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时空千万诈骗案背后:一个游戏公会会长的梦与罪

触乐

百家号17-05-2512:51

触乐 | 祝佳音

触乐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 一

那就戴顶金帽子,如果能打动她的心;

如果你能跳得高,就为她也跳一遭,

直到她喊:“郎君,戴金帽跳得高的郎君,我一定得把你要!”

——托马斯·帕克·丹维里埃 《了不起的盖茨比》

■ 二 钱

2016年2月20日,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以《看中以房养老,老人负债累累》为名报导了一起案件。北京火星时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牵涉其中。

火星时空在所有场合都这样介绍自己,“集自主研发、运营于一体的移动终端互联网游戏公司,核心团队自2009年以来一直专注于对外输出国内优秀的游戏产品。” 这家公司曾经有宏大的计划和美好的前景,它曾是ChinaJoy期间的明星,从业人士在它举办的酒会上齐聚一堂,杯觥交错。火星时空的创始人赵海佳在某些圈子里以“豪爽”著称。但在这起报导中,火星时空是以一个看起来和游戏毫无关联的角色出现的。

报导称,2014年秋天,在一家“以房养老”相关业务公司的介绍下,火星时空主动接触刘女士,并和刘女士签署了一系列协议。刘女士以房屋为担保,从一位姓李的女子手中借出145万,并将145万借给火星时空,协议约定,火星时空每月付给刘女士7250元的利息。

北京电视台以《看中以房养房,老人负债累累》为名报导了这一案件

刘女士同时要付给姓李的女子借款利息,如果迟交利息,刘女士的房屋可能因为欠款而被收回。刘女士打算用火星时空付给她的利息交纳这笔费用,但火星时空只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此后就音信全无,刘女士想要找到火星时空,但“连公司都搬了。”

在电视节目中,同火星时空合作的业务公司员工向记者介绍:“火星拿着她的(房本),说看看我们能不能给做,但我们不知道,一直说没给到我们公司。后来又带她(刘女士)去,结果说他那个投资特别好特别好,最后转成他们公司的投资了。”受访人同时补充,“我们还有别的客户,也是这样。结果他后来公司也搬了,就等于纯诈骗了。”报导最后称,“北京火星时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海佳已被警方控制”。

触乐查询了新闻报导,有报导显示,2015年4月1日,一家金融公司与火星时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火星时空成为“该公司互助联盟产业之一。新闻稿中,火星时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职责被描述为“致力于为互助联盟提供优质的PPT软件制作与宣传服务,确保国家养老工程以房养老、居家养老……云养老、寺院养老等诸项目真实落地,在保证老人和青少年合法权益的同时,为联盟内更多的企业获得效益最大化提供支持和服务。”

”但实际上,各种资料显示,自火星时空成立以来,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几名股东就始终使用各种金融操作手法获取资金,参加“养老互助联盟”只是手法之一。

关于火星时空的另一起诉讼

这也不是火星时空遭遇的第一起诉讼,2015年11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发布诉李某及火星时空“民间借贷纠纷”案公告,判处被告李某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97万元并支付利息。北京火星时空法定代表人赵海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有消息源向触乐证实,该案被告人李某本身也是火星时空的员工。

■ 三 圈钱

触乐查询相关资料,北京火星时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15日正式注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赵海佳先生,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人民币。

赵海佳最初为“无域帝国”公会会长,此前曾经做过游戏网站,2013年初,赵海佳“看到很多朋友都混得不错,就也想做一个游戏公司。”2013年3月左右,火星时空筹备创立,启动资金主要来自于赵海佳个人出资。“他自己出了一两百(万),好像还抵押了房,然后东凑西凑凑了一部分。”

有受访者指出,火星时空在创立之初就走上了“壮大公司声势,拉到更多投资,再壮大公司声势,拉到更多投资”的道路。赵海佳寻找投资的道路非常“社会化”,和大多数游戏公司不同,火星时空的“股东”包括熟悉金融业务的银行前职员,民间借贷机构和房地产公司,没有专业投资机构或知名的游戏公司。某位受访者向触乐形容公司刚创立时的状况:“他(赵海佳)先弄了门面装修什么的,然后找了一群刚毕业的小孩儿画画,说先把公司撑起来,然后他去圈钱。”

“他(赵海佳)的人脉资源是很厉害的,为人豪爽,黑道白道都认识,接触下来你觉得这个人很不错,他的确也赚到过钱,之前倒卖过一两款游戏。”一位受访者向触乐表示,“所以当时你看不出来什么。“

这其中甚至包括一次大胆的金融操作,有受访者向触乐指出,赵海佳曾将自己的房屋抵押给某个民间借贷机构借出款项,之后又通过巧妙的劝说手段让债主将借款转为对公司的投资。一位受访者对触乐描述:“他(赵海佳)花钱本来就大手大脚,为了把公司撑起来,去找民间借贷借了钱,对我们说是有投资人进来,但后来不知道他怎么说的,把借他的钱变成对公司的投资了。”在这次操作之后,这位借款者也成了公司的核心成员之一,有消息指出,海淀法院公告中的被告人即是这位借款人。受访者向触乐感叹:“就这一手,我特别佩服他。”

