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给A站的时间不多了,留给阿里的也同样紧缺

三声

百家号01-2012:41

“控股A站”可能是阿里系这一系列布局的开始,这才是巨大传闻中最不能被忽视的信号。

作者 | 张一童

ACFUN(A站)正在进行的新融资,不仅漫长而坎坷,还蕴含着二次元行业可能的变量。

这已经不是A站第一次因为资本关系和内部治理而成为市场的关注点。几乎伴随着每一次融资,这家公司都会发生剧烈的人事变动——股东之间、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管理层内部,都经历了数次变更和动荡——在这个意义上,A站早已成为各方代理人和多方势力互相博弈的战场。

过去的2017年,A站曾经拥有一段难得的安静和休整时间。在2017年6月9日的采访中,ACFUN弹幕视频网的CEO刘炎焱对《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说道,他从去年年底的状态就是保持低调和思考。“从2016年年底到2017年年初,我们完全做到了销声匿迹。当时我不接受外面的采访。其实就是我没想明白,内心还没底。”

在2016年经历高层第6次更迭之后,A站和刘炎焱第一次正式发声。就在接受《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采访的同一天,A站在北京康莱德酒店刚刚举办了一场战略签约仪式暨广告推介会,这也是A站历史上第一次对外发布会,旨在向潜在的广告主强调A站的商业化价值和战略方向。

在那个力图重新出发的时间点上,刘炎焱强调要更加明确和坚守A站的调性——在最糟糕的年景里,A站就是靠着调性留住核心用户。“以后将会往更加垂直的方向发展,包括二次元在内的先锋文化、亚文化社区平台。从现在开始,你每一天用A站,都会有新的惊喜。”

按照当时的计划,A站将会和更多先锋的内容形态建立联系、培育更多类似的内容,尊重A站用户各种各样的小众需求。同时,A站也计划在广告、展会和直播等领域推动更多的商业化尝试。

A站CEO刘炎焱

可惜的是,这份复苏路线图很快便被突如其来的危机再度打乱。两周之后的6月22日,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因为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责成属地管理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关停包括“ACFUN”和微博在内的几家网站的视听节目服务。

三个月后的2017年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正式通报,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违法违规行为为由,对“ACFUN”作出4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万元,同时责令其对视相关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根据官方公布的最终核查数据,A站影视频道、时政频道以及军事频道至此完全关闭,其余频道上被清理下架视频的总数量多达32万余条——这个数据占当时A站整体UGC内容的70%。

诸如此类的危机并非毫无征兆。相反,在过去的十年中,历任管理层在A站播控合规的自我管理方面一直缺位。随着宏观文化管理政策日渐严格、传统媒体内容和互联网内容的管理力度加速统一,旧有的版权红利和腾挪空间在快速消失。加之相关视听牌照的申请条件苛刻、并且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发放新的牌照,A站解决播控合规性问题的手段变得单一而昂贵。

正是在这样的内外因素交加作用之下,政策管制直接导致了A站短暂的自我恢复不得不骤然中断。

脆弱的A站没有承受这种冲击的能力。根据36氪的报道,2017年6月前,A站实际拥有60万up主,每日可以生产11000个原创视频,用户的日停留时间为54分钟,日PV5500万。这些数据在遭遇政策挑战之后开始急速下降,甚至变得极为凶险,“仅日活一项就从年初的800万掉到160万”。

值得注意的是,在商业变现能力极为羸弱的现状下,股东和管理层之间能否互相相信、同心协力就是关键疑问。按照过去十年历史规律,A站长期混乱的内部关系总是会加剧所遇危机的烈度。

实际上,之所以能在2016年底到2017年上半年这段时间能够赢得“自我恢复”的时间,根本原因在于A站在融资方面取得了事实性进展,管理团队也在从上一轮内斗中逐渐恢复与重建。所以,融资进展和内部稳定在这个当口就变得格外关键。

2016年11月21日晚间,中文在线发布公告,拟以现金出资2.5亿元认购弹幕网络13.51%的股权,交易完成后,A站估值达到18.5亿元。交易完成后,中文在线将成为A站的第二股东,第一大股东蔡冬青持股54.77%,上海全土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13.23%,为第三股东。

巧合的是,双方的甜蜜期也从2017年6月开始陷入停摆。2017年12月15日晚间,中文在线发了《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31日,中文在线对A站的实际投资为1.31亿元。基于前两期打款情况,这意味着在2017年6-10月之间,也就是A站两次遭遇政策管控的时期之内,第二大股东中文在线仅为A站打款2100万元。

