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火币遭遇“滑铁卢”,币圈交易所新洗牌期将至

爆料汇

百家号03-0919:09

币安、火币遭遇“滑铁卢”,币圈交易所新洗牌期将至

原创2018-03-09小内 互联网圈内事

今天有一番话铁定会浇灭不少币圈人的创富热情。

央行行长周小川发言称,虚拟资产交易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在中国不太符合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要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数字货币的推出不必过分着急,防止成为过度投机的产品。中国数字货币的研发到一定阶段会进入测试阶段。

简而言之,虚拟货币交易离合法化还差得远呢。

这番话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更是个坏消息,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它们在国内仍然是见不得光的,而这种状态对企业的经营成本以及扩张市场都是极为不利的。更严重的是,眼下国内主流虚拟货币交易所,弊病丛生,人们的不信任感急速蔓延,洗牌期或已经悄然来临。

币安不安

3月7日,币安遭遇黑客攻击,大量用户的账户被盗,震动币圈,并直接导致大量代币被抛售,大部分币种暴跌,比特币在一小时内下跌超10%。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声称“在整个交易平台出现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平台发生大规模攻击。”所幸币安及时停止交易,无任何资金逃离。

引起争议的是对这场危机的看法。事件发生后,币安CEO赵长鹏在推特上强调“所有的资金都是安全的。包括比特币”,面对诸多对币安的质疑,何一反驳称“币安的安全壁垒高,一个币没丢却被黑出翔的。新时代的舆论领头羊们加油”,但都没有消除人们的质疑。

其中一种看法颇受关注,自媒体“区块律动”提出了个骇人听闻的观点:黑客并不想盗币,而是有意做空市场,在市场大跌过程中收割利益。这个观点解释了何一的话——这是“历史第一次的大规模攻击”,相当罕见,也解释了黑客为何没有直接套现离场的原因。

今年1月份,日本最大的数字币交易平台Coincheck发生26万用户账户被盗事实,其中价值5.23亿美元的NEW(新经币)被黑客非法转移。根据金色财经报道,CoinCheck被黑客攻击之后,NEM决定不执行硬分叉来隔离被盗的数字货币,这样一来,黑客手上的NEM就会变得一文不值。除此之外,假如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不受理黑客的盗币,黑客也就缺乏转移途径。

或许正是这种原因,新的黑客手段才应运而生,比起前者而言,既安全又能收获颇丰。这更符合我们的常识。所以,相对于币安高管的乐观态度,事件被操纵的可能性更大。

当然,眼下可以验证的方法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重复发生类似事件。但不管怎样,可以确定的是,黑客已经拥有黑进交易所并直接影响市场的能力,这是相当可怕的。也就是说,黑客可能随时随地操纵市场。

火币虚火

3月7日,一篇名为《庄家杜均》在币圈引起很大关注,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被指通过所控的私募股权投资、垂直行业媒体以及数字货币交易所三大资源在ICO项目中暗箱操作。随后杜均以及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李林否认。

在对比两方面言论后,很多人都不敢偏信任何一方。但通过交易所发币、媒体配合炒作、投入资本吸引接盘侠——这一条逻辑链却是十分清晰,令人信服。区块链圈子的庞大利益集团离点破或许只剩一层窗户纸。

这件事暂且不做定论,但最近火币的一个新兴项目HADAX却可以定性了。这是火币推出的一个子品牌,全称叫火币自主数字资产交易所。

ICO项目充满投资风险,所以在中国被禁止,在欧洲也不被接受。在这种情况下,火币推出这一平台,表面上似乎是为了投资者着想,为优质项目投资项目站台,淘汰落后项目。与此同时,交易所不对项目方收费——免费上币,这一招着实吸引人,有助于提高项目方的参与积极性。

除了对投资者与项目方利好,基于交易所特点,用户的行为模式一般都是“用完即走”,不会长时间停留在平台上。从公司运营角度来看,这也有利于提高用户活跃度和停留时间,这两方面的提升对交易频次和交易额又是一番利好,最后有助于品牌形象的提升和传播。

但是实际操作下来,缺陷又是赤裸裸的,那就是无法解决项目方刷票的问题。有报道称“某一时段内,一个小时前排名还只是在12位的PC推广链。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票数就从845万涨至1058万,升至第一”,画风诡异,还有不少投票群闻风建立。事实胜于雄辩,第一期投票上币活动排位第一的EGCC,在上线后就一路下跌,三小时后不足发行价的1/10。事与愿违。

3月6日,第二期投票上币来了,亮点是建立项目保证金机制,项目方要先交一定数量的保证金,该保证金将会在币种上线第二个月开始分12个月退还给项目方,目的就是防止项目方违规。问题是项目保证金的支出和项目方通过收割“韭菜”的利润是对等的吗?恐怕难以对等。这就难以遏制项目方刷票。

交易所的新洗牌期将至

2017年9月,中央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应立即停止。随后,国内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火币网、OKCoin和比特币中国相继关停。这是交易所的第一次洗牌。

币安抓住机会收割了大量用户,成为交易所巨头。因为币币交易模式并不在监管范围内,服务器可以设置在国外,火币在危机过后也开始恢复。眼下各种ICO滥发,形成了新的投资热点。而币安、火币也借此站上潮头。

但是,眼下的乱象丛生足以说明新的洗牌期到了。

此前交易所并没有舆论上的危机,而现在这个问题产生了。平台和用户的矛盾开始尖锐,取代平台与政府的矛盾成为主要的矛盾。

这一问题暂时是无解的。币安、火币所产生的问题并不能简单看成是一件偶然事故,或者说某第三方的操纵,也可能是平台监守自盗。关键的问题在于平台难以自证清白。无论是币安还是火币都没有给出充分的无可争议的自证。

作为中心化的平台,平台还可以强制锁定交易、停止交易等——平台的一举一动足以影响市场,而这些问题并没有解决的措施。

行业发展的转折点到了,是时候淘汰一批烂的交易所了。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