凭借赵海佳个人的亲友关系,火星时空在启动之初获得了几个合作机会,2013年5月,火星时空开始开发一款名为“漫游圈”的软件,这是一款“针对于游戏、动漫用户的社交软件“,在2013年ChinaJoy期间的“火星之夜”上,这款应用被隆重地介绍给参会嘉宾,但在此之后,谁也没有见过它。

“他这个人喜欢报虚数,一个软件,比如说研发成本20多万元吧,他能跟投资人要100(万)”,另一位受访者对触乐表示。触乐从另一信息源获悉,最终火星时空从这一软件上得到了200万元投资。

在被访者的描述中,火星时空一直在不停地找钱,“一拨一拨拉投资,他自己也会去借钱,不停去借。”

赵海佳热衷于向外界展示一个“不差钱”的公司和一个锦衣华食的自己,他购买了一辆宝马M6跑车,后来换成了玛莎拉蒂,还买了一辆卡宴。他衣着华丽,“衣服都是Prada和Burberry的,包是LV,后来换成了BV,那些不要的他就随手给小弟了”。2013年12月,火星时空北京公司搬迁至三里屯Soho,一位投资人以“好高大上”来形容这个办公地点。此时,火星时空在上海开有分公司,员工总数“有100多人”,同时运行着几个项目。

这可能是这家公司最辉煌的时刻。

■ 四 花钱

有报导称“5年来,火星时空已累计向海外输出近百款国产的优秀游戏,发行地区包括欧洲、北美、南美、东南亚、中东等地区”,但触乐验证这一消息并不确实。一位受访者指出,在其2年的生命周期中,火星时空成功向海外输出的游戏“大概不超过5个,大胆点儿的话,撑死不超过10个。”

触乐查询得知,火星时空拥有两项软件著作权,分别是2014年8月登记的《啪啪枪神》和2014年10月的《废柴勇士》,两款游戏均为其试图代理的韩国游戏,但因为资金问题从未正式上线。

火星时空拥有两款软件的著作权,仅此而已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赵海佳“是个好人”。“他对人是真的好”,一位受访者向触乐描述了一件事,公司的一位副总罹患癌症,赵海佳“先花了十几万,在北京给他找关系看病。发现没治了,又养了他半年多的时间,到后来的时候,他自己也没什么钱了,那就没办法了,但是实在帮不了的时候,他也一次拿出了十几万给那哥们。”

“他为人仗义,但是极其好面子。”一位受访者对触乐描述他对赵海佳的印象,他同时感慨,“如果不是为了面子,他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另一位受访者则形容赵海佳:“他就喜欢所有人围着他,叫他大哥,所有人都叫他大哥,你知道吧……那种被包围的感觉。”

一位受访者对触乐表示,火星时空资金最充裕的时候“大概有千万量级”,但几位核心成员——来自于民间借贷公司,对游戏行业一无所知的核心成员——建议他将资金全部投入有抵押放贷。赵海佳则表示“还是要做游戏”,但最后的结果是“被坑了一笔钱,有项目不靠谱,有人不靠谱。”

另一个受访者认为赵海佳有过度的自信,“他觉得他能控制住这样的人,我记得他讲过一句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就喜欢那种有欲望的人,能被诱惑的人,这样他就能办法让他听话。”但事实并非如此,几位受访者都对触乐抱怨赵海佳“被人骗”,大量受访者指出他“喜欢被人捧”。一位受访者对公司内游戏制作人的评论是:“他(制作人)没有任何本事,就会跟着赵海佳,陪他玩游戏,哄他开心。”另一位受访者则评价:“完全他妈狗屁不懂。自己也作,不懂业务,还要乱插手,或者把重要决策交给同样什么都不懂还胡来的人。”

在受访者的描述中,赵海佳好面子,热衷于关系。他没有行业经验,也并不热衷于研究和学习游戏市场。他有自己的经验,并试图用纯商务的角度解决一切问题,认为关系可以处理大部分问题。他得意于“自己认识很多兄弟”,并试图把所有事情都放在夜总会的包房里解决。“他总说他在这个渠道有兄弟,那个渠道已经说好了,有人给他带项目,但是最后都不靠谱。”

和“好面子”同样常被提到的是“大手大脚”和“挥霍无度”。一位受访者透露:“这么说吧,如果有10万块钱,5万块他自己花,2万块给核心团队的成员一起玩,2万块是公司运营成本,最后1万块钱才用在正事上,比如给外包公司钱,付服务器的钱,之类的。”

“他总喜欢带着核心团队去KTV,去夜总会。”一位受访者对触乐记者表示,“核心团队大概是十来个人。你不去的话他就不高兴,觉得和你不是一条心。“去的夜总会都是高档场所,一场下来,小的两三万,大的大概十来万,基本上每天都有。” 这位受访者向触乐补充,“我感觉他在夜总会至少花了几百万。”