对于一个在2016年前9个月就能净亏损1.46亿元的公司来说,没有按照承诺打来的1.19亿元直接关乎到日常运营。根据36氪的报道,A站在2017年11月25日到27日间爆发的严重“宕机事件”,大概率就是一场因为资金链紧张而触发的公司运营危机。

正是在这场“宕机事件”之后,关于阿里系将参与A站新一轮投资的传言开始广泛传播。2017年12月20日,《财经》杂志表示,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计划入股超过20%。合一集团与云锋基金在A站所占股份之和将超过50%,阿里巴巴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

2017年12月28日,36氪提出了更为详细的交易方案细节:即本轮A站预计增发2.5亿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云锋+阿里”占31%;而A站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出让了28%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投后占比16%。加上此前优酷土豆在A站已经持有的13.23%股权,“阿里+云锋+优酷土豆”的组合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地位。

在当时的接触过程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云锋基金的对外态度,随着这两篇报道的出现而变得更为谨慎和敏感。内部人士坦言,双方确实在进行相关接触,但是“相关报道并不属实,最终交易方案还远未形成”。

有业内人士分析道,在这个时间点密集出现媒体曝光,对于正在进行的多方谈判可能会存在影响,其中一个可能是会加大阿里系的谈判难度。

2018年1月18日,36氪更新报道融资谈判进展,即云锋基金对A站新一轮融资的态度变得非常模糊,这也影响到了其余跟投机构的投资意愿。

某种程度上,A站此次资本动作之所以意义重大,不仅关系到这家在核心二次元人群心中有着重要意义网站的生死存亡,还将预示着阿里这家超级公司在泛二次元文化领域成体系打法开始。

即使关键数据下降极快,但是A站依然是一个具有战略性价值的入口型平台。如果阿里对于二次元以及整个青年文化有着未来计划,那么这家中国网络二次元文化最初的起源地之一、已经形成鲜明的文化属性和产品调性的网站依然可以充当“敲门砖”。

相比之下,阿里的战略竞争对手腾讯已经对于几个重要的二次元经济入口平台完成投资,形成了一整套泛二次元经济体系的雏形。特别是在在网络文学、在线动画、网络游戏等内容领域,腾讯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这也意味着,留给阿里巴巴可以选择的平台型标的已经不多了。

2017年10月10日,彭博社称,B站计划在美国进行IPO,将筹资至少2亿美元,IPO后的B站市值被预计将超过10亿美元。也是在2017年,快看的新一轮融资过程中也一直有着腾讯参与的传闻,虽然在正式披露的股东名单中没有腾讯的身影,但是这样的传闻应该不是空穴来风。

文化娱乐作为腾讯重点布局的赛道,腾讯2017年在此共出手了34次,至少有9家属于动漫领域,并以内容制作为主。其中,包括了从国产原创漫画制作商、国产原创3D动画制作商到衍生品开发与授权公司和动画影视创作服务提供商等。

毫无疑问,腾讯在这个赛道上的投入还将继续坚持,也会使得阿里所感受到的压力变得更为巨大,留给它的时间也不多了。

在这个意义上,阿里系投资A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根据《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的了解,阿里系正在泛二次元文化领域开始试探——钉入有着卡位价值的“楔子”,雇佣可能有着阻拦意义的“代理人”——不仅只有被热议的“控股A站”,阿里系还将在二次元市场的很多点位酝酿着新的计划。

这意味着,“控股A站”可能是阿里系这一系列布局的开始,这才是巨大传闻中最不能被忽视的信号。

目前,阿里大文娱还处于高层调整后的新阶段,内部投资布局的最终决策权也处于动态调整中,这也使得了“控股A站”谈判中的变量极多。根据《三声》(微信公号ID:tosansheng)的了解,阿里系这次出手旨在重塑A站内部的股权关系和权力结构,具体持股比例分配目前尚未确定。

阿里系的重要目的在于,计划通过此次资本运作来提升管理层的话语权和积极性。就在介入融资谈判的初期,云锋基金曾尝试联手微博一起对A站进行联合投资,以支持未来的管理层。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来了:在一轮轮动荡和斗争的惯性已经根深蒂固的传统里、在始终无法维护一个商业网站基本运营的情况下,谁才会是阿里所中意的未来管理层?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