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莎普爱思公司:董事长接受药监部门问询

法制网

发布时间:17-12-1102:41

新华社中国网事

新华社杭州12月9日电(记者魏董华 吴帅帅)莎普爱思滴眼液风波备受社会关注。9日,记者再次来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实地探访,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吴建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目前有关部门的要求,企业对相关问题的核查工作量很大。

记者了解到,莎普爱思原先位于浙江平湖市区东湖边,因为该区域被政府规划为住宅用地,公司于2015年底搬迁至经济开发区。和原先只有80亩用地相比,如今占地134亩的厂区扩大了一半以上。

“厂区目前有工人八百多人,研发人员有三四十人;位于隔壁的销售公司大约有九百人,销售人员按照省区划分覆盖全国;此外,还有一家生产中成药的子公司。”吴建国说。

位于行政大楼后方是公司的车间,一共有两幢三层楼高的单体建筑。据吴建国介绍,按种类划分,两幢楼里大概有五六个主要的生产车间。一楼是大输液车间,滴眼液车间则位于二楼。

当记者提出要去滴眼液车间看看时,对方表示,眼药水车间对卫生标准要求很高,每个车间都有独立的门禁系统,现在进不去。记者看到,二楼窗口有身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作人员在作业。

由于记者探访期间,公司董事长陈德康正在杭州接受浙江省食药监局的问询,公司董事会秘书吴建国就目前社会上关注的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独家采访。

“这段时间我们公司的负面消息很多,有关部门也发文要求我们核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公告提的要求非常细致,我们核查工作量非常大。有些问题我们必须等到核查完公告之后才能回答。”吴建国说。

在谈到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的时间表时,吴建国表示,这个问题太敏感,目前不能回答,会在上交所规定时间内对外正式公布。

吴建国表示,关于质疑广告涉嫌虚假宣传、夸大宣传的问题,公司的广告内容都是依据相关法律、得到有关部门正式批文、经过相关部门核准后播发的。“目前正在对这些广告内容进行核查,看哪些存在差异,结果会按照要求第一时间公布。”

针对此前曝出的公司向有关部门干部行贿的案件,吴建国表示不知情,这也在核查的问题清单之列。

当记者提出想要参观公司荣誉陈列室、看一下公司此前获得的批文原件以及公司所获的科技创新奖状证书时,吴建国表示,这些文件有专人保管,按照规划行政楼5楼有一间陈列室,但目前还未启用。

相关新闻:

莎普爱思被曝多次行贿

昨天,舆论漩涡中的莎普爱思又被曝出行贿丑闻。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多起官员贪腐案件中都能发现莎普爱思身影。该公司工作人员多次向所在地科技局官员行贿,这些官员多涉及技术领域,收受赃款。

2014年8月,浙江省平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判决(嘉平刑初字第500号)显示,2004年至2008年,被告人沈平先后担任平湖市科学技术局(下称科技局)科技发展科科员、科长期间,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上述公司有关人员贿赂21.7万元。证据显示,2006年,沈平非法收受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时亮现金1万元。据悉,沈平主要负责各类科技计划申报、提出各类科研经费配置建议方案,指导管理各类计划项目等工作。沈平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没收财产40000元。

此外,浙江省平湖市人民法院2016年8月作出的一份判决(浙0482刑初686号)显示,原平湖市科技局信息中心副主任程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2284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中,2015年,程某非法收受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吴建伟现金1500元。程某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

2016年3月16日,平湖市科技局再现腐败丑闻,曾担任该局科技管理科科长、科技发展科科长的全俊因涉嫌受贿被刑事拘留。当年11月10日,平湖市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浙0482刑初858号)认定,全俊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508880元。其中,证据显示,2015年浙江省级新产品鉴定期间,全俊收受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汪某现金2000元。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莎普爱思成立于2000年,经营范围为滴眼剂、大容量注射剂、口服溶液剂等的生产和销售。公司注册地为浙江省平湖市。公司主打产品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商品名:莎普爱思)因夸张的广告宣传,近期受到多名眼科医生质疑。

浙江食药监将总局通知转发给莎普爱思公司:立即开展广告自查

一篇标题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引发的针对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质疑,引来监管部门正式介入。

12月7日上午,浙江省食药监局相关宣传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已接到国家食药监总局通知,正在处理莎普爱思公司一事,有相关信息将及时披露。

当天中午,浙江食药监局官网挂出一纸红头文件通知。

起底“洗脑神药”莎普爱思:比进口眼药贵近4倍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莎普爱思市场零售价格为43.5元,比具有同等疗效的进口眼药水零售价格高3.99倍。并且,莎普爱思滴眼液并没有进入北京医院和同仁医院的药品目录。

近日,上市药企——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频遭质疑。先是自媒体大V“丁香医生”炮轰该公司旗下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虚假宣传误导老年白内障患者。随后,又有爆料揭露该产品惊天暴利,成本只有1.45元,2016年毛利润高达94.49%。北京青年报调查发现,莎普爱思市场零售价格为43.5元,比具有同等疗效的进口眼药水零售价格高3.99倍。

被列入黑名单的莎普爱思依然是“神药”

早在2014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核之际,《经济参考报》即报道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违规发布广告成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黑榜”的常客。另外,在更早之前的2011年6月3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广东省2011年第4期违法药品广告,莎普爱思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因2011年3月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违法发布广告被曝光350次。

6年时间算不得短暂,早已被列入“黑名单”的莎普爱思如今仍然活跃在公众眼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一来,有关部门的执法力度显然不足,惩戒的措施并未起到让商家自我反省的目的。二来,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至2017年期间,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共发布了352条“莎普爱思滴眼液”药品广告。生产企业、部分电视媒体和实体店之间,是否已经形成一条纵横交叉的利益链,使他们可以为所欲为?

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在坑中国老人?专家:治白内障只能靠手术

遭遇质疑的白内障眼药水莎普爱思(通用名:苄达赖氨酸滴眼液),12月5日获得了监管部门“未发现滴眼液抽验不合格”的表态,但这尚未平息人们对该药疗效的质疑。

近日,一篇来自“丁香医生”的《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文章称,多位眼科医生不认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白内障防治功效”,莎普爱思广告语使得消费者相信了“眼药水就能够治好白内障”,许多消费者出现并发症、延误治疗等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指出,该则公告模糊了药品“合格”与“有效”的边界,存在偷换概念之嫌。有行业内人士呼吁,应当对莎普爱思进行药效的再评价。

莎普爱思广告最多?鸿茅药酒不服:7年拿1167个广告批文

据食药监总局官网显示,自2011开始至今,由内蒙古鸿茅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鸿茅药业”)生产的鸿茅药酒已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两倍于排名第二的“阿胶”广告数。莎普爱思是352个。

看重广告宣传的鸿茅药业常常走偏。今年,健康时报曾报道,记者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后不完全统计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浙江、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每天两口,健康长寿”、 “一剂药酒,对多种病有效果”、“酒到药到疗效更周到”、“药酒治病选鸿茅”、“是中老年人综合调理的好方法”等类似广告词被鸿茅药酒广告频繁使用。

事实上,鸿茅药酒并非酒,也非保健食品,而是中成药中的一种内科用药。作为非处方药,其注意事项中也明确标有“严格按照用法用量服用,年老体弱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在医院就诊”等多达13条注意事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