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一个时间,变成与时间栖身的共同体,这样我就死了,但是还存在着。

既然算不上朋友

发布时间: 17-05-3010:02

我是一个伤感的人,我伤感到不知道今生和来世,我是一个伤感的人,我沉浸在伤感的世界里,我是一个矛盾的人,当伤和孤独到来时,我只知道躲避,听一首莫扎特最伤感的曲子,我会不由自主的落泪。我发觉自己快要死了,人却还活着,心如死寂般的沉静,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唯一的只有鼻子里微微的气息。我想到很多伤感的句子,如果我死了,请把我埋葬在这土里;死了的人就如烟灰飞灭一般,唯有活着时候的思想曾经存在过,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思想也会荡然无存。

  我是一个守墓者,因为有伤感,所以守墓的日子我还在活着,我没有害怕与伤感,只有小小的心脏随着鼻息在跳动。我见惯了人世间的生死伤悲,所以,我已经没有了感觉,我的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做一名守墓者,我掌握着世间每个人的生死,他们从出生的一刻就在开始向死亡迈进,先死的,后死的,只是在相互转换,不变的永远是人总有埋葬在土壤里或者弥撒在宇宙间。我时常不听从自己的心,因为我的心没有了跳动,唯一的行动就是我看着死去的人带给活着的人的痛苦,不过在几年,几十年间消失。

  我是一个孤独者,不是生活中的孤独者,我是思想的孤独者,我常常以为没有群体也可以存活,但是当我离开人群时,我又发现自己不是孤独者,只是内心的世界和触碰的世界是不同的,不同在我的境界里只有我一个人还在游荡着,漂流在白雾蔼蔼之中,孤独在鸟语之间,没有心灵的归宿,只见我的思想岁时间的流动而流动。我想做一个时间,变成与时间栖身的共同体,这样我就死了,但是还存在着。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