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OKEx投资者的维权之战:“赌场”作弊 上告无门

界面新闻

百家号18-03-2311:38

“我就是来和他们持久战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勇精神头还不错,3天前,他和5个群里认识的兄弟一起来到了北京市海淀区上地群英科技园三号楼,这里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Coin的办公地点,从20日至今,除了吃饭睡觉,他们都在这里和OKCoin的工作人员交涉。

他们中有的来自宁波、有的则来自沈阳,大家千里迢迢来到北京,目的只有一个——见到OKCoin的创始人徐明星。

“不见到他我们是不会走的,不是逼急了也不会出此下策。”

杨勇等人此次来北京的目的是向徐明星维权,他们全都购买了疑似徐明星控制的OKEx交易所上的数字货币期货。“少的赔了20万,多的赔了1100万的。如果是正常的投资我们也认了,但问题在于OKEx不仅不具备期货交易资质,还有操纵交易,定点爆仓的嫌疑。”

截止现在已经是他们维权的第四天,却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徐明星在哪

截止3月22日,维权者已经从20号的6人增长到16人。这些人每天早上9点半就会来到公司,OKCoin的员工会把他们带到一个名为“网安警务室”的房间,并给每个人发水和笔,记录他们的账号和损失金额。按照员工的说法,账号和金额是为了记录下来再“转交给OKEx公司”。

位于OKCoin公司内部的网安警务室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他们依次见到了OKCoin的法务梁女士及COO潘晓军,但二人都咬死,乐酷达公司(OKCoin注册公司名)和OKEX只是单纯的合作伙伴关系, 面对维权者们的各种质疑,梁女士只会来来回回的强调,“这里是乐酷达公司,我们只承接OKEx的部分客服工作,你们找错人了。”

梁女士的说辞并没有得到维权者的认同。“这俩家公司有一样的投资方,一样的联系方式,连招聘信息都一字不差,说他是两家独立的公司我们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

他们来之前做了很多功课,认为OKEx虽然宣称在香港运营,但它的实际办公地点,就位于群英科技园。这也是他们唯一能找到的实体地址。更重要的是,一周前,徐明星在这里露过面。

当时,另一个11人的维权团来找徐明星“讨个说法”。领头的叫蔺同,北京本地人,建过一个30多人的维权群,此前曾在多个群里宣告要去公司维权的事。3月16号,他们到达OKCoin的办公地,僵持了整整两天,经济犯罪侦查队的人也来了。

3月18日上午,徐明星出现了。据当时在场的人介绍,徐明星只同意和领头的三人谈,谈了什么其余人不得而知,但这次面谈后,在场维权的11人就陆续撤离了现场。据杨勇介绍,朱和蔺在离开OKCoin之后就把群里的人都拉黑了。

界面新闻记者打通了蔺同的电话。电话里,蔺的声音充满戒备,声称自己不是维权,“只是和公司有些争议,去那和他们沟通解决问题而已。”他也不承认拿到了赔偿:“我们没拿一分钱,也没和徐达成任何共识。”挂电话时,蔺还强调,本次采访是全部无效的,电话里的话也不能作为任何证据。

但在微博上,和徐明星沟通过的另一名朱姓维权者却展现了不一样的信息。该维权者在3月19日就将自己的微博名从“OKEx罪人徐明星”改成了“期货合约老手”3月22日,这个账号晒出了一叠人民币和两张银行卡的照片,并称“终于可以去旅游了。”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些人应该是在18日和徐明星达成了某种共识。他们让杨勇等人看到了获取赔偿的希望。

数字货币期货到底归谁管?

杨勇们也考虑过通过法律维权,但很快发现,事情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

虽然去年9月,ICO已经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但这一公告仅针对ICO,针对虚拟货币的期货交易以及其他相关业务定性还未出台,这加大了维权者们通过常规手段维权的难度。

“我们首先就不知道这个事到底该谁管。”杨勇说。他们上京前就在各自的家乡报过警,来到北京之后又去了上地的派出所,派出所表示,这种涉及到数字货币的案件不知如何定性,让他们去找经侦和金融工作局。但当维权者去到经侦时,工作人员却告诉他们,经侦调查需要先让派出所立案。皮球又踢回去了。

另一波去金融工作局的维权者也得到了一个“没法定性”的结论。但金融工作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上面已经准备约谈徐明星,让其“交代清楚”OKCoin和OKEx具体的从属关系和实际控制人,有消息会马上通知。

