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野果、收庄稼···年入百万的欢子们如何借助自媒体改变命运?

吴怼怼

百家号17-12-2108:05

1

今年10月,北京一场短视频行业分享活动现场,台下坐着几百位自媒体创业者,台上演讲的小伙子操着一口贵州口音的普通话,有些紧张和局促,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演讲。

他来自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一个偏僻苗寨,却坐拥一个粉丝数66万的自媒体,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2亿。他叫欢子,是头条号「欢子TV」的创作者。

做头条号一年来,欢子的年收入达到50万元,而就在一年之前,他还是一名商场保安,月收入只有区区3000块。初中毕业就离开山区进城务工,他做过蔬菜搬运工、家具厂学徒、电子厂工人,甚至还打过拳。可以说,自媒体实实在在改变了他的个人命运。

2

提到自媒体,我们会首先想到时尚、汽车、鸡汤、娱乐八卦等几大类别;提到自媒体人,我们会首先想到咪蒙、新世相、黎贝卡等,他们大多数具有媒体从业经验、生活在城市、并面向城市用户进行内容生产。

而以欢子为代表的农村自媒体人的兴起,意味着信息在生产、传播、消费各个环节的成本和门槛的进一步降低,更多资源匮乏的普通人得以借由自媒体为自己赋能。

在生产环节,不论是硬件设备还是传播者内容生产的专业技能,门槛都大大降低。2016年4月,欢子还是一名月入3000元的商场保安,他纠结再三,才下定决心花2000块——月工资的三分之二,买了一部二手iPhone5。欢子最早的几期短视频,就是用这样一部手机,凭借他积累的搞笑视频观看经验拍摄、剪辑出来的。而在电子设备普及之前,昂贵的设备就能欢子这样有心从事内容生产但经济拮据的创作者拒之门外。

在传播者内容生产的专业技能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内容生产尤其是视频生产行业的进入门槛非常高,从业者需要进入专业院校学习。而现今,伴随着电子设备的完善,涌现出大量简单易用的编辑软件。创作者只需经过基本的学习和训练,就足以具备生产内容的技能。

而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智能推荐平台又使得内容成为爆款越发容易。欢子第一条爆款视频「收谷子」是一次无心插柳。当时刚好是收谷子的季节,欢子随手将过程拍摄上传,第二天,欢子看到上百万的播放量,吓了一跳,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数字。

在「欢子TV」发布的300多集农村短视频中,一条名为「有多少人会羡慕农村人的生活」的视频,当天播放量达280万,评论达15000条,还有一条介绍苗族过年习俗的视频,播放量达800多万。欢子很轻易就找到了对的受众。

在消费层面,内容消费属于物质消费满足后的精神需求。电子设备的平价化,使农村用户也能拥有信息接收设备。移动互联网出现,也使得他们能够在劳动间隙利用碎片时间消费信息、进行娱乐。欢子最初接触短视频,就是在当保安时的空闲时间。9亿农村人口,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内容消费市场。

在大批农村青年进城务工的时代背景下,对于务工人员来说,展现乡村生活的短视频能够寄托他们的思乡之情和对亲人的牵挂。而对于城市用户,此类视频能够满足他们对乡村生活的好奇。「欢子TV」正是补位了这一内容在自媒体行业的缺失,满足了这一群体的内容消费需求。

内容生产、传播、消费各个环节的下沉全面完成,欢子这样的农村自媒体人应运而生。

3

欢子不是个例,还有许多农村的年轻人,抓住了这次实现自我价值、改变人生的机会。

曾哥——头条号《乡间味道》创作者,拍摄、记录农村人物,拥有粉丝20多万,累计播放量8000万;

张大勇——头条号《我是张大勇》创作者,拍摄东北农村短视频,拥有粉丝50万,播放量突破1次,在今日头条流量收入达30万元人民币;

秋子——头条号《乡野丫头》创作者,记录侗族农村生活,拥有粉丝30多万,累计流量收入达20多万元。

这些农村自媒体人中,除了曾哥曾经是一家报纸的编辑,其他几位都没有媒体从业经验,张大勇从事建筑工作,秋子则是一所乡村小学的教师。点开他们的视频,制作绝对称不上精致,但粉丝又绝对算得上忠诚。

左起:桂平光哥、欢子、秋子、张大勇、曾哥

4

马斯洛需求理论将人的需求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五个层次。

欢子曾一度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奔波,离开家乡和亲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在不同的工作间辗转。至于更高层次的需求,在打工的日子里,他是没有想过的,正如他在纪录片反复说道的,「一年前我还是个保安,没有人愿意正眼看我,做了头条号一年多,有很多人愿意关注我了,我感觉特别神奇。」新媒体让欢子收获了尊重,村里的乡亲们夸他是「苗家的窗户,全村的偶像」,他还来到了北京,站到了「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的舞台上,面向上千位内容创作者分享自己的内容创业经验。

现在的欢子已经迈向了需求的最高层——自我实现。

欢子提出了「千村万户」计划,预计用5年时间,走1千个村子,1万户人家,在保证自身头条号内容丰富度和独创性的同时,更通过自己的镜头为更多农村提供了展示风土文化的平台,和推广特色农副产品的渠道。前不久,他刚刚去到甘肃,通过直播帮助当地农民展示、销售土特产。迄今为止,他已经走访拍摄了湖南、广西、江西等多个地区,共计80个大大小小的村落。

不仅欢子,很多三农短视频的头条号创作者们,都在通过自己的媒体发声,为乡村的改变尽一份力,既创造了社会价值,也达成了自我实现。

「乡间味道」创作者曾哥,今年夏天深入贵州山区算子村,用16天时间实地记录山区贫困儿童的生活,帮助解决了30多名贫困山区儿童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

「乡野丫头」创作者秋子也致力于整理和传播自己民族的文化,收集整理侗族方言、歌曲、美食、习俗等特色文化,让自己的头条号成为外界了解侗族的窗口。

传播学奠基人拉扎斯菲尔德提出大众媒介的三大功能,其中第一个就是「社会地位赋予功能」:任何事件和人物,只要得到大众媒体的广泛关注,就会成为社会瞩目的焦点,获得知名度和社会地位。

从以报纸杂志为代表的印刷媒介时代,到以广播电视为代表的电子媒介时代,漫长的时间里,大众媒介一直为专业的媒介机构所垄断,他们塑造出明星和名人,普通人只能被动地仰望。互联网和新媒体来了,每个人都能平等地运用媒介,进行信息和内容的生产、传播,为自己赋能,让自己过上更有尊严、更有价值的人生。这,正是新媒体时代的美好之处。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