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洪婧:移动时代使单客经济成为可能

高考志愿AI小程序

发布时间:17-07-2812:48

高瓴资本是非常著名的、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基金,也是亚洲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投出的企业包括腾讯、京东、百度、滴滴、美团、Airbnb、摩拜单车等超级明星企业。作为高瓴资本多期基金的LP,盛景嘉成母基金也跟高瓴有了越来越多的合作机会。

人们都说投资是一面镜子,那我们就想请问洪总的是:如何从整个技术发展周期的角度审视现在这个时代?它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全新的价值创造方式呢?

洪婧:

高瓴我们现在管理差不多三百亿美元资产,我们投资不仅有互联网投资其实我们也投了大量的传统企业,其实所有的创新应该是跟着大的技术周期走,我们看到从五十年代的大型计算机,六七十年代的小型计算机,八十年代的PC,九十年代的互联网,到2008年以来的移动计算,大的技术周期通常会持续10-15年。

我们现在差不多是在这个移动计算的中间,下一步应该会是全产业链的重构,2008年智能手机起来的移动计算现在已经到了中场,红利没有了,但是对于传统行业的改造才刚刚发生,同时我们看到另一波大浪潮的兴起就是万物互联跟人工计算,所有的商业模式创新最终一定都是技术驱动,我们要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技术周期,每一个技术创新都会带来巨大的价值创造机会。

2015年上半年时候互联网手机渗透率已经超过了90%,但是每一代的技术创新的用户都是上一代用户的10倍以上,这个会使得人们生产生活的方式有非常深刻的变化,所以我们觉得下一步的创新会从广度往深度发展,从连接最开始PC时代的新浪、百度更多的是单向传播,单向的搜索,双向的社交。然后进入交易,比如ebay,阿里是交易平台,或者是垂直零售,像美团,搜房,携程是做闭环的服务。

移动+企业我们觉得最大主题就是武装前线士兵,重新定义组织,移动加上垂直领域有很多闭环的供应链的创新机会,就是要重新定义产业链,所以移动发展使我们有机会在产品、在组织和在产业链上进行一个解构重构的过程,把每一个产业链都解构成细小的原子再重新用最新的技术结合起来。

比如说从用户服务的角度,以前大家更多的是从一个传播的方式去触达影响消费者,宝洁出广告的时候海飞丝也是宝洁,飘柔也是,它主要是通过电视广告用人群细分,但是在移动时代以后,厂商和服务商有可能跟消费者产生实时实地实名的连接,这就有可能使单客经济成为可能。

大家不再是大众化产品,更多的会非常细小,细分的市场,以前你的触达成本、渠道成本、广告成本非常高,但是现在有可能通过移动跟一小群最喜欢你产品的人建成直接的联系,服务好它,所以未来的交易模式从交易总额会可能会向单客交易额发展,从大众市场到细分市场再到个体用户,从爆款到个性化产品,这个是我们认为对于不但传统的互联网行业,而是各行各业的传统行业都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变革。

前两天王兴有一篇文章很多企业关注边界少的关注核心,他的核心就是以用户为核心让大家吃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他所有到店到家服务都是围绕用户者从发现到交易到支付到整个的评价,大家看到他的用户曲线、用户留存和客单交易额全部是上涨的,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发展现在还在不断拓展边界的过程中,因为他的核心抓得非常牢。

第二个在移动时代非常值得关注的价值创造点,我们叫武装前线士兵。就像沙漠风暴的美军大兵在地面上战斗但是背的设备是卫星通讯设备,数据支持是全网的数据支持,他能够告诉卫星把导弹打到什么地方去。我们现在看到移动和技术工具已经可能使我们前线的销售员,前线的门店经理,二手车的经济,二手房的经济,每一个人都可以被移动数据化武装起来。

比如,孩子王他们的单客人客合一管理系统,每一个销售员管500-800个客户,每一个客户的销售数据全在他的手机里面,获取一个客户能够收五块钱奖金,达到目标他又收奖金,谁的用户谁的生日,过去买了二段奶粉,现在应该给他推销三段奶粉全部在手机里面,我们叫前线士兵和全面的商业化和智能化。

所以,现在低成本移动的SaaS会大幅度的提高全产业的生产率,我们投的这些企业,像美团自己的系统有两万多用户,孩子王五千多用户全部用自己的APP,分享销客外部已经达到25万,都在用移动管理工具提升全面的效率。

所以这个会使得整个组织管理体系发生变化,以前有分销体系,有区长,店长,有很多层级,但是如果你有很好的数据管理体系之后有可能打掉很多中间层级,但是同时又有一个个人价值会发生变化,移动以后我们发现房地产公司宝洁这些公司他们分润提升了,就是因为平台有可能跟他们产生更直接的联系,使得管理平级减少,进一步提升效率。

SaaS的应用和大数据解决方案,现在在不断得武装着中小企业,从仓货人客的管理,越来越多的工具已经在市场上可以标准化、模块化,可以被我们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应用到他们日常的生产跟服务过程中去。所以在中国我们认为是一个IT化,云端SaaS化,移动化和人工智能化这四个在欧美各自发生了十年到二十年大的浪潮在中国是同时发生。

我们觉得某种意义上信息流和资金流已经同步了,你看到就可以买到。为什么在微信里面卖面膜卖的特别好,面膜这个货可能还再一个宁波厂商的生产这个库里面,但是他在交易里面已经发生了多次交易,货权已经发生了转移,但是它的物流已经快递送到消费者家里。

所以你去送一个冰箱和一瓶水不一定用同样一种方式效率最高,每一个企业家应该思考自己的行业从端到端,到底什么样的业务模式是最高效的,什么样的方式是能够最好的服务客户,不一定全都是电商,不一定全都最后靠门店,很可能是一个综合的全面重构的过程。

我们看到移动加上旅游,携程去哪儿的一站式服务要比国外的,比booking复杂得多,它要把全套服务做下来,已经变成全球最大的旅游公司了,移动加上二手车,原来很多从卖方到各种中间层次的车贩子,优信拍的平台,不管是拍卖的B2B还是B2C,大量的是在用数据形成自己的数据壁垒,在为它的经销商和客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