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变形记,身家10亿的CEO和送奶工的人生互换

剧角映画Magilm

17-09-0714:49

近年来,真人秀节目大放异彩。

但是,作为“国家台”的央视依旧没有拔尖的真人秀出现。

不过,这并不代表它没有好看的节目,只是在其他节目强大的明星光环下,一些接地气的真人秀被埋没了。

《城市梦想》

该节目又被称为“高管变形记”。

把中国一些企业大佬拉去隐姓埋名体验农民工的生活。

让企业大佬们真切感受社会底层人们的生活状态。

该节目共十集,每集60分钟,目前已经更新完毕。

节目中的农民工来自不同地区,从事各种职业。

有送奶工、建筑工、服务员、快递小哥等等。

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干着最脏最累最卑微的工作。

第一集的企业大佬是 白云峰 。

他是年销售额 约10亿元 的环保节能公司董事长兼 CEO 。

曾被东京证交所称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

同时也是2007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人也是real帅气。

虽然今年他已经39岁,但装学生毫无违和感。

这一期,他要和送奶工李根建学习送奶。

李根建27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小女儿留在老家由老人照看,小儿子留在夫妻俩身边。

他16岁来到北京打工,现在已经干了8年送奶工,并晋升为奶站站长。

即使如此,李根建夫妻俩和岳父岳母依然蜗居在一间10平米的小房子里。

因为每送一瓶奶,只能挣到两毛五分钱。

这些钱要交房租,交学费,供一家人生活。

还要匀出一部分寄给乡下的父母和女儿。

因此,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紧巴巴。

白云峰来实习前,节目组没有透露他的真实身份。

只说一个叫小白的大学生要来实习,并和他同吃同住两天。

这让本来就拥挤的房间,更没空间了。

不过,李根建还是尽可能地收拾出一个床位。

另一边的白云峰去实习前,给公司高管开会,告诉他们自己去当送奶工了。

听到这个消息,高官们的嘴巴惊讶的都能塞进一个拳头。

临走前还给他订了他最喜欢的西餐厅践行,并嘱咐他:

多吃点,过两天就没好吃的了。

有意思的是,吃饭的时候导演穿插剪了两个镜头:

送奶工李根建冻得哆哆嗦嗦的在屋外做饭,而白云峰在暖和地高级餐厅吃饭。

这是两个阶层最明显的对比。

心酸又无奈。

李根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孩子能好好学习,不要走他的老路。

当他听说白云峰正在来的路上,心里既兴奋又忐忑。

兴奋的是,他可以接触高学历人群了。

忐忑的是,怕对方看不起自己。

幸运的是,白云峰虽然是董事长,但没有一点架子。

不过,当他听到作息时间一下子还是傻眼了。

凌晨三点,必须起床。

搬奶、数奶、运奶,再挨家挨户的送奶。

送完奶再去小区和街道分发传单,为的就是帮公司多拉一些订单。

晚上8点,出去接货,核对订单,再汇报给公司,一直忙到晚上11点。

至此,才算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也就是说,送奶工一天只有4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一年365天,天天如此。

作为上市公司CEO,白云峰发现,他连21瓶奶都要反复数好几遍。

引得李根建吐槽:

我看他学习估计不好,字也不好,学校应该也不太好。

要知道,白云峰可是人大的硕士,浙大的博士,北大的EMBA。

只是没想到区区21瓶奶却难倒了他。

而且不仅数奶瓶困难,送奶工的工作量也非常大。

每天要完成400瓶的送奶量,这些订户分散在20多个小区的100多栋居民楼里。

不论刮风还是下雨,每天光是往返路程就超过30公里。

而且大部分小区都没有电梯,只能来来回回的爬楼梯。

此外,送奶工还不能出现送错的情况。

因为只要送错一瓶,第二天就会收到客户的投诉。

送奶的工作看起来轻松,工作起来却不容易。

即使累了一天,晚上也休息不好。

北京的冬天室外很冷,李根建家里也不暖和。

白云峰睡一晚的体验——就像睡在马路上一样。

果不其然,第二天他感冒了。

但他并没有因为感冒不工作,而是继续工作。

也许只有和农民工生活在一起,才能真正体会他们的艰辛。

大城市车流不息,灯红酒绿。

但每一个在城市打拼的人,回家后都难以逃避内心的孤独和无助。

白领如此,农民工亦是如此。

新闻报道常常关注农民工,关注留守儿童,让先富起来的人带动后富起来的人。

可正如白云峰所说,这往往都是形式化的。

而当企业大佬真正体会过其中的心酸,更能激发他们的善心,更能让他们发自内心的伸出援手。

这也是这档节目给我最大的感触。

当行动凌驾于语言之上,援助才会落实到行动中。

但是,企业大佬可以帮助农民工提高生活水平,但教育问题却是一道永远跨不过的门槛。

李根建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儿子可以在北京上幼儿园。

但由于户籍限制,也因为高昂的学费,这个愿望似乎成了奢望。

白云峰问李星辰,喜欢这个幼儿园吗?

他回答:喜欢,但进不去。

连一个3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能进入北京的学校。

这个回答真让人心酸。

而李根建女儿的出现,同样让人痛心。

回到工作岗位后,白云峰把李根建的女儿和父母接到了北京。

当女儿见到母亲后,没有热烈的拥抱,而是扭头躲避。

倔强的把小脸扭到了一边,拒绝母亲的热络。

我完全明白这个小女孩的心理。

地理的疏离、心理的疏离,让遥远的父母成为了一个“符号”般的存在。

和李根建一起在北京打工的大姐,提到自己的女儿都忍不住的哭。

她女儿是留守儿童,4年前喝农药死了。

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亲人的关心,女儿痛不如生。

她对这个世界非常失望,用农药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那位大姐每次听到农民工要把儿女送回老家,她都会提起这段伤心的往事。

她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千万不要把儿女往外推。

父母也许给不了他们优越的生活环境,但可以给他们亲情。

但是现实环境是什么样呢?

没有户籍,孩子不能上学,这不是长久之计。

没有钱,不能在城市上学,只能回老家。

所以,农民工兢兢业业地为城市服务,可当他们需要帮助时,城市却给他们设了一道又一道门槛。

户籍制度、教育制度、医疗制度,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把他们拒之门外。

面对这座城市,纵然广厦千万间,却没几间能让“寒士”尽欢颜。

面对拔地而起的耸天楼宇,他们渺小到微不足道。

面对儿女不在身边的缺憾,他们痛苦又无奈。

他们的梦想是融入社会,可是城市什么时候才能敞开怀抱接纳他们呢?

文章来源丨电影工厂(ID:vipidy)

「 关注剧角 」

搜索 剧角映画或 magilm_forever

关于电影,你总想知道更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