冷的,并且经常下雨。下雨天穿着鞋,晚上都被打湿掉了,很难受的,所以我们起来索性穿一双拖鞋更方便一点。

艾诚:那个时候穿着拖鞋去送外卖这件事情符合你当时创业的初心,用技术改变生活吗?

其实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当时其实我们的愿景是想通过技术去改变行业,但我们其实在创业过程中特别是在初期的时候,我们更想要脚踏实地先干出来,先从0开始。其实当时对创业、对做公司一无所知,我们一点点去行动、去积累然后做。

艾诚:为什么这个值得你有这么大的极致、热情和信仰去做呢?

张旭豪:便捷,我们充分感受到这个便捷给大家带来的好处,过去很多时候一家人每周要去超市囤很多货,现在不用,随叫随到。非常有成就感,过去可能我们觉得外送只是大学生活时才需要,现在看到整个马路上其实每天都有大量的需求。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你经历过最大的创业危机是什么?

张旭豪曾说,创业其实就是在黑暗中等待阳光,等待那一刻光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也不清楚自己做的事情究竟对错。

艾诚:至今为止你经历过最大的创业危机是什么?

张旭豪:有一年具体年份大概在13、14年,当时我们在高速扩张当中,没有算好自己的现金流,就是卡着时间点去融资。我们有一个投资人一开始谈得非常好,大概要两千万美金,比较大的一笔钱,我们认为后面在一到两个月内能顺利交割掉,所以仍然还是拼命地在发展、扩张。然后到资金快要没有的时候,投资人突然说觉得不能投,对我们的冲击是比较大的。当时我们迅速地调整自己的策略,包括寻找很多的帮助,最后度过这个难关。

艾诚:当他跟你说不能投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旭豪:我一身冷汗。

艾诚:这件事给你最大的教训是?

张旭豪:接受一切结果,一定是钱到你银行账户了才算是结束。我觉得另外一点当时这轮融资我们要的条件和价格也都是比较高的,导致人家也是卡在喉咙口,后来我们觉得有时候一个成熟的谈判应该是给双方都有一些利益。所以我觉得在这当中也学到了一些东西,未来可能在一些谈判上面就更加成熟、更加游刃有余。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与王兴(美团)相比,你的优势在哪?

在饿了么的发展过程中,张旭豪遇到过不少竞争对手,算得上旗鼓相当的却只有一位——王兴为主导的美团。彼时,饿了么和美团正面交锋,美团在资本实力,人才储备和技术开发层面占据绝对优势,饿了么陷入困境。

张旭豪察觉美团正集中精力主攻团购、餐饮、院线、酒店等战线,外卖领域趋向保守。发现切入点之后,张旭豪当即战略调整:增加各地区的人手,以强硬指标加强地推人员业绩考核,并主动挑起外卖市场的价格战,就赌一个字“耗”。最终,这场外卖界举世瞩目的战争,以美团的保守策略,从攻坚期转为了对峙期。饿了么的市场份额也终于超过了美团。

艾诚:你跟王兴是朋友吗?

张旭豪:算。

艾诚:新美大对于你的公司来说是强劲的竞争对手,那王兴针对于你张旭豪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吗?

张旭豪:当然,我觉得王兴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已经创业很多次了,我其实创业才第一次,我们最早创业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他很多之前的很多创业项目包括校内,其实对于他来说我们也是觉得做得非常不错,也是我们过去那一代人最早的创业楷模之一。

艾诚:你个人作为一个创业者和他相比你的竞争优势在哪?年轻吗?

张旭豪:我们可能没有包袱,没有边界,我们对于未来的持久力跟专注力会更强。你想我们做外卖这件事都已经做到现在已经接近十年了,所以我觉得其实对于两个团队来说,他可能创业十次创业十个项目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现在做了一个项目,我觉得对于持久力、专注力包括我们想对行业做深做透而不是泛泛,很多理念不一样。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未来考虑与其他外卖巨头合并吗?

根据比达咨询发布2017年度中国第三方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全年外卖市场交易规模突破2000亿大关,用户量达3亿人。饿了么及百度外卖以合计超过5成的份额位居第一。截止2018年2月,饿了么在线外卖平台已经覆盖全国2000多个城市,加盟餐厅达130万家,员工超过1.5万人。

艾诚:饿了么在即时性配送外卖领域属于行业的第几位?

张旭豪:No.1,这还要问吗?

艾诚:在O2O的另外一个领域交通出行的领域我们看到滴滴、快的,滴滴再加uber,曾几何时关于饿了么和其他外卖巨头的合并消息也是备受关注,你觉得这未来依旧会是一种可能吗?

张旭豪:我觉得在我们这个行业谈这个事为时过早,原因很简单,你看今天过去所有的互联网,我们其实不管谈互联网,所有商业的合并,都是当行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其实增长可能放缓或者是行业的渗透率达到一定程度了以后,大家寻求的一种方式。你可以看到过去58包括赶集,包括滴滴、快的跟uber合并之后,整个出行市场已经明显放缓。

艾问-普鲁斯特问卷

艾诚:你喜欢极限运动吗?

张旭豪:一般般。

艾诚:有没有一项运动可以形容你的行事风格?

张旭豪:篮球。

艾诚:为什么?

张旭豪:又要有英雄主义,又要有团队配合。

艾诚:你的时间和精力一般是在一天24小时中怎么分配?

张旭豪:睡大概六七个小时

艾诚:你日常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

张旭豪:跟朋友聊天。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