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死亡行军:199个日本兵雪山冻死,活着的一个被立铜像

快哉风

18-03-2117:10

文/快哉风

日本青森县有一座著名的大雪山,叫八甲田山,每年都会吸引很多世界各地的登山滑雪爱好者光临。但这座山也是布满冤魂的死亡之山,一百年前,199个日本士兵悲催的葬身于此。

图:日本1977年电影《八甲田山》海报

世界最大山岳遇难事件之一:1902年的八甲田山雪中行军遇难事件。

一、

1902年,距离日俄战争爆发只有两年。“三国干涉还辽”事件后,日本对俄国恨之入骨,卧薪尝胆准备了十年,军队摩拳擦掌准备和沙俄军队在中国东北大打一场。

图:日本沙俄是死对头

但是,中国东北天气寒冷,和习惯于寒冷气候的沙俄军队相比,日军严重缺乏寒冷地带的作战经验,怎么办?日本人说:我们可以自个练啊!

于是,日军选择了本州最北端、气候接近东北的青森县作为训练地,训练课目:极寒行军演习,严冬穿越八甲田山!

图:八甲田山示意图

八甲田山,由青森县中部连绵的火山群组成,森林、沼泽和湿原遍布,荒无人烟。大冬天冰天雪地,除了有经验的当地猎人,谁也不敢穿越。

图:八甲田山的雪树

但日军的宗旨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缺乏经验、缺乏御寒装备,皇军的统统不怕!

参加行军演习的队伍为:陆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5联队第二大队的210人,步兵第31联队的37人。其中,210人的队伍由神成文吉大尉率领,37人加一个记者的队伍由福岛泰藏大尉率领,分两路上山。

图:刚出发时精神抖擞

原计划,从青森市出发,到达八甲田山的田代新汤温泉,行军路程约20公里,耗时两天一夜。

谁也想不到,日本士兵中的绝大多数就此踏上了死亡之路。

图:死亡行军

出发那一天,是1902年1月23日(明治35年),日本最冷的一天。

二、

福岛泰藏这一支队伍人数较少,只有38人。福岛是个谨慎的军官,他一方面让士兵不带任何辎重,只带足一周的食物,轻装出发,一方面花钱雇当地人作向导,走捷径躲避了雪山风暴,在第五天全员抵达目的地(一名士兵腿部受伤,中途返回)。

图:35岁的福岛泰藏。

神成文吉率领的大部队多达210人,相当于日军一个中队,带有大量的辎重:食物(米、年糕、罐头、酱菜、清酒)、炉子、木炭、锅、行李、雪橇,枪支弹药更不在话下。

图:神成文吉

神成文吉32岁,参加过甲午战争的威海卫之战、辽东半岛的守备、进军台湾战役,是个老兵,也是演习路线的设计者。但是,坑爹的问题在于:第二大队的大队长山口鋠少佐也随同行军,还带着几个队部的军官。

按说,既然任命神成当指挥官,就不该让神成的上司参与,日军中官大一级压死人,到了关键时候,到底谁听谁的?

第一天,这支队伍是唱着军歌昂首阔步上山的,也按照预定宿了营。

图:第一天的宿营地

第二天就出问题了。一大早就气候突变,狂风暴雪,气温陡降到零下20℃以下,出发后不久,官兵被接二连三冻伤,行军无比缓慢,见事态严重,神成文吉决定返途,但悲催的是:大雪把回去的路封住了,根本找不到路。

严冬的雪山中,这群日本人迷路了。

图:电影中的山口少佐

山口少佐做了最终决定:这点风雪怎么能压倒无畏的日本武士?继续行军!不但如此,他还下令连夜行军,要挽回损失的时间。

艰难的行军过程中,一个中尉晕倒被冻死,成为第一个遇难者。

当天晚上,队伍找了一个背风处,挖雪濠宿营。说是宿营,但食物全冻坏了无法食用,衣服冻僵了大小便只能撒在身上,太冷无法入睡,全员抱在一起取暖也无济于事,基本全被冻伤手脚。

图:日本兵挖雪壕藏身

第三天早上,很多人再也没起来。

三、

随后几天的行军,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地图没用了,指南针也被冻坏,队伍只有靠尚有体力的斥候去勘测,总算找到了大致的方向,但一路上,不断有人倒下,倒下就活活冻死。第三天开始的大面积冻死,加上不断的失踪者,只剩下70人不到。

图:雪中行军的浮世绘

严寒让人神经错乱,有人大喊“我们从悬崖跳下去吧”,有人喊“我们做木筏漂流吧”,然后发疯的用刺刀砍树。神成也不例外,他对大家喊道:“老天把我们抛弃了!”

图:电影《八甲田山》剧照

指挥官说这种丧气话,队伍的士气自然更降到极致。到了第四天,只剩下40人还活着。

再说日军大本营,预定的时间已经过了,神成的大部队却不见踪迹,知道大事不好,派出了救援队,但冰天雪地谈何容易。前前后后,共有多达1万人的救援人员搜山,包括几个富有山岳经验的北海道猎人,带着北海道犬。

图:搜救队里的北海道猎人

这时,神成的队伍在冰雪中已经挣扎到尽头,到了第五天,神成下达最后一道命令,让有能力的人各自逃生,寻求救援,随后冻死。剩余的衰弱官兵在雪地里抱成一团,凄惨的等死。

图:现场照,抱团冻死的日本兵

一个叫后藤房之助的伍长在逃生路上被冻僵,挣扎着以濒死状态站立,他幸运地被救援队发现了,捡回一条命,后来锯断了双手双脚,又活了22年。

图:后藤伍长的铜像

因为他的义举——日本人认为他濒死还坚持站立为救援队指路,事件四年后日本人在八田甲山为其竖了一尊高达7米的铜像,作为“雪中行军遇难纪念像”。值得一提的是,二战后期日本缺乏铜资源,举国的绝大多数铜像都被回收重炼,只有这尊免除。

四、

此后的一周内,救援队陆续找到了行军队的大批尸体,只有十几个幸存者。

210人的队伍,共在山上呆了11天,最后只活下来11人,199人死亡。

图:几个手足残缺的幸存者,左二是后藤伍长

山口少佐也获救了,但是很快在医院引咎自杀(还有两种说法:被军部暗杀和心脏麻痹自然死亡)。虽然他被军方认定是这场事故的责任人,但是真正的责任人,是日本军队固有的蛮勇。

图:当时此事的军队通报

这起以俄国为假想敌的军事演习,以全军覆没告终,但总结出了寒地行军的血泪教训:队伍要精练、情报要充足、后勤要保障、指挥要统一、向导很重要……等等。两年后的日俄战争,日本陆军在东北大战沙俄军队,最终惨胜,这199个冤魂总算起了作用。

图:迄今,穿越八甲田山成日本陆自的传统训练项目

直到今天,日本人对这场惨烈的雪上死亡行军还念念不忘,回忆录、小说和电影都有,关键词是:彷徨。

“彷徨”的词义就是“走来走去,不知道往哪里走好,”倒是很切题。

参考资料:《八甲田山:死的彷徨》、《第五联队190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