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锋资产郭锋:2018年看好三大投资机会

东方财富网

发布时间:18-01-1915:22

  本期嘉宾简介:郭锋,上海石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合伙人。曾任职于雷曼兄弟(亚洲)、华富基金、东海证券资管分公司总经理。

  在券商资管、公募、还有外资投行卖方研究工作过,又创立了私募机构,这中间有何不用的经验和感受?作为一家私募的掌门人,在投研当中最看中的是什么?风控方面,又有着怎样的理念和方法? 2018年,他看好的投资机会有哪些?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上海石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合伙人郭锋做客《财富观察》栏目,分享了他的精彩观点。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东方财富网:大家好!非常高兴我们今天在东方财富风云榜颁奖典礼的这个机会,我们邀请到上海石锋资产董事长合伙人郭锋先生来接受我们的这个专访。

  郭锋先生之前曾经在东海资管工作期间旗下有十位投资经理,年化收益在20%以上,业绩也非常好。2017年的时候上海石锋资产也获得了东方财富风云榜的大奖,这次非常高兴他这边有机会能够到我们这边小小的演播室里来跟大家一起聊一聊。

  郭总您以前也是在券商资管、公募、还有外资投行卖方研究都有过比较长的从业经历,现在又联合创立了私募机构。您能不能分享一下自己在这些不同机构的经验跟你的感受?

  郭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参加咱们东方风云榜的颁奖。有机会跟叶总一起来讨论一下关于投资的一些话题。我之前最开始入行的时候是在外资投行,最开始第一工作是在雷曼兄弟的亚洲,是在研究部研究大宗商品的股票。当时我觉得外资投行给我最大的体会就是说它给我们打下了一个很好的一个基础。就是如何做一个上市公司基础的研究。我记得我入行的时候第一两个月的时候,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就是做了一个上市公司中国铝业的模型,大概基本上从它的产能产量包括成本各个细分化进行一个总结和预测。我觉得这个给我未来的投资生涯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

  后面进入公募基金以后,我觉得在公募基金里面其实是一个学习和整理的过程,因为我们在公募基金的时候是一个相对收益的战场,这里面有很多投资的方法,我们也是在从中不断地学习,找到相对来说比较适合自己的。

  我在2013年的时候是加入了东海证券资管,大家知道证券资管是相对来说讲解绝对收益的一个基因,所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让我重新对自己的投资方法进行了审视,包括对整个投资的风控,投资的理念,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在东海资管期间也是正好遇上市场从13年不断往上走的过程,我们的客户也获得了比较好的收益率。

  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创立了石锋资产,也比较幸运的是我们出来以后整个投资风格从16、17年开始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整体的投资风格越来越多的向成长价值投资向价值投资区域去发展,我们在过去的两到三年之中也取得了相对来说不错的成绩。

  东方财富网:我们也看到了石锋资产过去两年业绩表现非常好,那么是不是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这边的一个投资的分析框架跟投资理念。在投研当中您最看中的是什么?

  郭锋:我记得我很久以前我就读过一个理论,这个理论大致的意思就是说美国历史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棒球手,他是打过历史上单赛近400次安打以上。他把对方的来球分成77个区域,他选取了其中的22个区域,作为他重点击球的区域。也就是说如果这个球过来的时候不在他22个区域之内的,他是相对来说比较马虎的处理,不会做重点的出击。这个实际上我觉得就是说当你有把握的时候你去出击,你可能获得的成绩会相对来说是比较稳定的。那么其实这个理论跟巴菲特的叫打卡理论也是很相似的。巴菲特的意思就是说,如果说你的一辈子可能给你一张卡片,这上面只有20个孔,那么你每做一次重大的投资你就在里面打一次孔,如果是有这么一张卡片在的话,你对每次的投资,比以前应该是更为慎重,这样的话你的投资的收益率会更好,我们石锋资产其实创立之处我跟我另外一个合作人崔总我们也是一直延续这样一种投资理念,就是我们是去做那些大概率的事件,去找一些大概率的投资机会,在我们觉得很舒服的一个股指区间去进行重点的出击。

