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纠纷的一地鸡毛

小刀马

发布时间:17-12-0106:17

近日关于迅雷、客币、迅雷金融之间的“内讧”闹得沸沸扬扬的,大有霸屏的趋势。这场“内讧”究竟怎么出现的呢?双方经过了几轮的来回交替发布声明和指责之后,我们也大致明白了其中的来龙去脉和缘由。

为什么要指责?

迅雷和迅雷金融接连发公告相互指责对方,玩客币暴涨70倍被指骗局;“投资者”拉横幅辱骂欺骗;股价上涨之后暴跌等等都困扰着这家互联网企业。尤其是迅雷CEO陈磊更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迅雷方称,2016年8月,迅雷投资了迅雷大数据公司(旗下包括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等),金额为1000万,占股43.16%。然而,在2017年1月10日,在未经过迅雷公司董事会批准、内部审批流程和有明显严重利益受损且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数据公司发生股权变更,使迅雷占股下降至28.77%。迅雷失去了董事会席位。进而缺乏了对迅雷大数据业务的监管能力,最终导致迅雷集团对迅雷大数据相关业务有“盲区”,“所以集团需要发声明,避免用户因信任迅雷品牌而参与迅雷大数据的P2P、现金贷等业务,迅雷要停止品牌授权”。这是迅雷借助媒体发出的声音。

迅雷的公告中写明: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中存在多处显失公平的项目,迅雷集团正通过法律手段维护权益。今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继“玩客云”后,“迅雷易贷”浮出水面。其玩法特殊,借钱需先交订金。迅雷易贷官网显示,用户在申请贷款前需要至少缴纳订金99元。若申请贷款金额在2000元以上,则需要缴纳订金199元,均为一次性收取。

针对,有玩客币“投资者”在迅雷总部拉横幅维权,称“玩客币骗钱”。迅雷回应,警方已介入调查,这些不法分子是受人雇佣,蓄意抹黑。目前双方频发公告相互指责,其中争执的焦点在于品牌及商标授权。对于客币之类的并不是争论焦点。迅雷称,迅雷金融等非集团旗下业务,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而迅雷金融则回应,公司经董事会批准设立,名称受法律保护,并指出“玩客币是骗局”。可见有利益的交织在其中,才有了“内讧”的开始和指责。

玩客云和客币又是啥?

按照官方的说法,玩客云通过硬件,将用户的闲置带宽充分利用,以极低代价扩充自身CDN(内容分发网络),获得云储备空间与带宽。此外,用户还可获得玩客币,一种虚拟数字资产。这种币可扩充云储存空间,兑换独有内容和网络加速等。

在玩客币刚推出仅仅数月后,受限于相关部门叫停ICO、关闭比特币交易所等影响,一些玩家盯上了刚推出不久的玩客币,并将比特币的玩法复制到玩客币上。并且进行“虚拟报价”,据悉,现在玩客币的价格维持在7元至8元。而玩客币最初的价格仅为1毛,在推出短短47天内,玩客币涨了至少70倍。

玩客币价值被持续炒高,外界的担忧和质疑声越来越明显。迅雷CEO陈磊表示,“我们明确禁止玩客币进行交易”,迅雷一直明确的态度是:不做ICO,不推出交易平台,不鼓励用户交易。但各种币卡市场江湖路远,还是阻挡不了“民间的野蛮生长机会”。玩客币显然有继续“玩火”的味道,被整合了更多ICO的意味,进行了内部(“虚拟交易”)的风险也开始显现。

陈磊表示,设计玩客云和玩客币是在国家规范和管理市场之前,所有步骤均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因此整体设计和国家政策没有矛盾点。玩客币是用户免费获得的,所以不存在叫停交易的问题。此外,ICO的显著特征是团队保留较多的代币,“比如70%的代币,而让剩下30%在市场炒作、哄抬价格,然后团队去套现”,而迅雷团队并未持币,也坚决不会用玩客币去换钱。

