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谈:人民网:“三位一体”领导体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优势

中青评论

百家号02-2617:08

人民网评:“三位一体”领导体制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优势

历史证明,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党和国家中央军委主席实行“三位一体”领导体制是较为有利的、可取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行党和国家“三位一体”的领导体制,有利于坚持和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有利于加强和改善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有利于保证国家政权机关协调运转和国家体制机制有效运行,有利于组织和推进国家各项事业,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所在。

(作者:人民网评 原标题:《健全党和国家领导体制 发挥政治和制度优势》)

光明日报:缺乏扎实的事实与数据,“返乡文”失去了生命力

春节假期结束,未见返乡文刷屏。社交媒体上有网友写的返乡见闻,阅读人气也不高。前几年每逢春节必有返乡文刷屏的现象,今年好像消失了。返乡文的价值在于,描述了现象,提出了问题,但返乡文也有其局限,由于多是情绪主导,缺少田野调查,没有扎实的事实与数据支持,所以返乡文失去了生命力。返乡文不再刷屏,并不意味着城市与乡村的矛盾和差距得到了彻底解决。只是,人们开始尝试不再抱怨,而是以现实的态度来面对生存之地。

(作者:韩浩月 原标题:《返乡文不再刷屏,以现实态度面对故乡》)

新京报:跨海大桥不是解决海南“堵局”的最佳方案

琼州海峡的跨海大桥与隧道,多年以来,一直在讨论中,此次游客滞留事件,把这个话题再度推成舆论热点。大型工程涉及国土安全、生态保护、经济发展等综合考量,琼州海峡跨海大桥的经济性确有存疑之处。从满足旅游的角度来说,海底隧道或者大桥是可以不建的。因为旅游季节性极强,特别是当下中国长假制度下,更是如此。

巨额投资的大桥、隧道在淡季运营效率不足,显然是不经济的。为了出行的游客不堵车,就把财政资金用来修跨海大桥,或者用国家的钱来为游客渡海付费,也是不公平的。

(作者:刘远举 原标题:《为防海南“堵局”就须建跨海大桥?》)

南方都市报:民营企业家举报官员,底气从何而来?

据媒体报道,山东临沂市金凤凰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近日公开举报临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不作为。这是近段时间以来,继皇明董事长黄鸣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之后,山东发生的第二起民营企业家实名举报官员事件。民营企业家举报官员,由于以往罕见,似乎颇不寻常。

可以说,正是在中央连续利好政策的鼓舞之下,民营企业家所处的环境更为宽松,民营企业家说话的底气更足,才可能出现民营企业家直接站出来“怼”官员的事件。另一方面,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一些地方的民营企业发展遇到了困难,而地方在推动中央各项政策落地、落细、落实的过程中未尽如人意,导致民营企业的获得感不强,可能又促使着企业家“有话要说”。

(作者:南都社论 原标题:《民营企业家实名举报官员事件背后的政商关系》)

燕赵都市报:过度沉迷网游手游的孩子难有“未来”

未成年人玩网游手游,如果能做到理性适度、有所节制,可以丰富他们的娱乐和社交方式,我们也不必谈之而色变。但是,由于未成年人天生喜好新鲜刺激,又缺乏判断力与自控力,很容易痴迷于游戏。孩子一旦痴迷于网游手游,轻则玩物丧志、荒废学业,重则偷拿偷支家长钱财,让家庭蒙受较大经济损失,甚至走上盗抢的违法犯罪道路。

尽最大可能减少游戏的负面效应,是相关企业必须要尽到的社会责任。一方面,要静下心来,开发出真正高品质的游戏产品;另一方面,必须不断健全完善实名制和防沉迷等机制。

(作者:何勇海 原标题:《被手游围困的孩子难有“未来”》)

钱江晚报:转基因研究不能牺牲公共安全

转基因不是不能做,但必须排除安全的风险。转基因作物的优势基因一旦流失出去,可能造成生态灾难,转基因可能在未经安全论证的前提下转移到传统作物身上。一旦疏于管理,它们的“特效基因”也可能转移到其他野生类似物种上。更让人放心不下的还是转基因作物本身的安全问题,这也是一些人谈转基因色变的根本原因。

对转基因的担忧本质上是对治理能力的担忧,前几年的黄金大米事件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进来了,一些人不明所以地吃了,这样的事自然会令人对转基因的事心生警惕。农业部此次通报的这些单位,之所以不报告,无非是想逃避监管,尽快出成果,可是这样一来,就牺牲了公共安全,自然不能纵容。多一些规矩,放慢一点步伐并不是坏事。

(作者:高路 原标题:《转基因研究,不能没有紧箍咒》)

长江日报:“春节价格”不能涨得快降得慢

在春节假期前后这段特殊的时间段里,市场上很多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浮,比如理发的价格、洗车的价格、早餐的价格等等。客观而言,“春节式涨价”有其合理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是市场供给作用的结果。但是春节假期结束后,市场逐渐恢复正常,“春节价格”却高居不下,就值得反思。

随着假期结束,开门营业的商家越来越多,市场秩序逐渐回归正常,随着供给的增加,价格自然会慢慢回落。但对于趁“节”打劫、哄抬物价等扰乱市场的违法行为,应当严惩不贷。

(作者:苑广阔 原标题:《“春节价格”不能涨得快降得慢》)

新京报:孩子怎能成为“待价而沽”的商品?

“免费领送礼品19.9包邮”……看到这样标题的QQ群,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网络购物”。但匪夷所思的是,里面活跃的账户,做的竟是“网购小孩”生意,小孩就是“领送的礼品”。据深广电第一现场报道,随着“网络送养”出现,一种灰色领养产业正悄然兴起。

其实,“网络送养”最大的法律隐患,还是涉嫌拐卖儿童——“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既是《收养法》的明文规定,也是保护未成年人的应有之义,《刑法》更对拐卖儿童罪予以严惩。像普通网购商品一样,将孩子“待价而沽”,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这样的“创新送养”,与买卖孩子又有什么本质区别?果真如此,显然该依法打击。

(作者:欧阳晨雨 原标题:《网络送养,如何防止儿童“羊落虎口”》)

说明:本栏目所引用之评论均为原文节选

整理 / 杨鑫宇 编辑 / 苍 南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