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le十年:没有成为亚马逊的大杀器,反而有点变得更糟的意思

巴九灵新媒体

2017-11-21 08:02
关注

2007 年11月,一台标价399美元,看起来如此笨重甚至畸形,充满不必要的按钮和键盘,不支持WiFi无线传输的机器,在5个半小时内售罄。

这就是十年前面世的初代Kindle,并非世界上第一台电子书阅读器,但纸质书第一次因为机器的出现而感到恐慌。

十年前初代Kindle面世的时候, 贝佐斯说:“ 亚马逊想赚钱,但并不是在人们购买它们的时候 。 ” 他不太关心你拥有哪一台Kindle,只关心你是否购买和阅读Kindle的书籍。

于是,几乎在初代Kindle推出的同时,Kindle电子书商店也随之上线。 到2013年,电子书的销量占美国图书总销量的30%,而65%的电子书是由亚马逊通过其Kindle平台卖出。

它让Kindle真正改变了全球出版业和人们的阅读习惯,也让它在这十年里经历了数不清的争议和讨论。

让亚马逊担忧的是, 从2015年起,电子书销售额已经连续两年下滑了。 经过2012年传统书店纷纷关门的恐慌之后,实体书店数量在 2015 年开始则有了小幅回升。

资料来源:《2017年全球电子书报告》

人们对印刷书籍的热爱正在回潮。过去人们经常用他们的Kindle读书,实际上,现在很多人同时用两种方式阅读。

就连亚马逊自己也开了线下书店。 2015年底,亚马逊高管Jennifer Cast在西雅图开设了第一家实体书店Amazon Books。之后,他们还发布了一个包括400家书店在内的庞大计划。

“电子书取代纸质图书”的预测没有成为现实,这不仅因为实体图书爱好者们所认为的那样,Kindle无法为读者提供书籍的触感、味道和阅读体验, 更大程度上源于电子书价格的提高——消费者对此非常敏感。

与Kindle刚问世的前三年不同,2012 年后,传统出版商正在逐渐获得电子书的价格控制权。它们设定了电子书的价格,从而也限制了零售商打折或者促销的力度。

更糟糕的是,Kindle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败给一个与自身行业没太大关系的产品——智能手机。

2007 年,就在Kindle诞生的前5个月,第一代iPhone正式开售。4年后,苹果推出iPad,同时上线iBookstore电子书店。

线性的书籍阅读模式已经不再是人们获取信息的主流方式,他们更容易被快节奏和夸张表达的事物所吸引,而这也是在手机上完成的。

何况,这世界上还突然多了一堆替你读书的人。 在中国是简单粗暴的罗辑思维或者喜马拉雅,在国外则是播客。

而地铁里那些低着头的人,他们看的更多的也是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可能是网络文学,可能是碎片化的朋友圈,可能是鸡汤播客,也可能是韩剧美剧。而这些,都不需要Kindle和它黑白图书质感的“电子墨水”显示屏。

人们也可能已经不在意看书了,他们可能只是在朋友圈或者播客里,以为自己在看书就够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