但是,团队没有不代表这个“玩法”是不是合适?其实,我们也关注到,已经有一些人开始进行交易,也有第三方平台出现对玩客币进行“交易”。虽然,迅雷表示已给第三方交易平台发了律师函、并向相关部门举报了玩家IP。但这个市场的乱象还在被引爆。尤其是自己内部的“内讧”让事件的走向出现了一些令人尴尬的地方。

更何况,业内有不少专家也认为,玩客币从运行机制上来看,跟虚拟数字货币区别不大,从挖矿到分配机制,再到使用等,与比特币十分类似。若从定性的角度讲,可以说是一种基于自身业务的区块链代币,因标准化和流动性较好,容易在二级市场交易,这也导致了玩客币必然会走上虚拟货币交易之路。

更主要的是,迅雷的股价也随着玩客币一路飙升。这是不是资本市场的一种衍生性的判断?在玩客币火爆的日子里,迅雷的股价从4美元多上涨到近30美元/股,涨幅一度达到627%。而随着“内讧”的出现,股价也开始出现暴跌。迅雷最新的Q3财报显示,其总营收为4730万美元,同比增长15.6%,但持续经营业务的净亏损达2340万美元。

迅雷董事会表示,玩客币钱包将于12月中旬采用实名制,后续还将有更多控制措施,遏制非法交易;对所有提供玩客币交易服务的平台发送律师函,向主管部门举报并协助封停;监控所有钱包的转帐行为,对掌握明确证据证明通过人民币交易玩客币的钱包账户和对应的玩客云账户,进行封禁处理;加入举报机制,支持政府部门查处扰乱秩序的不法分子。

迅雷金融苗头指向玩客币?

迅雷金融指出,迅雷CEO陈磊开展的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传销群体,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按照迅雷的说法:自2016年底以来,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开发设计了一系列准金融或类金融产品,其中包括“迅雷爱交易”、“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等。迅雷公司以无法监控为主,撤出对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品牌“授权”。但迅雷大数据不以为然,认为自己是受法律保护的。

目前,“迅雷金融”(网址:fengniaojr.com;APP:蜂鸟金融,迅雷金融;公众号:迅雷蜂鸟金融,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网址:xunleiyidai.com;公众号:迅雷易用钱)、“迅雷小游戏”(公众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APP:迅雷爱交易;公众号:迅雷爱交易)是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经正式撤销对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针对迅雷的“指责”,迅雷大数据也不甘寂寞,先后也发布多次公告,最新的公告称:迅雷有限公司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它根本不是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股东,它声明中所说与“迅雷大数据公司之间的商业纠纷”子虚乌有。迅雷大数据称,迅雷大数据公司的股东之一为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迅雷网络),其主要股东为邹胜龙(76%),其董事会与开曼群岛迅雷有限公司的董事会是两套人员,各自独立运作。并称迅雷大数据公司的经营活动得到了主要股东的支持。

“更猛的料”是,迅雷金融发布文章《九评玩客币(一)》,称迅雷CEO陈磊率网心公司顶风作案,违法充当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商。迅雷金融称,为了让玩客币的黑市交易得以进行,网心公司为玩客币交易提供了清结算服务,是玩客币黑市交易的最大服务商,且网心公司不仅提供黑市交易的清结算服务,还在这个服务中收取交易费用,每手交易费0.01玩客币。迅雷金融表示,呼吁网心公司彻底关掉玩客币的转账功能,停止为玩客币黑市交易提供非法的清结算服务。

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出,这次“内讧”更像是自身股权变革波动中带来的一些交叉关联性问题,此外,还有就是迅雷对于旗下业务拓展之后的掌控力出现问题,在相互纠葛中无法理顺关系,结果带来几乎是一场“闹剧”的“内讧”出现。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比特币价格首次突破1万美元,2017年迄今比特币累计上涨逾900%,总市值达到1670亿美元。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虚拟货币市场的火爆程度,对于玩客币来说,能够刺激迅雷股价的上涨也就不言而喻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