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短视频的自媒体都要死

格致余论

发布时间:17-11-3023:47

1马老师最近很不开心。作为一名圈内小有名气的自媒体人,月入怎么说也是傲视贵圈一大帮整天向隅空论、“教CEO做人”“教CEO赚钱”的那帮屌丝科技媒体编辑,但他最近算是遭遇了大挫折:此前两个月雄心勃勃要做的短视频项目,夭折了。“找的人都是大忽悠,白扔了两万块钱,拍了一堆垃圾,我自己都不想看。”他跟我抱怨说。这结果简直是一定的。2文字自媒体老师们算是比较逍遥了。大号一篇软文两三个小时码完,拿一两万。不仅可以让公关恭敬地叫你“老师”,还让同行套近乎企图问出你的写作妙方,天南海北、欧亚非拉南北极地飞,日子快活赛神仙。然而这也是文字自媒体老师们不满处——若说文字自媒体是“逍遥”,视频自媒体简直就是躺赚了:普通自媒体人接一单文字生意,撑死了2万。听说如今文字圈,吴晓波程苓峰keso秦朔那帮金牌自媒体,谋篇布局,吭哧吭哧写完发出来,也不过10万一篇;接一单视频自媒体,15万是寻常价,谁要是报价5万,那甲方都觉得捡了大便宜。你说,短视频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傻子才不做嘛!但隔行如隔山,你一个文字工作者,真觉得文字谋篇布局能跟视频那种策划、拍摄、配乐、剪辑这种活儿比吗?视频的创意和镜头语言逻辑,很容易被识别是否抄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惯于编纂、洗稿的自媒体在这个环节就被视频淘汰了。好的,不熟悉流程,可以外包。那么恭喜你又踏进了另一个大坑——基本上,找外包团队会有三个后果:要么质量差到辣眼睛,要么质量差强人意,但性价比超低,要么虽然做得很好但就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效果。但是抱歉,能遇到第三种情况真是要全家烧高香了。就我所见,不止两三个文字媒体人,因为不熟悉流程而找了外包团队,然后被坑的。所以外包环节又会淘汰一大波自媒体人。对人的大脑而言,文字仅涉及符号转换,视频则同时包含色彩、图像与听觉转换。属于完全不同的神经反射部位与审美殄域,一篇稿子写完了不满意,可以调整,一段镜头拍坏了,要么剪掉,真觉得可惜那可只能重拍了,成本可是要成倍上涨。成本环节杀下来,没几个幸存者了。视频做完了,还要抢占分发渠道。一方面,SEO是个大难题。图文时代,你在标题和正文中多嵌入关键词,配几张有意思的图片,就足以做好SEO。视频时代没有那么简单,视频识别技术还没有像关键字识别那么简单快捷,关键字只能在标题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一段几分钟视频所消耗的流量,比一长篇文字的消耗要大得多。按照互联网消费者的“图钉理论”,大部分愿意为你的产品掏钱的用户,其实是“三低人群”:低龄、低学历和低收入。可你们这些“有理想有道德有思想有纪律”的自媒体人,怎么会做辣眼睛的短视频去讨好大部分人群呢?这些三低人群与其浪费流量看你的短视频,倒不如直接去快手、火山小视频或者抖音找乐子去了。高昂的获客成本下来,坚持下来的已所剩无几了。其实你可以把前面的当废话,就……简单地说,别以为短视频好做,你那是见到人吃肉,不见人挨打——而且最重要的,你的商业模式问题解决了吗?怎么赚钱?马老师想了半晌,说:“都没有。”3马老师想突围做短视频,背后的心态大概代表了当下一大部分自媒体人的心态:饼越来越小,抢食者越来越low,自己却越来越老了。补贴越来越少,甲方越来越苛刻;眼看开公号码字为生的人越来越多,文字自媒体从成篇的稿子降格为各式各样的“问答”,门槛越来越低,连随便百度百科查资料的实习生都能来抢饭碗,这文字自媒体还有啥意思呢?从图文转向视频,几乎是内容创业者的本能反应。但在这个转向过程中,光技术门槛就足以令绝大部分人痛苦,遑论后面的商业模式问题。后来,我跟另一位我敬重的、嚷嚷一年要做视频节目的媒体人吃饭,问起他的“数字媒体娱乐事业部”怎么样了,他顿了顿:暂时不做了,人员配合其他部门工作。我觉得这位长者挺英明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