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又一太空雄心起航:12000颗卫星上天,5G服务全球覆盖

大数据文摘

百家号02-2300:52

大数据文摘作品

作者:魏子敏

改期6次,Elon Musk和SpaceX这一名为「PAZ MISSION」的发射任务,终于在两个小时前,顺利完成。

搭载着两颗网络星座测试卫星的Falcon 9火箭,在当地时间22日凌晨6点17分,从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并成功飞向轨道。

就在前一日原定发射前一小时,SpaceX因为大风将发射计划推迟了24小时。

而这次的推迟显然是值得的,今日的加州清晨天气难得的平静。凌晨6点的加州依然一片漆黑,夜幕下的Falcon 9火箭显得异常壮观。

当地时间6点17分,Falcon 9按照原定计划准时升空。整个过程历时近15分钟,三个阶段顺利完成,卫星成功部署到低地球轨道。

这一看似普通的发射任务实际上酝酿已久,且后续长足。

本次发射搭载的两颗测试卫星MICROSAT-2A/2B隶属Elon Musk一个庞大的计划Starlink,旨在在全球范围内带来5G级的通信服务。

两颗测试卫星将在地球上空约700英里的轨道上行驶,和Starlink计划中的其他卫星部署高度一致。

SpaceX在去年为Starlink申请了商标名称,这是Musk又一个关于太空的雄心壮志。如果目标达成,SpaceX将改变传统的高成本、低可靠性网络服务,在全球提供可与光纤网络相媲美的宽带速度,基本上可在整个电磁频谱上创建一揽子连接。

从2015年开始酝酿,SpaceX的目标是在2019年开始建造自己的4425颗宽带卫星,完成之后再建7518颗,总计近12000颗。

这么多颗卫星是什么概念呢?这一数量已超越人类历史上发射的卫星数量总和。

这些卫星均采用标准产品化设计,且用同一款火箭猎鹰9号发射。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实现火箭和卫星的量产,预计未来三十年太空业将迅速发展,将对整个行业成本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文件显示,SpaceX将于2019年发射一个提供4425 Ka/Ku频段的低轨卫星群,一旦部署卫星超过800颗,该系统即可投入使用。

Starlink将卫星将为消费者提供新的无线连接,而不需要再通过现有系统的信号再分配。目前的宽带卫星通信技术,如DirecTV和Dish Network等,信息收发的延迟时间高达约600毫秒 - 比SpaceX预计提供的25到30毫秒的延迟时间慢许多倍。

Elon Musk一直极力宣扬Starlink的影响力,称它可以为全球数十亿人带来5G服务,同时还可以在各种拥挤地区增加流量。“Starlink将成为世界贫困地区人民的真正推动力。”

多方阻力,前进道路仍艰难

SpaceX目前市值约215亿美元,并已得到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Fidelity至少10亿美元的投资。SpaceX曾公开表示,在其即将发布的发行清单中拥有超过100个任务,和价值超过120亿美元的合同。

尽管手握巨额资金,Starlink计划要想达成,仍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在地面,其将与电信巨头时代华纳,康卡斯特和AT&T产生竞争;而在太空,其也面临Oneweb等公司类似计划的强有力挑战。

SpaceX的一个竞争对手OneWeb以日本SoftBank为后盾,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建造720个Ku波段卫星群,并计划于2019年在低轨道上飞行约750英里。去年,FCC批准了OneWeb的请求。

另一个卫星运营商Telesat称,希望在2021年前建造一个能提供120Ka带宽的卫星群。Telesat的卫星主要供美国军方使用,其在1月份发射了卫星来测试宽带服务。

除了公司,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也都在开展类似项目研发。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计划2020年建成“鸿雁卫星星座通信系统”。该系统将由60颗低轨道小卫星及全球数据业务处理中心组成;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推出的商业航天系列工程“行云工程”旨在建立中国首个低轨窄带卫星通信星座系统。采用“星地微波通信+星间激光通信”技术方案。

同时,在打开全球市场方面,Musk同样面临重重困难。

这里面涉及到各国电信产业的行业保护以及网络安全等问题,类似于北斗之于GPS。

此前,Musk也承认,SpaceX需要各国政府的许可才能为当地提供网络服务,然而获得许可会是一个艰难且缓慢的过程。

对商业航空的发展意义重大

在探索太空领域的过程中,很多公司都曾进行过尝试,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早在2015年,Facebook决定不再花费高达10亿美元去建造和发射卫星,而是选择租用SpaceX公司的AMOS-6卫星来提供宽带,主要用于向非洲和其他落后地区提供互联网服务。然而在2016年,SpaceX Falcon 9号火箭发射前加油时发生爆炸,该卫星也被摧毁。

2017年2月19日,SpaceX Falcon 9号火箭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肯尼迪航天中心的发射台39A向国际空间站供应任务,本次发射的卫星也搭载同一火箭升空。(图片来自路透社)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曾资助Teledesic,致力于研发提供互联网服务的低轨卫星。 然而Teledesic在把90亿美元花光之后,于2002年倒闭了。

“SpaceX的成本结构和比尔盖茨所投资的公司相比要好得多,”古根海姆合伙公司分析师Paul Gallant在接受CNBC采访时曾说, Musk颠覆性创新的范例会开创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业务。

SpaceX通过其Falcon系列火箭大大降低了进入太空的成本,虽然此次发射成本高达数千万,但与竞争对手花费的数十亿美元相比,成本已降低不少。

随着卫星互联网业务的发展,Musk很可能已经为SpaceX找到了一个主要业务,来帮助他实现火星殖民地的梦想。

Starlink和SpaceX的这一尝试对于正处在风口上的商业航天企业无疑将是极大的利好。

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小卫星亟待上天,也给SpaceX或者国内像零壹空间这样的民营商业火箭公司提供了市场机遇。

零壹空间相关负责人告诉大数据文摘,作为天基互联网,Starlink是太空经济领域划时代的里程碑,极大拉近了航天与人类日常生活的相关性。

“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在新一代通信卫星组网运行以及更便宜的组网运行方案实施以后,会有个通讯速率更快,容量更大,成本也更低的空天互联网,这样人人都能在天上流畅便捷地上网了,这块市场的想象空间也是非常大的。”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