  整个石锋资产的理念,我们叫做研究驱动的成长价值投资理念,研究驱动比较好理解,就是我们整个公司的驱动力是来自于我们公司的投研部。那么成长价值投资者,我们会把投资简单地在一个轴上面把它分成左侧和右侧,最右侧我们可以认为是一个极端的价值投资,这个比如说像巴菲特老师格雷厄姆是属于一个流派。就他们会找那种特别便宜的,比如说会找一些低进入资产很多的企业进行投资,这种投资其实大家也知道在A股市场实际上存在的时间和机会并不是很多,那么在这个左侧其实是一个极端的成长投资,我觉得我们A股市场在13、14、15年所演绎的这波所谓的主题投资,概念投资我觉得就是诠释了这个叫做极端的成长投资,我们的投资理念是介于这两者的中间偏右,我们叫做成长价值投资。我们这里的成长价值指的是什么?成长指的是高增长,价值我们这边很简单的就是作为一个业绩。就是我们是找能够持续地高增长的业绩兑现的一些上市公司,这就是我们整体,因为我们相信整个股价从中长期来看,它的股价的核心动力来自于公司盈利的一个增长,所以这个也是说我们其实石锋资产的投资理念在我们以前,包括我以前投资的机构里面,在我的合伙人崔红建,我们以前的投资理念都已经有很长时间的一个实践。

  那么为什么我们去做这么一个投资理念的工作呢?其实大家如果回忆起来的话,过去的十到十五年之间A股市场其实是一个可以把它简单地分类为两个完全割裂的市场,一个市场就是以博弈格局为主。这里边我刚刚说过了就是极端的成长,概念,交易,包括13、14、15年的很多的跟市值管理相类似的一些投资,那么这是一类投资,在这一类投资里面其实涵盖了A股很多的上市公司,因为大家也知道,A股的很多上市公司其实在常年的过程中间,它的收入和业绩的增长其实是属于一个比较一般的一个比例。那这样的公司它的股价的波动主要是来自于资金面,主要是来自于主题,来自于股价的交易的一个推动,但是在那个市场里面,大家知道因为长期来说随着交易的损耗以及本身你这个企业的增长并不是一个很可观的一个增长的比例,所以这个市场可能是一个,整个的市值来说是弱增长,或者是一个零和博弈的市场,我们所关注的是另外一块市场,其实在过去的十到十五年之间它一直存在的,A股其实还是有那么200到300家企业它是有相当强的一个核心竞争力,并且在A股的GDP每年在这么高增长的过程中间,他也充分享受到了这个过程,它的收入和利润,包括它在整个行业中竞争格局里面逐渐形成这些所谓的优质蓝筹高增长的这些企业,这些企业也构成了一个市场。

  如果说你长期在第二类市场中间去耕耘的话,实际上你的投资业绩不会差的,但是因为种种的原因大家也知道整个在投资的过程中间大家都会很多的诱惑,市场的风格每年都在变,但实际上在我看来,在我们刚刚说的第二个市场里面,它的市场风格一直没有改变。从长期来看它的投资的业绩获得都是非常客观的。

  东方财富网:对,我们也可以看到很多的所谓十倍股其实一直在成长。那么在这个选择当中,不管是什么投资,不管是哪种风格可能风控都是非常重要,尤其是您也在券商做过这一块,那么请问您这一边现在比如说对于风控方面是怎么样的一个理念和方法?因为能够看得到是你们这边的回撤看起来都特别小,不过投资人好像也都很满意。

  郭锋:对的。因为我们在介绍我们公司简介的时候有一张是讲公司业绩的,但是我们后面一定会附一张表格,那么主要是讲公司的一个区间的最大回撤,以及公司的夏普值,夏普值是一个评价基金风险控制比的一个指标,夏普值越高说明公司的产品在每承担一分风险的情况下,它获得超额收益的比重是越来越高。我觉得比较幸运,我们整个在过去的两到三年之内,实际上夏普值比例应该都是在二到三之间,应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一个比例。

  我们实际上风控,石锋资产的两位创始人,我是来自于券商资管,另外一位合伙人崔红建,崔总他是来自于平安保险,所以我们都是有着绝对收益基因的机构。所以在风控方面前期就下了一个比较大的一个工夫,其实最初我在东海资管的时候,我是13年去的东海资管,那么对于我来说,我上任以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制订了一个比较严格的风控体系,就是我们新的产品有比我们的合同更严格的预警和风控线,而且当达到我们的风控线以后,我们是把权利直接下方给我们的风控总监,所以说这样的投资经理在整个做产品的时候,他就会相对来说有更大的一个审慎性。那么到石锋资产以后,除了我们刚才说的有比更多的一个风险和控制的线以外,我们实际上所选公司的PED股指也是我们择时的时候,尤其是个股择时的时候一个重要的一个指标。

  刚才我说的是一个技术风控,但实际上我觉得风控最重要的还有两点,第一点就是一个组合风控,那么我们知道私募机构包括公募基金,它跟大家个人做股票最不同的一个地方是在一个组合投资,那么组合投资,比如像我们公司的话有五到十个行业,十到十五个个股,这些个股之间的相关性,有的相关性不是很大,所以这就保证了我们在投资的业绩方面它会比较均衡。那么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风控就是第三类风控,实际上归根到底你所头的股票,它的回撤,它的交易的价格都是取决于公司本身,最终长期来看是取决于本身的上市公司基本面,所以我投的这个公司所处的行业以及这个上市公司本身的基本面的变化是我们风控的最后一道。在这里面上市公司的管理层是否是一个勤奋勤勉有远见的管理层也是我们做上市公司股票风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环,我们就是通过这三层所谓风控的结构去保证了我们整个组合的相对来说一个均衡稳定性。

  东方财富网:您刚才讲到组合方面比较看可能五到十个这样一个行业。2018年的话您可能会比较看好哪一些行业?