按照金融工作局的说法,现在数字货币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负责监管,但如有必要可以各部门同时上访,请求联合调查。

唯一给出明确答复的机构是证监会。

证监会给出的批文是:中国证监会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期货交易,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OKCoin)和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OKCoin母公司) 不具有中国证监会核准的期货业务相关资格。

证监会批文

但是,证监会批注的主体是OKCoin。如果杨勇他们想要告OKEx涉嫌非法期货,那么他们就必须证明以下两点:

第一、涉及投诉的OKEx和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确是同一个团队在运营。

第二、OKEx提供的比特币合约业务本质上属于期货。

记者随后就此事咨询了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的周浩律师。周律师的看法是,OKEx推出的这种合约兑换业务涉及了杠杆交易、周月季度交割、保证金、强制平仓等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期货交易。但要想在国内维权,首先还是要证明OKEx的实质经营地点在中国。

周律师的具体解释

事情似乎又回到了原点,OKCoin法务梁女士来来回回重复的那句“这里是乐酷达公司”似乎也找到了源头。

OKEx的运营主体到底是谁?

其实,维权者们也知道证明OKEx和OKCoin的运营主体是本次维权的核心,所以来北京前,他们早已经动员了各个群的群友寻找蛛丝马迹。

根据杨勇的介绍,以下七点是他们能找到的最能说明问题的疑点:

第一、在OKEx创立之初,OKCoin官方曾用旗下全新平台OKEx推出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的方式做宣传。

第二,OKEx的源码上连的是八方贵金属的网站,而从企查查可以查到,八方贵金属所属的八方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徐明星。第三、OKCoin和OKEx官网所显示的投资方信息一字不差,且两轮投资的时间描述也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把OKCoin换成了OKEx。第四、曾有维权用户到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拍照,照片内容显示,OKCoin多个部门员工(技术部、产品部、技术支持部)均有负责OKEx的工作。

维权小组在OKCoin公司拍到的照片第五、微博上一位名为“OKEX小小”的用户认证为乐酷达OKCoin公司,地址为北京。第六、OKEx的营销副总裁蒋岸明曾在微博上称徐明星为老板。第七、OKCoin App中的合约功能,曾有一段时间内容为OKEx App的下载界面。

虽然这些证据都只能算是侧面印证,但7点相加,两家公司拥有同一个运营主体的可能性已经变得极强。

“炒期货就像赌博,输多赢少”

在记者采访杨勇的过程中,旁边一个小伙子让人无法忽略,他的神情极其绝望,每隔一会儿就要叹一口气。

这个小伙子来自东北沈阳,名叫刘均,今年32岁,结婚不久,还没孩子。言语中能感受到他家境很好,家人赞助他开了一家五金店,如果不是入了币市,他现在的生活应该相当轻松。

“最初真的就只是好奇,下了软件之后,一整个月,我就都只是看看行情。”

刘均一开始下的软件是OKCoin,但有一天OKCoin弹出弹框,那是一则OKEx的宣传广告。上面写道:OKEX,交易就送特斯拉。(实际这只是一次抽奖活动,特斯拉是特等奖)

彼时正是币圈牛市,加上特斯拉的诱惑,刘均决心下场。那时的币市如同一部提款机,即使是刘均这样没什么经验的投资者,也能轻松得到巨额的回报。刚开始,刘均还只是拿手头的散钱炒,后来越赚越多,他渐渐有些控制不住了。

很快,刘均不仅把家里的100多万现金全投进了OKEx的期货交易,还通过各种信用卡套现的方式,向银行贷了75万,“光利息就有15万。”前后加起来,刘均共在OKEx充值了30.5个比特币,价值180万元。

那时的刘均已经被钱蒙住了眼,看不到风险。“钱来的真心太快了,最高的时候账户里有55个币,翻了快一倍。”

这就像一场赌博,属于刘均的好运气很快就败完了。到了1月,他的账户里只剩下2个币。

刘均想不通,在回看自己此前的每一笔交易时,一丝疑惑在他的心中升起。“我的每次爆仓几乎都发生在深夜,回头去看K线,又几乎都是一条诡异的长阴线直探爆仓点之后反弹,这太奇怪了。”

