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大牛退出,2015股灾加仓、亚洲价值资本这样追求长期稳稳的幸福

金斧子私募早餐会

发布时间: 18-02-2815:43

如果一家机构能在13年间长期连续地获得收益,那它一定有过人之处。早餐妹妹了解到有这么一家机构团队,他们在2005年诞生,2007年A股暴涨时退出,2014年重仓茅台,2015年股灾时加仓。做长期价值投资不仅仅是持有一辈子,也许还代表着在市场情绪高涨的时候保持理性。让我们欢迎亚洲价值资本团队在《私募早餐会》上做的分享。

▼点击视频看价值投资机构穿越牛熊真实案例

46:07

文字版共5584字,预计阅读12分钟

1

2015年股灾敢于下买单的机构之一

亚洲价值资本董事 贺曦

曾任职于中金股票业务部QFII团队,其后转入意气相投的亚洲价值资本;

被顶级对冲基金Two Sigma评为:“中国券商最佳交易建议贡献人”。

Q

为什么选择在2015年股灾时期加入亚洲价值资本?

贺曦:在金融行业里面,一般市场萧条或者剧烈波动的时候,大家都不会选择跳槽,都会第一时间想保住自己的饭碗。但我确实是在2015年A股股灾的时候,下决心加入这家公司的。

当时2015年的A股股灾,出现了千股跌停的盛况,在市场上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交易员接单的时候,有好几天的单都是跌停价卖出,量非常大。满屏都是跌停的股票,甚至跌倒7、8个点以上,即使是老员工也没见过这个情况,更何况对股民的冲击。

但是这时候,出现了为数不多的几家敢于下买单的机构,亚洲价值资本就是其中一家。为了确认是否下错单,我特地给黄总(黄谷涵)打了电话询问下买单的原因。在交流中我发现亮点,第一是黄总对他投资的标的的研究非常深入,并很耐心地等待合适的价格,在股灾中他等到了;第二是他在情绪的控制上非常成熟,就是他有一个很明确的投资想法和计划,敢于逆势克服情绪上的恐慌障碍去下买单。归结起来就是一点,他对价值投资理念的理解和运用非常深刻和娴熟,这在中国市场上是非常少见的,那时候我就下决心加入他们了。

2

称呼客户为“合伙人”

亚洲价值资本董事长 黄谷涵

20年卓越资产管理经验;

曾任职台湾元大证券、中国信托等机构,

在证券投资、银行资管多个领域颇有建树;

于2005年创立亚洲价值资本,迄今受托资产已成长超过20倍。

Q

谷涵您好,您当初是怎么把贺曦挖过来的?

黄谷涵:当年中金的QFII团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尤其是贺曦,因为很欣赏他,所以慢慢变成了好朋友。当时他对职业生涯产生了困惑,拿到了顶级投行的offer以及国内几家大型基金公司的offer,于是向我寻求一些职业发展上的建议,没想到聊着聊着就把他挖来我们公司了。后来共事的过程中,发现贺曦还很聪明勤奋谦卑,和他共事实在是我的运气。

Q

两人彼此的默契为工作带来了什么帮助?

黄谷涵:管钱的工作是长期的事业,长期稳定的团队是重要的基石,这有赖于共同的价值观与信念。唯有共同的价值观与信念才能让团队走得远,才能不辜负合伙人对我们的信任与托付。

Q

大部分金融公司倾向于选址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但是亚洲价值资本却选址在法租界旧址,原因是什么呢?

黄谷涵:当时选择办公室的时候,安静是很重要的考虑因素。因为投资管理的工作需要专注、独立的思考及稳定的情绪,好的环境能帮助我们把合伙人的钱照顾好。

Q

为什么称呼客户为合伙人?

黄谷涵:管钱是长期的事业,对基金管理人及投资人都有很大的要求,所以我们努力寻找跟我们一样用长期心态看这笔投资的合伙人。当我们用合伙的心情共同经营投资事业的时候,自然而然会在成果及情感上有很大的收获。我们到现在都很受惠于这样的观点,也很享受这样的观点。

Q

听说亚洲价值资本会将自有资金跟随合伙人的资金,以同样的操作投资同样的标的?

