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明珠:瞧瞧咱安康的“科学家”

秦巴明珠

百家号17-12-0102:05

洪安喜在田里观察水稻结实情况。

“10月19日,安康市农科所又一项科技成果成功交易,市农科所与四川绵阳特丰种业有限公司签约,转让水稻新品种‘川香145’的繁育权。这是安康市农科所在两年内完成科技成果有偿转让的第五个主要农作物新品种,总计获得成果转化资金145万元。”10月20日,市农科所的网站上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就在消息发布之后的第二天,农科所派出8个团队参加第二届中国创新挑战赛(安康赛区)。在“闭门比拼”环节,6个团队与企业签约成功。其中,果蔬研究中心的富硒黑蒜控硒技术得到了紫阳县绿安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青睐。这个年轻的团队有4个人,27岁的张文慧是其中之一。“我们一直在研究农产品硒含量控制技术,以大蒜为例,包括筛选富硒大蒜品种、研究大蒜聚硒规律以及黑蒜稳硒发酵技术等。”据张文慧介绍,他们团队将在未来一年内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控制黑蒜内的硒含量和硒稳定性,同时获得相应的技术服务费。

成果转化,是市农科所近年来发展过程中的“关键词”。所长张百忍说:“科技成果只有转化了,才能产生社会效益,这才有意义。技术转让的收益其实不算多,但产生的社会效益是巨大的。”

“高产户”的秘诀

水稻新品种“川香145”繁育权转让,签约的主角是市农科所粮食作物研究室的高级农艺师洪安喜。今年53岁的他主要从事水稻育种栽培研究,被称为“高产户”。

2015年,他申报的两个水稻新品种“中优145”和“泸香145”通过审定。次年,这两个新品种的区域繁育权被汉中两家种业公司买走。今年,除了“川香145”,他的另一个成果“广8优5号”也被广西兆和种业买下了区域繁育权。4项成果转化带来的收益超过了一百万元。

“这些成果都能转化成功,有什么秘诀?”

“那当然是咱东西好!”洪安喜说。米质优,产量高,抗病性强,这是判断水稻新品种质量的基本标准。以“川香145”为例,两年区域试验平均亩产为656.5公斤。

“我今年见到了去年签约的两个企业的老板,他们说老百姓反响很不错。”洪安喜说起自己前两年的研究成果,十分满意,“品种接地气,企业要看得上,农户能用得上,这是最为关键的。”

每年8月下旬,市农科所试验田的田坎上都是种业公司的人,有时候洪安喜一天要领去两三家。张百忍说:“我们搞育种,新品种都还在地里,就已经有企业看上,提前预订了。”

2015年,一家企业看上了市农科所的玉米新品种“安科106”,想要提前订下来。当时,品种还没有完成审定,粮食作物研究室的谢世学有些犹豫,但是对方坚持要预付订金,并且告诉谢世学,如果审定通过了就签约,没通过,把钱退回去就可以了。第二年,“安科106”通过审定,顺利完成转化。

这样的工作流程,对于农科所的工作人员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而这些成果“走俏”的基础就是洪安喜所说的“东西好”。这背后,是实实在在的研究成果和正确的科研方向。“做一个算一个,如果我们最基层的科研人员都做虚了,成果只是一张纸,科学两个字就被玷污了。”张百忍说。

既要踩在地上,又要看到天上

为了保证数据的稳定性,粮食作物新品种通过审定一般需要5年:2年在当地进行的预备试验、2年陕西省组织的区域试验和1年生产试验。

然而,这只是最后的冲刺阶段。在这之前,需要研究人员从大量亲本(亲本,杂交亲本的简称,一般指动植物杂交时所选用的雌雄性个体)中选择材料进行组合、培育、观察、试验,一季又一季,一年又一年。时间可以计算,付出的心血是无法计算的。

水稻基础材料种在田里,中午11点到下午2点,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洪安喜却在田里进行人工杂交授粉。五六亩地,半个多月时间里,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做。接着水稻灌浆结实,需要把不同类型的种子收回来。冬天考种,整理材料。第二年再分类种下去,再观察、筛选,就这样年复一年。到了预备试验阶段,还要把水稻种到10个不同的区域,收集两年的数据,才能继续上报参加陕西省组织的区域试验。

短短一段话,无法概括十几年研究的艰辛。“你现在看我还算好的了,要是夏天,脸跟锅底一样黑。”洪安喜笑着说,“说实话,搞育种不像别的,一要靠自己,要勤劳,有责任心,肯吃苦,一到插秧的时候,烂衣裳一穿,就下田去。你自己不去,别人去弄错了,那就搞不清了。再一个,要不停地钻到稻田行子里,观察哪个好,要经常去看,哪一株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

