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00个比特币到公司破产,他经历了什么

创业家

百家号18-03-1615:24

投中网 编者按:币圈一天,人间三年。

币圈一天,人间三年。

币圈的江湖永远是风起云涌,刀光剑影,稍一不留神便会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一双简单的运动鞋,搭配一身黑色的运动装,让冯毓鹏显得温和、自然。谁曾想到,四年前他是一个拥有2000个比特币的人。

现在的冯毓鹏,更多的是思考和观望,他在静静地等待着时机,他告诉猎云网,这一次,他想与币决裂,入局区块链。

几番寒暄过后,冯毓鹏向猎云网打开了他在币圈的那一坛“陈酿”。

山城布道

2012年的一个下午,山城重庆。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正如醉的向冯毓鹏解释:什么是比特币?这对于从未接触过比特币的冯毓鹏,被吸引住了。他听得津津有味, “人人平等、财富平等的理念,本身总量有限,去中心化,也让我看到了比特币的价值。”

“我入局比特币的时候,一个比特币才400元人民币,莱特币还是大家眼里的山寨币。”冯毓鹏告诉猎云网。

在处理完手头的事情,2013年初,他正式进军比特币。

这一年,比特币整体市值在涨,比特币最高涨到5000人民币左右,相应的矿机行业也出现了爆发,整个市场的价格被炒起,一台阿瓦隆的矿机价格最高时被炒至十四万一台。

而矿机的成本除了第一批的技术成本之外,量产的话成本也就在一万多一台。暴利之下,很多人都去炒矿机,市场的严重缺货使得矿机只能从玩家手中购买,当比特币不断升值,市场大好的情况下,入局的人也不断增多。

疯狂挖矿

相对于炒币,冯毓鹏觉得矿机的市场大有可为,于是在2013年初他在线上集结一批忠实玩家开始了矿机布局,首先买回来了一台美国的蝴蝶矿机进行研究,据他介绍,这应该是国内第一台蝴蝶矿机,即便托了关系,在厂商发货的第一时间他以3万人民币购的这台矿机,是官方售价的五倍。在当时,这台只有5G算力的矿机,一天能够挖到0.5个比特币。

在经过计算之后,冯毓鹏觉得挖比特币的成本低于购币,炒币的风险对他来说太大了些,另一方面,挖矿就需要矿机,况且矿机市场空前利好,他决定自己生产芯片,制造矿机。

在确定创业方向之后,他迅速集结圈内朋友,创立兰德矿局,注册地为香港。

为什么取名兰德呢?冯毓鹏解释:“兰德,land,陆地,更接地气一点!”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兰德矿局正是从一间30平米的小办公室,三个人就开始了。

一边研发芯片,一边招募团队,冯毓鹏开始了他轰轰烈烈的矿机事业。而生产矿机芯片成为他眼前的头等大事,“创业初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很难,我是个技术之外的人,即使这样,但是我也要无时无刻盯着。”冯毓鹏说道。

在找到芯片的研发团队人员之后,自己踏上去杭州的路,跟着芯片的研发测试人员一起上下班,守着他们,杭州——重庆两地的往返更是家常便饭,飞回重庆不到一周,又要飞回杭州盯着。

在杭州的两个月时间,他不敢住贵的酒店,只能住一百块钱一晚的快捷酒店。随着费用的投入,这段时间也是冯毓鹏最焦虑的时候,整夜的失眠,从他手里出去的每一笔经费都要经过计算,不懂技术的他跟着研发人员,哪怕有一点进度,也要汇报其他股东。

“我最感激的是我的老婆,亏欠最多的也是她”,杭州盯着芯片研发测试的这段时间,冯毓鹏更是两个月没有回家,跟老婆的交流只是微信、电话。

如今,34岁的冯毓鹏依然没有小孩,在此前的那几年有过计划,因为创业、压力、工作繁忙,这个计划最终搁浅。“到现在,她也没有提过这个事情。”他愧疚的说道。

熬人的两个月结束了,团队也达到13人。当矿机芯片寄到重庆,他准备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很快失落,他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资金做量产,只能分批量产。