黄谷涵:是的,我们常常说我们要吃自己煮的鱼,我们的钱要跟我们合伙人的钱放在一起,我们的合伙人买了什么我们自己也会买什么。我们把长期利益跟合伙人的长期利益绑定在一起,这样既不会有任何利益冲突的观点,也可以让我们专注长期为合伙人创造长期的绩效。

3

为什么选择在2014年重仓茅台?

Beam Suntory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 黄捷飞(Jeffrey)

曾任摩根斯坦利与UBS投资银行家;

曾履职世界最大的酒集团Diageo,作为亚太区战略投资总监主持收购水井坊;

金融与酒道造诣极深,对亚洲价值重仓茅台多有助益。

Q

您在洋酒行业已经很资深了,当时为什么也对中国白酒行业那么了解呢?

Jeffrey:十年前我在Diageo工作,当年Diageo想购买水井坊,由我负责这个项目,于是在这个过程加深了对白酒行业的了解。

Q

谷涵说您对白酒的制作工艺非常了解?

Jeffrey:我们当初聊的白酒工艺其实很有意思。白酒分很多种,最有代表性的浓香型是五粮液,最有代表性的酱香型是茅台。两者在工艺上也有很大区别,浓香型酒最多占比30%是超高端酒,剩下比例的就是中低端白酒;而酱香型则相反,它绝大多数是高端酒,所以在工艺上酱香型有绝对的优势。

黄谷涵:其实白酒制作工艺这样的细节,外行人知之甚少。所以当时Jeffrey就提醒我,从全世界的酒的格局来看,像贵州茅台这样能够用单一公司、单一品牌、单一酒种做这么大的销售跟净利润,是非常稀有的,可以想见它品牌的力量有多么巨大。

科普:贵州茅台“走上人生巅峰”的十年历程

过去14年间,贵州茅台股价飙升了108倍,虽然2008年金融危机及2012年“八项规定”出现使它下滑,但是随后又迎来新的高速增长。当前贵州茅台市值突破万亿,可以说稳坐全球市值最高酒厂的位置了。(来源:北京国酒茅台文化研究会)

Q

白酒大部分是中国人在喝,会不会对市场造成限制?

Jeffrey:这个可以放心,中国有14亿人口占世界人口大约20%。而且中国人消费能力足够强,就算只有中国人喝也足够了。

Q

为什么锁定贵州茅台,而不是其他高端白酒品牌?

黄谷涵:其实我们当时最后锁定了两家公司,一家是国营厂的代表贵州茅台,另一家是民营企业的代表洋河。就在我们犹豫的时候,Jeffrey提醒我,贵州茅台的经销商因为货不够卖了开始回补库存。

Jeffrey:对,跑白酒圈子的时候,我发现反弹最快的还是茅台。当初经销商本来库存里面有很多白酒,但是存量被消费者消耗了,所以经销商第一个开始补货的就是茅台。而洋河、五粮液等其他白酒的库存还是足够的。

黄谷涵:是的,你看Jeffrey的洞察力对我们帮助非常大,我们认为这可能是长期行业内一个很重要的拐点,超强力的竞争力对我们超长期的好绩效是很重要的基础。他对中国消费酒的文化、消费习惯,到贵州茅台的定价能力,都成为超常的护城河,可以一直为我们下金鸡蛋。

Q

当时重仓茅台的时间点和价位是多少? 是怎么下定决心买入的?

