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酷骑等二线共享单车集体陨落,为何只有哈罗单车屹立不倒?

白小楼

百家号17-12-2719:59

对于互联网行业内的从业者来说,关于诸多“风口”早已屡见不鲜。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时,大多数人张口闭口都是O2O,后来网约车又开始大行其道,继而虚拟现实,内容付费纷纷登上台面。

去年共享经济又横空出世。而现在,众多大佬在公众场合亮相时无不提到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看来对于风口的追赶,几年下来,似乎从未变过。

共享单车从去年至今,经历了一个产业该有悲欢离合。与其他行业相比,在时间周期上可谓有过之无不及。毕竟在一年多的时间,所发生的故事的确太多。

虽然从今年8月进入下半场开始,在大浪淘沙之后,大部分企业都相继退出舞台,但公众对于共享单车的热度却丝毫未减。

如作为行业内头部企业的摩拜与ofo最后是否会合并?还有那些共享单车企业背后的资本们又是否希望能快速抽身而出?

在洗牌期之后,公众对于共享单车所围绕的话题往往是摩拜与ofo。却进而忽略了二线共享单车企业,想来也正常。

在10月以后,二线共享单车代表企业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小鸣等车等纷纷被爆出现财务困境,拥有较高口碑的小蓝单车更是在11月宣布解散。

二线共享单车企业破产与倒闭的消息不绝于耳,大部分都无法幸免。在一次次末位淘汰之后,公众的目光自认而然的落在了摩拜与ofo身上。

但在任何行业内,其实都不乏有“黑马”的出现。在二线共享单车梯队里,除耳熟能详的小蓝、小鸣、酷骑以外,哈罗单车一直是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据最新数据表明,哈罗单车已经投放了15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已经达到8800万,同时还进入了140多个景区。而把自行车投放在景区也是哈罗单车特有的标签之一,这也是与其他共享单车企业的差异化所在。

12月27日,哈罗单车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的D2轮融资。这与12月4日3.5亿美元的D1轮融资,仅仅相差了23天!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频频融资,这让一向在行业内以低调而著称的哈罗单车名称鹊起。

之所以最初在名气上弱于其他企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在哈罗单车成立之初,并没有把市场瞄向如火如荼的一线城市。而是在二三线城市“开荒”,进而大面积扩张。这种躲避锋芒的战略,现在看来可谓影响深远。

毕竟如果当初哈罗单车也像小蓝单车一样“决战紫禁之巅”加入一线城市战场的话,那么现在的结果也尤未可知。

由于二三线城市如杭州、武汉、厦门还处于共享单车的空白区,所以哈罗单车的入局可谓得天独厚,在进入发展期以后,哈罗单车成为了二三线城市共享单车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企业,而这些活跃的用户数据,也成为了哈罗单车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

毕竟就一线城市来说,无论摩拜、ofo、小蓝、酷骑这些企业的用户,大部分都是重合的,所以之前有消息称,之所以摩拜与ofo没有合并,是因为用户重合度太高,以至于对于两家公司来说,合并并没有太大意义。

但哈罗单车则不然,由于二三线城市并有进入红海,所以并没其他共享单车企业与哈罗单车数据相仿。

物以稀为贵,用户也是如此。哈罗单车在二三线城市的一家独大,让它的注册用户有了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这才是哈罗单车的核心竞争力。

今年十月底,永安行低碳科技与哈罗单车合并,哈罗单车CEO杨磊出任新公司CEO。有消息称,两家公司合并前,永安行也曾找过当时岌岌可危的小蓝单车。

但最后摆在眼前的结果是与哈罗单车合并,显而易见,永安行放弃了小蓝单车。究其因,还是在于哈罗不可替代的用户活跃数据。

虽然小蓝单车有段时间被列为除摩拜与ofo以外的行业老三。但其实从今年六月以后,就已经出现颓势名不符实了。原因在于6月份小蓝发起了一次失败的营销,进而导致B轮融资失败。

所以六月份以后的小蓝,已然进入了下滑期。而在摩拜与ofo之后,在月活用户上,后来者居上取代小蓝,成为行业第三的就是哈罗单车,这才是永安行最后选择哈罗单车的原因所在。

所以小楼觉得,哈罗单车最初避开一线城市而选择在二线城市开拓市场是一种极高明的“曲线救国”之策。这样既避免了与头部企业正面竞争,又为自己争取到了足够的生存空间,可谓是一箭双雕。

因为当酷奇、小蓝与摩拜和ofo死磕时,哈罗单车在二三线尝试的市场占有率和单车投放量都已根深蒂固,这也是为什么同为二线共享单车阵营,当小蓝、小鸣、酷奇相继退出舞台后,哈罗单车还能继续融资,屹立不倒的原因所在。

有时候,对于企业来说,最初的定位战略与运营眼光,确实已经决定了企业的成败。

取代小蓝并不是结束,面对头部企业摩拜与ofo的虎视眈眈,共享单车三足鼎立时代,只是刚刚开始。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