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盛投资廖梓君:泰达新材IPO被否,高管月薪才3500?高回报并非没高风险!| 三板有声

第一路演

发布时间:17-08-0214:05

本期嘉宾

廖梓君

君盛投资创始合伙人

武汉大学经济学硕士。历任华夏证券深圳分公司发行部负责人、中信集团中大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部总经理、联合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助理、中信基金管理公司市场部总经理、同威创投公司常务副总裁、君盛投资管理公司创始合伙人。

从事投资20多年,对资本市场和私募基金业务有深厚理解和丰富经验,拥有敏锐深刻的市场判断力和洞察力。带领君盛投资成功引入和运用了国际成熟的创业投资理念与制度,使君盛成为一家规范经营、投资稳健的专业机构。

带领团队投资近60家优秀企业,先后荣获“2009年最佳回报杰出人物”、“2012年最具潜力投资家”、“2013年最具发现力创业投资家”、“2014成都最佳投资人”、“2016年中国卓越投资人”、“2016中国投资家TOP100”、“投中胡润2016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TOP100”、“2017中国深圳创投领袖”等奖项。

背景内容

7月31日,新三板公司泰达新材(430372)IPO首发被否,成为第一家IPO被否的新三板创新层公司,引发新三板市场热议。原本已经稳坐“创新层”明星宝座的泰达新材,又是因为怎样的原因遭到发审会质疑?

据Choice数据统计,2016年泰达新材营业收入为1.75亿元,同比下降15.06%。销售价格下降幅度超过产销量上升幅度,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等原因成为泰达新材被否的主要原因,泰达新材的账目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暗藏风险”。

路演君还注意到,在泰达新材众多问题中,员工薪资问题颇受关注。

据公告显示,在泰达新材2016年所有高管薪酬中,只有总经理的薪酬最高为7.62万,月薪6350元,而最低的是监事年薪只有4.23万,月薪3525元,核心管理层的平均年薪不足7万!部分十年以上的老员工月薪竟然只有3500多元,公司高管每个月也就领6000多元的月薪,基层员工的工资可想而知!而这也是证监会质疑泰达新材的重要原因之一。

路演君认为,像泰达新材冲关A股不成的案例在新三板虽说数量不大,但个个都是典型,对后面挤破头排队IPO的新三板企业起着警惕作用。

2017年7月12日,证监会发审委公布2家公司的首发通过,3家公司首发被否,其中就包括新三板挂牌公司爱威科技(831895),爱威科技也成为第一家闯关A股被否的新三板公司。据悉,爱威科技主营医疗临床检验和诊断仪器及配套设备的研发、销售和服务。但由于毛利润与同行相差实在过大,加之医疗器械行业交易的敏感性,爱威科技被证监会怀疑:让利是否涉嫌构成商业贿赂?

无独有偶,作为IPO被否的典型案例,专业研发、制造、销售钎焊材料的华光新材由于“持续经营能力存在继续大幅度下滑的风险”被证监会拒之门外。虽然经营业绩如今并不完全是新三板企业冲关IPO的硬性标准,但是当华光新材还存在产品可替代性高、同行市场竞争加剧、过度依赖格力、美的等大客户的因素影响,IPO被否也就不难理解了。

成功的例子各有千秋,失败的原因却相差无几,那么到底新三板企业IPO被否会受到怎样的因素影响?于投资者而言,又该判断公司是否具有成功IPO的“福相”?路演君就此话题专访君盛投资创始合伙人廖梓君,她表示,“在泰达新材的案例中,作为一家传统型企业,可能会存在为了把利润做上去,把成本费用压低,那么把企业员工工资薪酬压低是财务处理上的一种方法。”

对于IPO集邮现象的收益问题,她认为,这主要取决于投资人是在什么时候买到的股权?如果投资人是在高点买入的,在目前市场价值回归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原来的价格买贵了,而现在并不是很赚钱的现象。

她向路演君表示,当前新三板市场个人投资者对一级股权市场的标的投资鉴别能力是不具备的,他们其实是承担了比较高的风险,承担了高风险并不代表他们就能获得高的回报。对于早在15年、16年进来的个人投资者而言,这应该是血的教训。连专业机构看上的不少具有成长性的公司,由于估值太高,纷纷表示不敢“下手”。 早期项目和Pre-IPO项目,更需要看重未来的成长性;而对于PE后期项目,则需要更看重业绩的真实性。另外,还需要看对企业的估值是否合理,未来两三年整个中小板、创业板预计还有30%-40%的下降空间。

截止8月1日,公告进入IPO辅导的新三板挂牌公司突破500家,其中还有不少创新层的“高材生”;但同样有不少业绩连续下滑,甚至可以说“惨不忍睹”的新三板公司出现在IPO排队的队伍中。如今新三板转板趋势越来越热,新三板挂牌企业面临的一些问题也引发投资者担忧,尤其是“三类股东”的问题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廖梓君对路演君表示,“这个问题的根源出在了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政府部门上,当初鼓励大家发展新三板,可是现在却因为‘三类股东’的原因朝令夕改, 市场参与者为此付出了额外的成本。”因此无论是拟IPO企业也好,参与的股东也好,同样承担了很多不确定的风险。政策的朝令夕改没有兼容性,没有前瞻性,使得市场参与者遇到了很多麻烦,呼吁政策制定者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一定要有前后的连贯性,不能因为自己掌握着裁定大权就能随意更改游戏规则。

路演君认为,今年IPO申请通过率明显不如2016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监管层加强了对金融市场的监督与审核,IPO速度略有放缓,同时更加注重发行企业的质量,对企业上市材料的信息披露要求也日渐升高。随着新三板转战IPO的企业数量增多,证监会更为关注企业的持续经营能力、财务数据真实性和合理性以及关联交易规范性。换言之,“持续发展”才是证监会认可企业IPO的重要指标。

随着新三板市场流动性越来越差,政策红利迟迟不下放,新三板企业更多选择冲击主板,以换取更好的流动性。但于投资者而言,仍需对投资企业有个全方位了解,针对企业财报、行业发展、商业模式做一次全方位的了解研究,不可盲目追捧“拟IPO股”、“创新层股”等相关指标,审慎投资才是王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