黄谷涵:大概是2014年9月,价格在150块左右就重仓了茅台。虽然今年茅台涨了很多,但是从长期看,茅台的股价波动还是挺大的,如果投资人在在2012年的相对高点买入,它要等到2015年才有机会解套。

至于为什么决定在那个时候买入,如果你是2012年以前就买了茅台的人,在经过谷底之后仍然持有,到现在还是能赚很多的。而长期持有的重要原因是把它当做了事业,金鸡蛋的品质是不会变差的。如果还有多余的现金,就能得到超长期的绝佳买点。因为2012年酒鬼酒塑化剂事件及三公消费禁令都对股价有很大的影响,同时经销商也不看好茅台,把库存不断倒出来。这都产生了绝佳的买点。所以用长期观点看生意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而后来它也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报酬率。

我的运气其实非常好,认识Jeffrey是我很大的运气,他是难得的高手。Jeffrey从金融从业到并购,了解这个产业,再到酒业经营者,在不同的维度都思考得非常深入,同时拥有国际与国内的视野,对工艺、经销商行为、消费者行为模式了如指掌,所以在当时帮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如果你能早点认识Jeffrey,他也能成为你的财神爷。

Q

前面讨论了投资茅台的例子,这些是您投资一家投资考虑到的所有问题吗?

黄谷涵:其实考虑的问题是方方面面的,比如贵州茅台,它的消费行为和饮食习惯有非常高的忠诚度,而且它的消费者对价格敏感度极低。特别是茅台的经销商,一般是先打款,即使茅台供应不足量也没有关系,这两者对于经销商跟消费者都有超强的定价能力。而贵州茅台酒厂本身的存货不但不会下跌,反而会屯越久,它的陈年老酒会变得更值钱,这几个现象让茅台酒厂专注扩产。所以这些因素对长期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这样的观点当你很明白它多好之后,才能在股价低迷的时候也坚定地买进,长期持有而且享受长期的绩效跟稳稳的幸福。

4

怎么诠释“投资是一辈子的事”?

Q

投资理念是如何形成的?

黄谷涵:我在投资行业里已经20年了,最早学的是波段交易,虽然赚了一些钱但是并不稳定;后来花费很大精力学习了套利对冲,但是机会并不是年年有;后来又陆续学了期权、期货与结构性商品交易,最后走上了价值投资的道路,价值投资在这这13年来帮我们长期稳定的绩效提供了很好的支撑。而这来源于我们从十几年前就与全世界很多顶尖投资大师学习,对我们帮助非常大。

Q

获得长期稳健业绩的原因是什么?

黄谷涵:三个关键的因素:第一是长期投资的观点,第二是用生意的本质做价值发现,第三是逆向投资。

多久才算长期?一辈子。很多人对一辈子的理解不够透彻,其实并不是持有一个产品持有一辈子,而是你根据市场行情投资不同的品类,持续投资这个行为,所以投资是一辈子的事。

假如你手上有一千万资产,你可以选择消费,也可以选择买一只会下金鸡蛋的母鸡,它会每年下一些金鸡蛋给你去消费,从而年复一年得到长期的财富。如果你急需大笔钱,也可以选择把母鸡卖掉,市场是有足够流动性的。这样的投资方式能给我们带来一辈子的财富。

怎么理解逆向投资呢?你既然有了长期的观点,有长期合伙人,使用长期性管理,看市场波动时就会把它当做常态,就能把威胁转换成机会,就能创造更好的绩效。

举个例子:2007年A股冲上6000多点时,从短期观点看是个很好的投资机遇,当时确实很多机构和投资人都非常兴奋。但是从长期的观点看,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泡沫,我们准备很多材料提醒合伙人,这可能是巨大的风险,巴菲特在这时已经退出了,应该规避这次风险。所以应该在市场谷底的时候看见机会,容易创造出很好的长期绩效。

5

早餐会第一位客户嘉宾分享合伙经验

惠州大欣集团董事长 张秋进

首批到大陆发展的台商,广东省惠州市台商协会会长

创立的大欣集团涵盖多样化事业群

2005年与其他合伙人共同投资900万美元于亚洲价值资本

Q

和谷涵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愿意把资产交给他投资?

张秋进:2002年认识的,他当时还在中国信托上班,在三年的认识中我认为这个年轻人很优秀,所以他来找我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投资他了。

Q

谷涵当年说过,要他帮忙管钱的话,一定要上完他的五堂投资理财课,您当时上完五堂课了吗?