在等待了三个月后,第一批少量芯片终于落地,按照他介绍,一片算力板需要16片芯片,算力为2G多,工艺为150nm,这批他们自己所生产的矿机用两个月挖了几十个比特币。

有了比特币,他就开始第二次量产芯片,这次他直接生产几千颗芯片进行组装矿机。虽然整体的产币量还可以,但随着矿机市场整体的算力的提高,自己生产矿机的算力在市场占比越来越少。

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矿机算力就显得有点不及格了,阿瓦隆、烤猫等矿机的芯片流片的工艺参数已经达到了58nm,一颗芯片的算力是他们矿机的数倍,并且他们自己生产的矿机耗电较大,成本越来越高。

有了矿机,矿场的选择至关重要,矿场在挖矿过程中所占的成本比重很高,冯毓鹏低价回收一个网吧场地,将网吧改造成矿场,在商业用电每度电1.2元的情况下,每个月的电费达到几万,加上每月一万元场地费,他焦虑感愈发严重。从杭州回来之后,公司和矿场是他待时间最多的地方。矿场布置好的那段时间,冯毓鹏表示,自己因为缺人,经常下班就是守着矿场。

在这时他做了一个决定,也正是这个决定,让他的比特币拥有量陆续达到2000个。他把挖来的比特币全部卖了,还用矿场股份融了一笔比特币,用这笔钱再去购买蚂蚁、阿瓦隆等算力高的矿机继续挖币,很快,他手中拥有的比特币迅速增加,从几百个到2000个,只用了几个月时间。

收割韭菜

通常说,拥有2000个比特币的冯毓鹏炒币更容易赚钱,但是他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在大家都忙着炒币、“割韭菜”的时候他却选择去做了应用开发。“我也炒过币、割过韭菜,但这不是我想要的,没有人去推广和实际应用比特币,是我当时最担心的事情。”冯毓鹏说道。

冯毓鹏告诉猎云网,当时他尝试拿了40个比特币去炒币,不停的买入卖出,短短的半天,他赚了8个比特币。

当然,有人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当时重庆的一个炒币者,以线上群的方式吸引炒币人,集合了1000个比特币去做杠杆交易,到最后,他被更大的庄家割了韭菜,一个月时间全部亏完,在币圈,到底谁才是韭菜,现在看来,令人唏嘘!

“比特币是我的信仰,当时的我单纯认为如何让更多的人用比特币是最有意义的事,而不是让他仅仅是一个炒作工具。”冯毓鹏说道。

由于当时还没有区块链的概念,所有的应用都是围绕比特币展开,冯毓鹏在拥有大量比特币之后,开始围绕比特币布局应用,从钱包、交易所再到比特币相关的项目。

在挖矿的同时,他的团队开发了比特币助手软件,用来查询比特币行情,这也是针对炒币者的一个痛点开发的,因为比特币是24小时交易,所以要24小时盯着,在他们做开发的软件中,设置一个心理价位线,一旦低于或高于这个标准,软件会自动提醒这些炒币者。

据冯毓鹏介绍,软件用户量还不错,当时他们只是针对炒币者刚需做的一个软件,等用户量达到量级就可以投放广告及新闻,最终还是没能坚持,现在的他谈起这个事情还有点惋惜。

2014年是足球迷们狂欢的一年,冯毓鹏的创业热情达到顶高潮,睡眠时间每天少的可怜,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热情。

在他看来,世界杯期间的竞猜下注,成为了大规模推广比特币应用的绝佳场景,自己开发一个竞猜平台,用比特币去下注,在当时,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团队的认同。

很快,中英文双语竞猜平台上线,也是当时全球三大比特币竞猜平台之一,第一天的用户量剧增,带动了比特币的流通。

当2014世界杯揭幕战开始后不久,他们的服务器就被攻击了,到底是谁?至今也没有查出,这次攻击让冯毓鹏损失了几十个比特币。在经过抢修之后,服务器得到了恢复,但热情却大不如第一天。

