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内利的二姑,就是不一样了!

发布时间:18-03-0313:56

二姑生来就命苦,四岁时死了母亲。他的父亲接到了去朝鲜参战的军令,没办法只好把二姑送到了他三哥家。他三哥就是我爷爷,二姑的父亲就是爷爷的老弟,我称呼老爷。老爷在朝鲜负伤回来,留在了县城工作重娶妻生养了子女。二姑就在爷爷家和我其他姑姑一起长大,大家都忽略了她不是亲姊妹,自然我懂事起就当她是我最亲近的姑姑。二姑结婚了,二姑父内向不爱说话,也挺能干,是个生产队小队长,两人的日子过得也殷实。可是却没孩子!这时的陈家伯母生了两女儿,母亲生了我。二姑提过想抱养我,父亲不同意。我一岁多时伯母又生了小丽妹妹。二姑越发喜爱初生儿,经常抱回家,后来就留下来养。伯母也默许了。伯母带着其他孩子随军离开了老家,小丽妹妹在二姑家过着公主的日子。说掌上明珠都不贴切,她就是二姑夫妻的眼珠子,娇宠得没边际。四十年前,农村的孩子一堆堆的,都和家的养的小猪小狗差不多,大人根本没功夫打理你,都是自己泥里雪里就滚大了。而小丽妹妹却不是,我们都满大街追秧歌队看热闹,而她却是二姑父用被包裹着抱着追我们。二姑怕小妹妹孤单,总挽留我留在她家陪妹妹。我虽反感小妹任性蛮横,可二姑也是真心待我好,母亲也命令我去。所以我年少的时光很多是在二姑家度过的。小丽妹妹读中学了,可她不能和我们一样每天跑几十里路,太阳一晒就留鼻血!风雪一打就长冻疮!二姑同意了,让我父亲把小妹送到伯母伯父那里读书。十三的小妹妹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二姑的天塌了。那时,我逢节假日还住在她家,经常趁着放学夜色未浓先去到她家看看她。二姑会眼睛看着窗外和我说一些话。她说三大爷(我爷爷)其实也心疼我,我刚结婚时,家里做点好吃的三大爷就来喊我。可是你大姑三姑四姑五姑都二十四五才结婚,而我二十就结婚了。你给小丽写的信把她的姓都给改成陈家的了!(我哪有那权力啊)园子里李子树今年结果子了,小丽吃不着了,我这胃疼啊!我这心口痛啊!我就一个人在这房子里,咋又黑天了?夜真长啊!伯母打电话安慰她,她说你是坐山鵰,你啥都有啊!本来就体弱多病的二姑这时已经精神恍惚,不思饮食,已经到了膏肓之地。教会小组如雨后春笋般在每个村庄里成长,二姑被搀扶到教会,不管我们如何惊讶,真的有奇迹发生了。二姑的身体好些了,也不拒绝大家却看望她了,也给我们笑脸了。不识字的二姑竟然盘着腿坐在炕上研读圣经!从前骂人的嗓子里竟发出美妙的音符,二姑的歌声竟然和山泉水一样清澈。不管谁去探望她,她都说有神,要信神。虽然她说不太好,虽然我们心里偷笑,可嘴里脸上都表现得很乐意接受她说的话,她能好好的活着就好。有人建个群,把我扯了进去。看见了一个叫"以马内利"的,这是我二姑,七十多岁的农村小老太太,会玩微信,能服侍有病的姑父,能步行几十里去聚会,耳聪目明。和二姑聊了聊,思维活跃,思路清晰,一点老年态都没有。这要是从前,我不敢说二姑的任何坏话,可现在不同了,二姑已经是"以马内利"的二姑了,她真真的过上了荣神益人的生活,我们再也不用小心翼翼地和她说话了。我查了查"以马内利"中文的意思是:神与我同在。感谢上帝,让我们失而复得的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