他开始在网络上搜查是否有和自己一样的案例,这才发现,像他一样在凌晨被定点爆仓的用户非常多,“大家都在骂OKEX暗箱操作,我才知道他们有那么多不规矩的地方。”

1月26号,在打印了厚厚一摞异常交易数据后,刘均北上赶到了OKCoin的办公室,随后他忧心忡忡的母亲也赶来了,母子俩经历了难熬的两天,最终却什么也没得到。

接待人员给他们的方案是,OKCoin可以为母子俩出2000块钱的车马费,但二人不得再来维权,刘均也不能再在平台上交易。

这对刘均来说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毕竟,和损失的那180万比起来,这样的赔偿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这一次,母亲没有陪他过来。“为了还银行钱,我妈现在正在老家卖房子。”说到这,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朋友中没有一个同情我的,都觉得我傻。”

“如果赌场作弊,是否应该愿赌服输?”

在交流中,刘均告诉记者一个细节:他曾经观察过,即使是同一时间的K线图,1分线和3分线上的开盘价、最高价、最低价也不一样。

刘均带来北京的证据,图为1月23日5:45分,EOS期货合约的1分线及3分线交易数据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数据造假。”

3月初,外国的一位数字货币投资者曾通过数据分析,判断目前OKEx平台上93%的交易额都是虚假交易。该作者举例称,2018年2月11日到3月13日,OKEx平台上BTC/USDT交易对的成交量竟然呈现出了几乎完美的正弦波曲线。

换句话说,OKEx平台上大量的交易可能都是由机器人完成的,流动性根本没有官方所称的那么高。而没有流动性,也就没有交易深度可言,只要一个人砸盘,就能让大盘直跌。

不仅如此,刘均还提到,OKEx在快到爆仓线的时候,短信提示时有时无,就算看到了,也马上准备平仓了,网站又开始卡顿。

“卡顿时会看不到K线,也看不到挂单数据,就卡那么一小会,你已经爆了。”

刘均认为这是OKEx恶意拔网线造成。杨勇则相对理性,他给记者的说法是,这至少说明OKEx的服务器能力是不够的。“如果这样,他理应提前警示用户。但此前,OKEx连基本的用户资质审核都没有。”

另一位名叫林城的维权者则向记者讲述了OKEx另一处违规操作。据林城介绍,12月23日,他的账户发生了两笔异常交易,当他向客服投诉时,对方要求截图,可就在林城挂了电话去截图的时候,两笔交易记录就已经不见了。

林城提供的截图

“他们就这样把用户的数据删掉了。我们也想愿赌服输,但如果赌场自己都作弊,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最新进展

从3月16日到3月21日,OKEX一直都是不予置评的状态,但随着媒体介入越来越多,OKEx也于3月22日对外发表了一则声明。他们首先否认了平台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属于传统期货,其次又明确表示,不会响应任何“以非法名义要求补偿投资损失的诉求。”

以下是OKEx回应全文:

上周五,有数名OKEx客户到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酷达公司)进行投诉,导致一些不符合事实的消息在网上流传,针对具体问题OKEx回复如下:1、涉及投诉的OKEx和中国公司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关系:乐酷达是纯中国团队,OKEx是国际团队,双方之间一直有技术服务等合作,OKEx公司注册地在伯丽兹,所有董事都是国际团队,办公室在香港和美国;2、OKEx法律团队认为平台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交易过程没有法币,属于币币兑换,不符合传统期货定义,用户和OKEx公司之间也没有资金往来;3、OKEx主要针对国际市场和海外华人市场,并不针对中国市场,OKEx合约已经增加了用户风险评测,不允许普通用户参与虚拟合约业务;4、OKEx公司尊重每一位客户,对任何一位客户的投诉都会认真对待,做好服务沟通工作,但不会响应任何以非法名义要求补偿投资损失的诉求;5、OKEx作为平台,从未参与任何交易,所有的交易都是用户之间进行,OKEx平台很多量化交易的用户采用api交易,不存在任何官方机器人;6、相关政府管理部门与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沟通后,表示对于此类的客户投诉,希望公司认真对待、细心解释,做好与客户的沟通工作。

记者询问了杨勇等人对这份回应的看法,得到的回复是,“前五条我们可以拿证据说话,但看到第六条,我觉得他们明显也是感受到压力了,成功在即。”

截止发稿,杨勇等人仍未见到徐明星。

(应采访者要求,刘均、林城为化名)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