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132 年前的漂流瓶被发现,原来是老德国海军的洋流实验

DeepTech深科技

百家号03-0912:24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的海滩上出现了一个 132 岁的漂流瓶,但它装的可不是情书或者藏宝图,它是一个科学实验的一部分。

当 Tonya Illman 看到漂流瓶时,她正在和一位朋友在沙滩上漫步。“我看见沙滩上有个东西没被埋住,所以就仔细瞧了瞧,”她告诉西澳大利亚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它就像一个小巧的旧瓶子,所以我把它拿起来,想着或许可以把它放在我的书架上。但当我儿子的女朋友在把沙子倒出来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纸条。”

当 Illmans 展开湿润的纸张时,他们发现上面印有表格,还有细小的手写德文。

于 1886 年 6 月 12 日,南纬 32 度 49 分,东经 105 度 25 分,掷出此瓶。来自:Barque ship Paula 号。港口:Elsfleth。

图丨 Paula 号

船长的名字已经难以辨认,但是表格上注明,Paula 号是“在卡迪夫(威尔士)到马卡萨(现今印度尼西亚)的旅程中。”根据表格上的坐标,船员是在距离印度洋岸边约 600 英里(965 公里)的地方扔出的瓶子。

132 年后的 2018 年 1 月,漂流瓶重现人间,半埋在澳大利亚的海滩上。研究人员说,瓶子被抛入海中之后漂流了一年左右,然后被冲上海岸,但是一直都埋在潮湿的沙地中,直到一场风暴掀开了它的“沙衣”。如果瓶子没有被掩埋,那么这张纸条很可能已经被摧毁了。

科学“老项目”

Illman 的丈夫 Kym 在网络上一番搜索之后发现,这是 1864 年由德国海军气象天文台发起的海洋学实验。为了通过研究世界洋流走向,绘制出更快的航线,德国船只从 1864 年到 1933 年抛掷了数千个漂流瓶,每个瓶子里都有一张表格,列出抛出时的日期和坐标,以及船名,主港口和当时的航线。

表格背面要求发现者记录捡到瓶子的日期和地点,然后将表格送还到德国海军天文台汉堡办公室,或者最近的德国领事馆。69 年里,共有成千上万个漂流瓶被投掷到世界各大洋中,但是只找到了 662 个瓶子,其中至少有 20 个是在澳大利亚海滩上发现的。最后一次发现瓶子是这个项目正式结束后的几个月—1934 年 1 月 7 日,于丹麦海岸。

Illman 的发现使总数达到了 663,但首先必须经过证实。

Illmans 拿着漂流瓶和纸条到西澳大利亚博物馆寻求帮助。“不同寻常的发现需要特殊的证据来支持,”博物馆工作人员 Ross Anderson 表示。他们证实这个“可爱的旧瓶子”是 19 世纪中后期的荷兰琴酒瓶,而这张卷曲的纸条,材质就和 19 世纪的廉价纸张一样,就是那种政府会用来大规模印刷表格的纸。

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Anderson 和同事们联系了德国和荷兰的历史学家,幸运女神眷顾了他们。“难以置信的是,在德国的档案库搜索中,发现了 Paula 号的原始航海日志,其中有船长 1886 年 6 月 12 日的日记,提到了把一个漂流瓶扔进海里,”Anderson 说。而 Paula 号日志上的笔迹与表格上的字迹完全吻合。

Illmans 已经把漂流瓶和纸条借给了西澳大利亚博物馆展出,为期两年。

科学与漂浮物的故事

海洋学家仍然在试图更好地理解洋流,尤其是它们如何与风浪相互作用。在过去的 132 年中,基本方法没有太大变化。

“这种历史悠久的方法是释放小型漂浮物,并观察洋流将其带向何方,”2012 年,一篇论文的作者写道。该论文使用了 1864-1933 年之间,德国海军天文台通过漂流瓶得到的数据,来研究南大洋漂流。

不过,现代漂流研究使用了卫星追踪浮标,不再依赖运气,或者靠捡起漂流瓶给科学家提供数据。2015 年的一篇论文比较了两种不同的浮标设计,图中的红色浮标沿着地图上的蓝色路线移动,而橙色球形浮标沿着地图上的红色路线移动。

图丨浮标路线图

但这并不意味着海洋学家会拒绝幸运女神的眷顾,对漂流的研究偶尔皮一下也没问题。比如在一个已知地点,“意外地”扔下些乐高积木和小黄鸭之类的货物,何乐而不为呢?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