  郭锋:从长期来看,就是中国在整个世界范围之内它有哪些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优势?并且在这种优势里面所催生出来的行业和公司是一直以来我们所寻找的,我觉得简单地可以把这些行业分成三个大的类,比如说一类叫消费升级。第二类就是所谓的先进制造。第三类我觉得是跟周期类相关的一些股票。那么在这三个大的范畴之内我觉得都是很有机会的,那么简而言之比如说第一在消费升级上,我觉得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从2016年开始,中国的很多消费品不管是可选消费还是必选消费品它的很多的增速在加速。那么这个里边我觉得有几个潜在的因素,第一个就是说本身的一线、二线城市的人均收入也到了一定的临界线。比如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以前可能只有商务用酒的时候可能才会喝到茅台。现在慢慢地在15、16、17年大家看到很多的我们个人的宴请里面也越来越多的茅台,很多喝500到700块钱的酒的人,他就可能会升级跳一个,喝1000块钱以上的这些酒。还有比如说其他的消费升级,比如说以前我们洗衣机,比如说以前我们用的都是波轮洗衣机,现在越来越是用滚筒洗衣机,那么很多一二线的城市从滚动洗衣机又越来越的消费升级去用洗干一体机。那么这些都是属于消费升级的这个领域。

  另外我觉得从2016年开始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事,有一些必选消费品。比如像乳制品,像牛奶,实际上它的增速也加强了,我们也关注到了,咱们国家像棚改货币化的一些改造,棚改货币化的一些改造过程中间有相当多的钱是直接下方到了底层的老百姓,所以底层的老百姓他的消费收入也到了一个临界点,我们所观察到一个数据就是说2016年乡镇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数额已经是超过了2006年我们城镇的一些居民的可支配收入的过程,所以也就是说我们觉得2006年开始我们一些城镇居民所经历的消费升级正在我们这些乡村的居民里面重新又开始一论新的消费升级,这是我刚才讲的第一块,消费升级这一块。

  第二我觉得在先进制造业一块,我觉得很多年以前大家就开始讲,中国的产业可能会收到周边很多东南亚企业的威胁,我们可能很多的产业可能会转移到他们那边去,但是大家其实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么多年过程中间这个趋势并不明显,而且反而中国的制造越来越强,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的基本面去支撑它。比如说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中国有全世界最大比例的中产阶级的人口,比如说中国现在有全世界最好的基础建设,具有规模化的制造的配套,林林总总其实从全世界来说的话我觉得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替代中国这么大规模的一个我们叫做接近于先进制造这么一个过程,因为如果我们把美国或者是西欧或者是德国和日本的一些行业,他们可以成为先进制造的话,那中国其实是最接近与这些先进制造,而且中国在过去的三年之内,在整个的互联网时代来临的时候,我觉得中国的民营企业是牢牢抓住了这个浪潮,那么我们在内部自己研讨会的时候,我们自己经常总结,中国实际上在这次互联网的时候,是实现了弯道超车,而且在整个大数据的浪潮,包括未来在人工智能方面实际上都得到我们整个中国的其他一些传统行业里面,这是第二块。

  第三块就是周期类,我觉得2017年大家看到最最典型的就是由于供给侧的改革所导致周期的一些波动,那么这里面产生一些投资的机会。我觉得2018年可能不会简单地演绎2017年的一个故事,我们已经关注到实际上从2018年年初大家就可以关注到跟整个全球供需相关的一些行业,比如说像石化行业,其实已经凸现了一些周期性的机会。那么我觉得2018年可能会隐藏一个比较大的机会,就是来自于整个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相对来说都在一个比较甜蜜增长的一个时间段,这个时候其实有一些供给,竞争格局比较好的产业会有很多的机会。刚才我说的在消费升级在先进制造和周期类相关的行业里面我觉得都能找到挺多的机会。

  东方财富网:非常谢谢郭总跟我们分享他自己的投资经验还有对2018年的一些看法,因为今天时间比较有限,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够再跟郭总进行一个更深入的一个讨论,然后也把郭总更好的一些经验,包括他的一些理念能够跟我们的用户能够做一个更多的交流。今天先这样,非常感谢郭总。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