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北京第二古老的天主教墓地的前世今生

老猪的碎碎念

发布时间: 2018-01-18 14:24
关注

正福寺天主教墓地。

正福寺天主教墓地是北京两处最早的外国传教士墓地之一,它不仅如实地记录了两百多年来天主教在北京一带的传教活动,更是这一时期中西文化交流的见证。

老猪在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偶然看到一批来自于北京海淀正福寺耶稣会士墓地的国外天主教士的碑林,在碑上记录着历史,篆刻着那些从明清时代就来到北京传教的洋人们的一生,顿感唏嘘,但也勾起了去探索发生在这一历史时期历史的探索,于是有了今天的这个文。

作者/拍摄:@老猪的碎碎念

坐标:北京,五塔寺(石刻艺术博物馆)。

这里是北京系列之天主教士碑林。

正福寺墓地,又称北堂墓地或法国人墓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正福寺村。原为明初徐达后人所建的家庙。咱先交代一下这块地方的前世。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受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的恩准,六名法国耶稣会士远渡重洋前往中国传教。除了塔夏尔神父途经暹罗(泰国)时离队,其余五位在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抵达北京。其中张诚和白晋被康熙皇帝选为西学老师留在宫中,其余三人前往外地传教。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在华的法国耶稣会士脱离葡萄牙耶稣会,成为独立的传教团,张诚被任命为法国耶稣会中国传教会会长。起初包括张诚在内的法国耶稣会士,和其它国家的传教士一样,都安葬在栅栏墓地。雍正初年(1724-1730年间),法国耶稣会在京西正福寺村旁边获得了一块土地,用于建造墓地和避暑静修之用。此处位于现在海淀区四季青乡,据说原来是明代大将徐达后人的家庙。墓地建成后被称为正福寺墓地或法国墓地,雍正八年(1730年)去世的白晋是第一位安葬在这里的传教士。雍正十三年(1735年),张诚的坟茔从栅栏迁至正福寺墓地。后来耶稣会被罗马教廷解散,遣使会接管了北京的法国传教团体,先后共有25位法国耶稣会士被埋葬在正福寺墓地,其中包括圆明园大水法的设计者蒋友仁。

嘉庆、道光时期,朝廷奉行禁教政策,其间正福寺墓地没有受到破坏。道光十五年(1835年),从澳门来到北京的孟振生神父在书信中详细地描述了当时正福寺的情形。整个墓地呈长方形,前半部分是住所,后半部分是墓园。进门有一个小门厅,穿过走廊是一个四合院。院子中心有一个日晷,北面是餐厅,西面是住房,东面是图书馆。教堂是独立的建筑,位于四合院后面。房子周围种满了果树,一条架满葡萄藤的长廊通往后面的墓地。墓地正中是一条小径,尽头处的平台上建有大石基祭坛,上面树立着石质十字架。47座坟墓排列在小径两侧,其中33座石碑上刻有铭文。白晋、张诚之墓位于十字架前面最靠近的地方。结合下面这张十九世纪的图画,我们可以形象地了解到当时正福寺墓地的面貌。

道光十八年(1838年),一起地方仇教事件使正福寺墓地首度遭劫。一位名叫孔山林的教徒从山西运送宗教物品到北京,在途中被巡捕扣留,收货人是正福寺的看守人图老五。经过五个月的清查和审讯,他们和另外几个教徒以勾结洋人罪被流放,正福寺则被查抄充公。十字架和墓碑被推倒,墓地沦为废墟。

咸丰十年(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根据《北京条约》的条款,清政府将归还此前没收的教会财产。条约签订不到一个月后,恭亲王奕訢签发了归还正福寺墓地的公文。此时已经成为北京教区主教的孟振生,主持了公开安葬阵亡的英法联军官兵的仪式。阵亡于通州张家湾的法国军官达马斯(Count Albert-Marie de Damas)入葬正福寺墓地,标志着正福寺重新开放。他的坟墓位于墓园东边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墓前还建起一座气派的纪念碑。碑身上刻有法文“以此纪念1860年在远征中国时阵亡的将士”,另一面为阵亡者的姓名和身份,侧面饰以拿破仑三世皇室的鹰像徽章。这座为侵略者修建的纪念碑,为正福寺增添了一抹宗教之外的色彩。

同治二年(1863年)底,正福寺墓地修复完成,破损的墓碑被重新树立起来。同治七年(1868年)12月孟振生归主,成为安葬在正福寺墓地里的第一位法国主教。

1900年6月义和团冲入正福寺墓地,烧毁房屋,铲平墓园,开棺暴尸。1907年在北京教区主教林懋德的主持下,正福寺开始修复。先是重建了教堂,同时修补残存的墓碑,无法恢复的则重立新碑,共计67块。

所有墓碑并没有复归原位,而是镶嵌在祭坛两侧新修的围墙上,传教士们的遗骨经整理后埋在墓碑下面。此后正福寺不再用作墓地,逐渐转变为以教堂为中心的活动场所。

新中国成立初期,正福寺的宗教活动得以保留。1954年六必居酱菜厂征得了正福寺的部分土地。1958年的“献堂献庙”运动中,教堂献给了人民公社,先后用作集体食堂和生产队仓库,1978年拆除。

在1969-1971年间的备战备荒运动中,正福寺墓地的墓碑被从墙上起下运走,用于修建防空洞。没有运走的则散落四处,有些被砸坏。后来多家单位迁入,正福寺墓地彻底湮没。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批正福寺的墓碑在月坛北街的西城酱菜厂院内的防空洞里被发现,当时用作盖板和墙体的建筑材料。这些饱经沧桑的墓碑被运至北京石刻博物馆收藏,于是我看到了它们。

在这里传教士们的墓碑丛林中穿行,我仿佛听到了他们传唱的经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拍摄:@老猪的碎碎念

谢谢观赏, 喜欢请关注。

下一季将有更好的内容呈现

注:历史部分来自于voodoo3_bj研究的历史博文。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