张秋进:他没有这样告诉我,因为我也算一个大咖,但是我想应该不止上五堂课了。多年来,他有时间就来我这里坐坐,跟我聊一些投资者理财知识以及他的投资理念,我也挺认可的。

Q

谷涵提到2007年A股冲上6000点时,建议合伙人不要投资,您有按照他的建议去做吗?

张秋进:有参考,其实也偷偷地投资了香港外资银行,一些外资银行可能因为业绩压力,没有告知客户危险,所以当时被套牢了几千万港币。

Q

我了解到您太太之前也投资TRF,亏损得比较多?

张秋进:是的,我太太投资TRF基本上没有告诉我,亏钱的时候才告诉我。我一开始也很慌,于是问Hank(黄谷涵),他告诉了我TRF是什么,然后让我及时止损。其他的投资朋友则因为银行提供的不对称信息,损失得很惨重。

Q

了解到谷涵对您的实体企业经营也给出了一些建议?

张秋进:是,他帮我做了一个五年发展计划书。这是2009年写的,主要预估未来五年市场环境的变化,威胁与机会在哪里。现在已经过了差不多9年了,我个人认为写得非常准确。他在计划书里面预测,我的企业现在的事业部如果依照当时的轨道,哪些会关闭,哪些会有挑战,哪些资产会上涨,现在确实是这样发展的。

接着Hank分析了未来公司会变成什么样,分别举了几种模式,以及未来的几个事业部能赚多少钱。

Q

我了解到2009年谷涵来惠州进入内地市场时,是您给他提供了办公室对吗?

张秋进:对,因为我觉得这个年轻的团队很好,有幸和他们一起工作,对我事业的帮助很大,有什么问题还可以聊一聊,提供一些建议。

Q

亚洲价值创建了一个Junior Club,专门为企业接班人提供企业经营管理或投资理财方面的课程,您的女儿有上过吗?

张秋进:有,我女儿上过之后,更加节约认真了。Hank提供的这个课程,让他们对金融市场的概念有所了解,对他们的帮助很大。

Q

作为私募早餐会节目的第一位客户嘉宾,可以对投资人提供一些建议吗?

张秋进:审慎地找到合适的基金经理是最重要的。

6

在亚洲价值探索新金融模式

亚洲价值华南区总经理 杨敦熙

曾任职于台湾元大证券、渣打银行,后加入亚洲价值参与创业至今;

一路践行价值投资,探索让人民更幸福的金融资管方式。

Q

和谷涵当初是怎么认识的?

杨敦熙:我跟谷涵是在1998年的,台湾元大证券认识的,当时我们都是那边的基础员工,他很会投资赚钱的名声渐渐在公司传开。因为当时谷涵和公司一位投资高手学习短线交易当日平仓,而谷涵创造了18个月赚14倍的记录。

其实这个投资方式压力很大,赚得多,亏得也多,这并不是一个长久的赚钱方法。那时谷涵经常拉我研究投资,所以慢慢成为好朋友。

Q

是什么促使你选择从渣打银行跳槽到谷涵的创业队伍?

杨敦熙:2005年谷涵创业,我去了渣打银行。谷涵经常跟我分享他的投资收获以及公司经营的情况,我很认同谷涵的价值投资方式,所以最后选择加入公司。

加入公司最大的阻力来自我的家庭,因为我的家人在台湾,我来大陆发展的话就会影响家庭生活,同时家人担心待遇会变低。最后通过与家人的多次沟通,让他们认同了这个做金融的模式。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金融业寻找新的投资模式,所以我们认为用正确的方式投资是可以让人们的生活更幸福、社会更美好的。

一开始加入亚洲价值资本的时候是比较辛苦的,经常台湾大陆两边跑。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因为在走正确的路,并且经过持续经营,公司的成长性越来越稳定了。

主持人:谢谢亚洲价值资本团队非常真诚的分享,让我们对亚洲价值资本怎样找到价值投资的初心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再次感谢。

盛世资产:110亿美元6月入市,2018必配指数基金

管清友:不要小看比特币作为区块链的重要应用场景

声明:本视频及文稿由《私募早餐会》【】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保留追究不署名转载机构和个人的法律权利。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