赵海佳还会带着自己的“弟兄们”去购物,“别人都会买一大堆衣服,几乎都是他出钱,他周边的人几乎各个全身名牌,有人劝他说要把钱拿来做正事,他说这都是小钱。”

2013年ChinaJoy期间,火星时空举办“火星之夜”活动,“效果非凡”

2013年ChinaJoy期间,火星时空在上海举办了一次名为“火星之夜”的活动,整场活动耗资约60万元,新闻稿以“烟花美酒泳池”为标题,努力向读者传达奢华的感觉,“酒会现场不仅有超大的室内外泳池提供给爱好游泳的嘉宾,还穿插了热舞表演、美女走秀、经典游戏动漫歌曲翻唱等,为炎热的上海带来一丝清凉;娱乐区更有德州扑克、百家乐、室内高尔夫、斯诺克等娱乐项目,以供连日来辛苦奔波的从业者们娱乐休闲。”……“璀璨的烟花升上天空,将活动现场照映的有如白昼。”

但接下来一切都化为泡影。

■ 五 债务

有消息指出,火星时空有民间借贷背景的投资人在2014年年中进行了一次失败的“投资”,“放了1000多万,然后一点一点收回来一部分,最后赔了600多万。”

作为一家游戏公司,火星时空的命运和民间借贷奇妙地绑在了一起,由于民间借贷资金进入公司,火星时空的办公室里多了许多不速之客。“员工里有一群身上有纹身的人”,一位火星时空员工向触乐记者描述,“什么都不干,在总经理办公室斗地主斗地主和炸金花,每天从来不按点上班。”

有消息指出,赵海佳仍然试图寻找机会翻盘,“还去夜总会,但是都是跟人谈项目,有人说有项目给他,他就请人家,好几次都说有合作了,但最后好像都被骗了,都没戏,好像没一个成的。”

火星时空的官网目前已无法打开,根据互联网备份系统查询,2014年12月,其网站即已经变成某金融项目

赵海佳似乎仍然把希望寄托在他的朋友身上,但结果显然令他失望。2014年全年,火星时空的确试图进行过一些项目,但大多无疾而终。这其中有项目本身并不靠谱的原因,也和他本人对游戏行业并不了解,同时又没有得力助手有关。一位员工对触乐表示:“联系日本人说合作人家出老游戏的代码换皮,结果我画完的东西写不到程序里,我做了一堆东西都没用。” 他们同时疑惑:“我们(美术)画了不少游戏,最后全都找不到,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的。”

公司没有收入,但利息仍在累计,2014年8月开始,火星时空无力承担员工工资,社保断交。赵海佳不得不去借更多的钱,试图“拆东墙补西墙”,为了“找钱活下去”而奔波。有消息指出,在2015年,赵海佳背负的债务可能超过数千万,“每个月利息就要还几百万。”

也有消息称,赵海佳的投资人向他施加了足够的压力,赵海佳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弄来更多的钱,“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往前走。”一位受访者对触乐说。

员工试图索要自己被拖欠的工资,但希望甚微

另一位受访者则向触乐描述了一个细节,“有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他(赵海佳)在那头很着急,问我借钱,我说要多少,他说有多少要多少。”还有受访者对触乐讲述了一个故事:一个员工“为他背了20万的高利贷,每天都要去放贷人那边报道。”据悉,很多在火星时空的骨干员工都曾借过赵海佳钱,甚至替他抵押担保。公司创立之初,他还能够努力周转,但后来亏空越来越大,他已经无力弥补,只能被推着前进。

故事讲到这里,几乎已经和游戏无关。2014年中下旬,火星时空已经无法正常开展业务,“最后公司里的人都是给他充门面的,让那些老头老太太看着像是个正经公司。”与此同时,火星时空已经拖欠了员工、外包供应商和投资人足够多的款项。

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试图提起诉讼,但毫无进展,一位员工向触乐描述:“一开始说是被银行封住了,我当时以为他会还钱,过了难关也许就发了,没想太多,转年过年他们人去楼空了,门上一个大锁。”他接着问:“我想了解下,这钱还有希望拿来吗?”

2014年年底,因为无法交纳房租,火星时空甚至无法继续“充门面”,赵海佳不得不关闭北京办公室。

但赵海佳仍然需要更多的钱偿还债务。

■ 六 结尾

触乐得知,赵海佳于2015年年底被警方控制,被控制的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认为他“只是替罪羊”,有人认为他落到如此境地和2015年的股灾有关,“如果不是股灾,他会翻盘”,但他身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回不了头了,迟早有这一天。”有消息源指出,他的房产已被收走,他的母亲目前寄居在传达室。

■ 七

“他来自远方,而他的梦看起来是那么的近,他想不实现都难,但他不知道梦早已破碎。”

——《了不起的盖茨比》

触乐原文链接:http://www.chuapp.com/2016/02/22/229483.html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