寒潮来袭

寒潮来了,并不是谁都能抵挡的。

2015年新年伊始,万物复苏,但对于痴迷于玩比特币的冯毓鹏来说并不顺利,政府监管、投资人撤资,2015年9月当重庆相关执法机构将公司的所有设备封存检查的时候,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兰德矿局。

这场寒潮对于冯毓鹏来说是致命的。开年之后,比特币破发,最低跌到900元人民币,所有的比特币持有者都开始抛币,接着矿场受到影响,“当比特币价值远远低于挖矿的成本的时候,矿场存在的意义就没有了”,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冯毓鹏关闭了自己的矿场。

这个时候,他为了保留自己的团队,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卖比特币来支撑公司的运营。“最低的时候我应该是1200元人民币一个卖出去的!”冯毓鹏告诉猎云网。

上半年的时候,公司的运作已经开始困难起来,这个时候,冯毓鹏开始找外部投资,除了重庆本地的几个投资方,北京、上海更是他频频去的地方。“当时也不会谈融资,也没有什么经验,就是硬谈,结果的答案是:投资人更愿意投北京和上海的团队,离得近,也好沟通。”冯毓鹏无奈的告诉猎云网。

历经艰辛,冯毓鹏拉来了上海的一家投资方,这似乎给兰德矿局一线生机,然而遗憾的是最终投资方还是因为比特币市场的下跌,市场的不稳定,选择撤资。

2015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一文,政策的强力监管也让冯毓鹏雪上加霜。

此时的冯毓鹏已经是一筹莫展。比特币市场一片凋零,此时他手上的比特币所剩无几,公司被迫裁员,他率先裁掉了客服,自己亲自担任客服。

到后来,公司运作越来越难,他把房子卖了,换了40多万,后来将车也卖了来给公司员工发工资,维持正常运转。他当时一直在想:“坚持一下,等待回暖,度过这阵就好了。” 但卖房卖车的钱对于每月7万左右的工资及房租是撑不了多久的。

那个时候,比特币市场割韭菜已经成为常态,一些人已经冠以项目之名来进行诈骗,卷钱跑路。整个市场人心慌慌,兰德矿局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密切关注,预示着冯毓鹏的公司走向崩塌。

冯毓鹏告诉猎云网,虽然最后调查他们跟圈钱、诈骗没什么关系,设备也都还给了他们,但这一个多月的停业,对自己、股东和员工的打击很大,加上市场、政策以及公司运作等原因,最终,他选择了破产清算。

后记

至于和冯毓鹏一起奋战的团队,他欣慰的告诉猎云网,“有一个技术总监开了公司,做的很不错;也有股东仍坚持在区块链行业的,做得很不错;也有退出行业的,我最近也准备联系他们。”

在早期区块链行业创业的三年多的经历,他给出一个总结:“我看到一个新事物诞生,并有极强的爆发力及潜力,在all in所有之后,都是以创业者心态,不停去创造,没有用投资人的心态去看待,all in所有,要么成王,要么败寇。”

在公司倒闭之后,从卖房到卖车,他的妻子都是默默支持他,依然鼓励他不要消沉,希望他振作。“当然,我也感激支持兰德的所有股东,是他们一路支持我走过这一段终身难忘的历程。”冯毓鹏愧疚的说道。

面对眼下火得发烫的区块链行业,冯毓鹏表现出了冷静、谨慎,没有了当年进入币圈的狂热。结束创业后的两年,冯毓鹏一直在从事其它行业,一直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在看这个行业发展,不再激进,更多的是琢磨及思考。

采访末,他向猎云网发了一份重新进入区块链的计划,上面没有任何关于“币”的痕迹,也没有区块链应用项目的开发,而是一个区块链社区。

“风险控制是我目前摆在第一位的,目前仍然是区块链早期阶段,而区块链的发展最需要社区去推动,我打算用我的经验及思路来协助创业者及投资者,做一些辅助工作吧”,冯毓鹏最后说道。

(编辑:李治华)

本文来自猎云网,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