从2002年正式开始做水稻育种,到现在15年,有这样的成果,洪安喜说自己是幸运的。

他感到高兴,却仍不满足。他向记者介绍,现在的这几个品种都属于联合育种,因为母本来自其他科研机构或者企业,只有父本是安康市农科所的,而他最终的目标是育出完全属于安康市农科所的水稻品种。

“我已经育出了两个不育系,也就是母本,以‘秦康’命名,意思是陕西安康,还有一个温敏核不育系,是培育两系不育系杂交稻的,优势很强。”洪安喜主动提起自己最新的成果,声音洪亮,眼睛里闪着光,“以后别人用我们的母本育种,出来的品种也要带着我们的名字。”

张百忍介绍说,在育种方面,国家对于科研单位的定位,主要是做基础品种选育,也就是亲本,一般情况下,商业育种交给企业承担。现在农科所做的还属于商业化育种,这是表现科研实力的一种途径,否则企业不知道、不认可。这正好与洪安喜的“战略布局”相一致。

搞科研不仅要勤动手,还要肯思考。

从事玉米育种24年的谢世学是农科所的“劳模”。记者采访的时候,他马上就要去海南乐东的南繁基地了,过年就在那边,明年3月底回来,这边又开始。他就像候鸟一样冬天向南,春天回来,一年四季不休息。

记者注意到他腰间的护腰。“我们搞玉米育种的,没有颈椎病,因为都仰着头,但是没有几个腰好的,因为总是站着。”他说,“过去是一把尺子一个人,现在条件好点儿了。比如要把玉米晒干,究竟干没干,过去不知道,现在有水分测定仪,可以测量;过去手工脱粒,手工数粒,现在都有机器了。”

“育种也讲供给侧改革,不光要高产,还要优质,要绿色,以前我们玉米育种追求高秆大穗,但是风险大,怕倒伏。现在为了适应机械化生产,只要群体产量高,密度上去了,单株产量可以降下来。”谢世学做研究一直关注行业内最前沿的信息和理念,他说,“既要踩在地上,又要看到天上。不能只看着眼前做,要想到五年、十年以后,企业和农民的需求是什么。”

开门做科研

需求,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的高频词。

唐晓东毕业于陕西科技大学食品工程专业,今年28岁。去年,她所在的团队参加了首届中国创新挑战赛,与安康悠源公司签约成功,帮助其解决功能性富硒魔芋新产品研发、魔芋休闲食品加工技术等问题。唐晓东告诉记者,之前没有跟企业联系,不了解市场,也做过一些无用的研究,没办法转化。现在科研人员不是只关在屋子里做实验,走出去的机会也很多,要跟企业联系、合作、沟通,尤其是做加工的,特别注重市场的需求。

在张百忍看来,开门做科研是农科所必须要走的一步。

2013年,安康市农科所成立农产品加工中心,在全省的农科所里,这是唯一。张百忍说:“我们的科研要为安康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安康的农业企业缺少研发部门,我们就可以担任这个角色。”

相比育种,产品的研发周期短一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降低对研发人员的要求。“无论是做魔芋、富硒虫草、茶叶还是蔬菜,都需要扎实的基础研究,同时还需要懂市场知识,知道市场的需求点。”张百忍说。

2016年5月,由市农科所建设,安康小黑马创客孵化有限公司运营管理的安康农科星创天地正式落户市农科所,2016年10月被认定为首批国家级星创天地。在这里,所企之间的合作更为密切。

从今年开始,市农科所内部也出台了政策,所有科研人员都可以申请科研项目,所里筹集经费,前提是考察项目将来能不能市场化,能否转化,以什么形态转化。张百忍说:“安康缺的是产品,我们做基础研究毕竟实力有限,但是我们可以研发产品。这样既可以促进安康经济社会发展,还能稳定人才队伍,培养一批专家。”

确定这样的发展方向,背后有一系列政策的支撑。

2016年以来,国务院、陕西省分别印发《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陕西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若干规定(试行)》。2017年7月1日,《安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实施办法(试行)》正式施行。

“政策出来了,我这个所长好当多了,只要把服务做好,经费找好,条件创造好,放手让他们去做就可以了。”张百忍笑着说。

据了解,根据安康市的政策,市农科所也出台了成果转化实施办法,规定把转化收益的95%用于分配,其中70%给研发团队,剩余的25%分配给后勤人员及职工。

“有了政策,科研可以继续转型,走向市场化,将来很有希望突破体制机制的限制。比如人才队伍,我们的编制有限,做不了那么多工作,有了这些科技成果转化收入,就可以从外面阶段性地聘用专家或者团队,开放式做科研。”对于未来,张百忍信心满满。(张婧)

在中国创新挑战赛(安康赛区)闭门比拼环节中,市农科所果蔬研究中心团队与紫阳县绿安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签约。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秦巴明珠

百家号最近更新:17-12-0102:05

简介:关注生态,营销文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